贵阳党史记忆·百年瞬间㉒|贵大师生的爱国民主运动

发布时间:2021-04-19 11:23   来源:中共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抗战胜利后,内战爆发,贵阳青年学生耳闻目睹国民党的贪污腐败、专制独裁,劳苦人民挣扎在饥饿和死亡线上,对蒋政权的愤懑情绪日益强烈。贵阳高等院校的民主斗争此起彼伏,从未间断。

解放战争时期,贵州大学学校当局为控制学校、钳制学生的思想行为,安插国民党三青团分子和青年军复员学生把持学生自治会,操纵群合性社团。特务机关则在教职员和学生中秘密发展特工,安插内线,搜集和监视师生的言行。一些进步学生被迫离校,只有隐蔽下来的少数共产党员方敬、区伟、乐恭彦等进步学生,分散进行一些活动。

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全国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蓬勃发展,给贵州人民和贵大师生带来强烈的影响。所以即使贵大被国民党当局严密控制,在校内,反对法西斯教育制度、反控制、争民主、求生存的斗争,仍然以各种形式出现,不断地迸发出战斗的火花。

1947年7月,省保安团士兵在贵阳街上殴打贵州大学工学院一学生,激起师生愤怒,600名学生举行抗暴游行,向省政府请愿,迫使贵州当局接受惩凶、道歉、赔偿等条件。

1948年暑假期间,学校当局为防止外省学运波及贵大,企图从经济上压逼外省籍学生离校,由总务长楼蔚森宣布停发自费生的补助米。同学们本来对开除学生一事余怒未消,现又扣发补助米。使学生们极为愤慨。政治系学生刘可首先在大礼堂贴出呼吁书:“谁无父母?谁无兄弟姊妹?哪个暑假不想回家?探亲路远没有路费,留校又停发补助米,硬要我们这此不能回家的穷学生饿肚……”此事引起留校学生的共鸣,一夜间大字报贴满礼堂,全校各系发出“要吃饭!”的呼声。陈勃如等学生,进一步向学校提出“实现全面公费”的要求。全校学生团结致,不分公费和私费,一齐到饭厅吃饭,并酝酿到省政府请愿。当时省政府已接到隐藏在贵大的内线报告,布置了300多打手,身藏凶器,准备一旦学生进城游行,就混进学生队伍,制造混乱,并企图乘机杀害学生。由于学生呼声很高,省参议会也出面调停,反动当局惧于社会压力,勉强答应学生要求,省政府开始拨大米补助学校,补助米的风波暂告平息。这次风波是1949年贵阳“反饥饿运动”的前奏。

1948年下半年,外语系一年级学生要求撤换不称职的教师,学校当局不但不予采纳,训导长马腾淮反而污蔑学生“不安分”“受人指使”等。三年级学生史健和陈勃如等进步同学,挺身而出,团结了全系同学,支持一年级新生,组织了全系罢课。校长张廷休从南京回校后,十分震怒,立即贴出布告,以“鼓动学潮,破坏纯正校风,图谋不轨,别有用心....”为名开除史健。企图以此威胁外语系学生。谁知这张布告更激起学生们的愤怒,外语系学生更加团结坚持要求学校当局收回成命。罢课坚持了大半个学期,且有蔓延全校之势。校长张廷休不得不收回开除史健的布告,更换了教师,外语系才开始复课。外语系罢课斗争的胜利,锻炼了全系同学,同时也鼓舞了全校师生的斗志。

国民党的腐败,促使贵大师生日益觉悟,燃起斗志。然而,在争生存、争民主、反对国民党统治的斗争中,贵州大学的进步师生,迫切需要组织起来,去夺取更大的胜利。外语系罢课斗争结束后,史健、陈勃如和黄洁尘等人以外语系罢课骨干为主,以学习研究文艺为名,组织文艺社。在讨论名称时,史健说:“延安圣地在西北高原,我们文艺社在西南高原,就以‘高原’命名罢!”于是,贵大高原文艺社诞生了。文艺社组织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革命理论书刊,出版《高原文艺》墙报,在第一期的发刊词《我们的态度》中,表明了争民主和响应全国学运召唤的宗旨。为了不受文艺的限制,扩大力量,史健等人把高原文艺社改为高原社,《高原文艺》改为《高原导报),高原社的成员也越来越多,成为跨文理、法商、工、农各院系的全校性的社团。

之后,贵大校园相继出现了衡岳、皖风、眼峨、珠江等进步杜团。高原社等社团的出现,在贵大学运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团结贵大广大师生,开展积极进步的活动,并对贵阳大中学校的学生运动产生了积极影响。

资料来源:(《中国共产党贵阳历史 第二卷》)中共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著 贵州人民出版社

  编辑:高春春

  统筹:汪东伟

  编审:干江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