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中的云岩:鹿冲关地母洞的烽火情缘

发布时间:2021-04-19 09:24   来源:云岩区融媒体中心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在党的百年光辉历程中,云岩,这一片热土,见证了无数共产党人和爱国人士曾经走过的那段黎明前的黑暗,记录了那段血雨腥风的悲壮历史,更为我们呈现了无数共产党人和爱国人士顽强的抗争精神和坚定的理想信念。由中共云岩区委宣传部、中共云岩区委党史研究室、云岩区融媒体中心联合推出的专栏《党史中的云岩》,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鹿冲关地母洞的烽火情缘—《四库全书》秘藏纪念地。

  重温百年党史,汲取奋进力量。这里正在讲述的是党史中的云岩。今天我们来到的是贵阳市云岩区鹿冲关园内的地母洞,讲述鹿冲关地母洞的烽火情缘—《四库全书》秘藏纪念地。

  《四库全书》是我国历史上一部规模最大的从书,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文化工程,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抗战时期,杭州文澜阁《四库全书》保存完好并流传至今,与其在鹿冲关地母洞保存五年零八个月的那段烽火岁月紧密相连。

图片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上海到杭州一带,经常有日机轰炸,时任浙江省图书馆馆长陈训慈见情势日益恶劣,“恐阁书被炸”,立即做出图书外迁的决定。36318册书,整整装箱228箱,用3天3夜才捆完。8月,阁书离馆,开始了长达9年的文化长征。文澜阁《四库全书》西迁途径富阳县渔山石马村、建德县绪塘乡和松阳坞村、龙泉县中心小学、贵阳张家祠、贵阳北郊地母洞、重庆青木关。

  其中,《四库全书》从龙泉到贵阳的途中,由于路况差、人疲惫、天气恶劣,有一车书翻到了溪水之中。大家以最快速度打捞,由于运输时间紧迫,工作人员将湿书装箱,重新上路。1938年四月,阁书运达贵阳后,与贵州省立图书馆的数万册馆藏古籍一同运转藏入张家祠堂书库。保管员们把湿书一页一页仔细揭开,垫上毛纸,反复暴晒,经过几个月终于把湿书晒干。

图片

  由于当时贵州省立图书馆的馆舍面积狭小,藏书条件有限,再加之1939年“二四”轰炸,日本空袭贵阳,库书安全再次受到威胁,在省立图书馆一位勤工的建议下,并经过多方考察,文澜阁《四库全书》被转移到贵阳城北郊的地母洞。

  地母洞,是被茂密森林覆盖的一个大溶洞,面积达百余平方米,有着绝佳的防空条件。但由于贵阳气候雨季较多,洞内环境潮湿,藏书容易霉变或生虫,因此保护《四库全书》最重要的就是防潮与晒书。为保证书籍安全,守卫和管理人员每年春、秋两季各晒一次,并在洞内地上洒石灰、书箱之间放夹板、箱底放木炭等。尽管国难当头,看护文物的工作却一刻也没有放松。迁至地母洞秘藏的《四库全书》得到派兵驻守。

图片

  《四库全书》所集图书,绝大多数是贵州没有的,零散记载黔地历史、地理、民族等方面资料的图书较多,是贵州文人、学者使用此书的极好机会,同时也能帮助贵州相关文献得以完成。从1940年5月到1941年8月,相关人员经允许借校勘《四库全书》的机会抄录了大量关于贵州的史料记载,抄录的资料编排成八册,定名为《贵州史料第一集》。地母洞为保护中华文化瑰宝《四库全书》做出了巨大贡献,作为回报,《四库全书》弥补了贵州历史的空白,丰富了贵州的史料记载。

  1944年12月,日军攻入黔南独山,贵州告急,重庆国民政府特令文澜阁《四库全书》急迁往重庆。1945年8月,日本投降,战事结束,《四库全书》回杭之事提上议程。1946年7月5日库书安抵杭州,重归西湖孤山藏书楼,这次迁移前后历时九年的时间,往返5000余公里,跨越6省,谱写了一段文化长征的“传奇”篇章。

图片

  贵阳市云岩区地母洞对文澜阁《四库全书》五年零八个月的保护,是中华民族在国家和民族危难之时守护文化的壮举和见证,是中华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实物证据之一。它见证了抗战大后方贵州贵阳曾有力保护中华文化瑰宝的珍贵历史。如今,地母洞仍屹立在鹿冲关森林公园莽莽丛林中,深情地向世人述说着那段弥足珍贵、意义非凡的文化记忆。

  编辑:杨娜

  统筹:汪东伟

  编审:干江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