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仁东:把有限的人生谱写在无垠的苍穹

发布时间:2018-10-16 23:33   来源:贵州日报  

  “时代楷模”天眼巨匠南仁东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还在大家的心中,他的感人事迹和奋斗精神始终激励着人们。南仁东是科技工作者中的英雄,是新时代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和光辉典范。

  在南仁东塑像落成暨“南仁东星”命名仪式的时间节点,本报回顾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他胸怀祖国、服务人民的爱国情怀,敢为人先、坚毅执着的科学精神,淡泊名利、忘我奉献的高尚情操,真诚质朴、精益求精的杰出品格将永远激励着我们。

  当个体的自由和国家的责任发生冲突时,你会怎么办?

  南仁东,一个天文科学家,遇到过冲突,抗拒过冲突。最终,他竖立一座科学的丰碑,踏过平庸,把有限的人生谱写在无垠的苍穹。

  1994年,南仁东开始为FAST项目选址,正式踏上逐梦之路。踏遍青山,最终选中了贵州省平塘县的大窝凼。

  2016年9月25日,“天眼”工程竣工。这是世界独一无二的项目,其反射面积高达25万平方米,相当于30个足球场。它比美国阿雷西博300米望远镜综合性能提高了约10倍,将保持世界领先地位20年左右。这个项目意味着,中国的射电天文研究摆脱了过去依赖别人二手数据的状况。这使中国天文学界倍感振奋。

  更令人值得期待的是,诺贝尔奖历史上明确基于天文观测的10项成果中有6项出自射电望远镜,可以预见,未来完全可能有诺奖级成果从贵州深山走向世界。

  习近平总书记三次提到“天眼”工程。竣工当天,习近平总书记就FAST落成启用发来贺信,此后,“中国天眼”又分别被写入2017年新年贺词和党的十九大报告。

  南仁东多次提出项目建设一定要考虑对地方经济社会的促进作用,要给地方百姓带来好处。

  大窝凼移民是最直接的受益者。村民感慨,如果不是“天眼”,他们可能一辈子也走不出大山。

  “天眼”成为贵州的世界级名片。移民安置点克度镇打造“天文小镇”,被评为全国十大科技旅游胜地,每年游客至少20万人次。

  “天眼”推动了贵州相关科技研究。2006年贵州大学引进第一个天文学博士,2008年国家天文台与贵州大学共建的天文联合研究中心挂牌成立,2016年黔南民族师范学院开办天文学专业。

  “天眼”也促进了贵州大数据事业。目前,国家天文台已经在贵州师范大学建成“天眼”早期数据中心,正在贵安新区规划建设中国天眼数据处理中心。同时,在这一基础上,贵州将申建SKA亚洲区域中心,建设国际天文学界又一重要的科学研究中心,改写西部省份没有大型超算中心的历史。

  “天眼”促进了贵州的开放大格局,为全球天文学家搭建了一个合作交流的高端科研平台,既打开了人类探索宇宙的新天眼,更打开了世界认识贵州的新天窗。

  1978年,南仁东的命运出现转机:他考取国家天文台的研究生。

  48岁那年,当同龄人开始谋划个人的退休生活时,南仁东开始谋划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工程;62岁那年,他才盼来项目正式获批;71岁那年,他在生命走向终点前夕等到了竣工的隆重时刻。

  在清华读书期间,有一年,周恩来总理到学校视察并会见学生代表,南仁东不仅是代表之一还被周总理点名发言,这件事情让他激动了一辈子。南仁东的高中同学吴学忠回忆说,“南仁东生平最崇拜的科学家是爱因斯坦,最景仰的伟人是周恩来。两种精神,在南仁东的人生里,就像是两盏灯塔,指引他最终成为世界巨匠。”

  南仁东用诗歌一般的语言号召人们,同时似乎也预言了自己的人生,“美丽的宇宙太空,以它的神秘和绚丽,召唤我们踏过平庸,进入它无垠的广袤!”(记者肖郎平)

  【人民日报】他把目光投向外太空

  ——追记中国“天眼”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南仁东

  见报时间:2017年9月17日

  9月15日23时23分,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南仁东(见上图,新华社发)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人们了解FAST,远远多过了解南仁东。他不在意这些,他不爱应酬,不愿意被关注,只想踏踏实实地“做点事情”。

  在国家天文台研究员陈学雷的记忆中,南仁东是一个随性不羁的人。很难想象,这样的他会被一个项目拴住,而且一拴就是22年。

  上世纪90年代初,南仁东辞去日本的高薪工作,义无反顾地回到祖国筹建FAST工程项目。

  为了给FAST项目选到合适的台址,从1994年到2005年,南仁东每天翻山越岭,走遍了贵州上百个窝凼。

  在漫长的22年里,南仁东通过自己的坚持和勤奋,带领同事们一起解决了许许多多具体的技术问题,硬是将梦想变成现实。

  20多年在贵州的建设历程,让南仁东早已把贵州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他热爱那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人。

  第一次去大窝凼,爬到垭口时,南仁东路遇一群放学的孩子。看到他们寒风里只穿着单薄衣衫,他很心疼。回到北京后,南仁东立即给当地干部张智勇写了一封信,寄去500元。他嘱咐张智勇一定要把钱给当地小学最贫困的学生。就这样,他连续寄了四五年,资助了七八个学生。

  【光明日报】魂向天际觅“蝉鸣”

  ——追记“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

  见报时间:2017年9月17日

  历经22年,最终在2016年9月,南仁东带领团队建成了“中国天眼”。

  这期间,为了寻找适合建造望远镜的地点,南仁东化身“徐霞客”,带着团队不辞劳苦徒步入贵州深林,考察那里的地形地貌。“为了选址,南老师当时几乎踏遍了那里的所有洼地。”据南仁东的学生甘恒谦回忆,“有的荒山野岭连条小路也没有,当地农民走着都费劲。”最终,历时12年,对1000多个洼地进行比选,又实地走遍上百个窝凼后,大窝凼洼地被选中作为台址。这其中的艰辛没有太多记录,但可以推算出,以当时的道路条件,他们每天最多走1到2个窝凼,晚上回到县城,白天再重新跋涉。

  2016年1月,在FAST项目即将建设完成,在尚无任何接收机可以使用的情况下,得益于FAST巨大的口径和超高的灵敏度,南仁东凭借草草拼凑的一根细长鱼骨状的电视天线捕获到了来自蟹状星云脉冲星的信号。

  南仁东捕获的这个信号来自一颗超新星爆发产生的蟹状星云。早在宋朝时,我国古代的天象观测者就曾注意到这颗转瞬即逝的“客星”,跨越千年的时空,中国人在这一刻回到世界天文观测高地。

  “射电望远镜就像灵敏的耳朵,在宇宙空间的白噪音中分别有意义的无线电信息。”南仁东曾这样解释作用,“这就像分辨雷声中的蝉鸣。”

  斯人已逝,令他魂牵梦萦的大约只有FAST。他魂归天际,必不忘在宇宙尽头,继续追寻“蝉鸣”,不忘FAST这个“孩子”。

  【中国科学报】“这20多年他就专注于一件事”

  ——追记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南仁东

  发布时间:2017年9月18日

  没有南仁东,就没有FAST。这样的说法,在他的学生看来,一点都不为过。

  1993年在东京召开的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上,包括中国在内的10个国家的天文学家提出建造新一代射电“大望远镜”的倡议。

  “根据国际大环境和我国特有的地理条件,以南仁东为代表的中国天文学家提出在贵州喀斯特洼地中建造大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的建议和工程方案。”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岳友岭说。

  建造如此巨大的射电望远镜,国际上没有先例,在主动反射面设计、馈源支撑系统优化、馈源与接收机及关于测量与控制技术等方面,科学工作者用了22年的时间,自主设计、自主研发了FAST的绝大部分技术。作为项目总工,几乎每一个工程难题南仁东都参与解决。经过长达9年的设计和建造,FAST于2016年9月25日正式竣工。这项历时22年的大科学工程的建成,将中国天文学研究推向了一个更为广深的世界。

  “他是科学家中的科学家。”岳友岭这样评价他的老师南仁东,“做一项大的科学工程,大部分是没有先例的,需要一个核心人物,南老师就是这样的角色。他是技术的核心推动者,是团队中掌握新技术最快的人,从宏观把握到技术细节,都免不了他来操心。去院里汇报项目进展,从未出过任何差错,而且每次都提前一小时到达会场,努力负责的程度超乎想象。”

  【新华网】踏过平庸,一生为中国“天眼”燃尽

  ——追记“时代楷模”南仁东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0日

  “天眼”之父南仁东,11月17日被追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24年,8000多个日夜,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南仁东心无旁骛,为崇山峻岭间的中国“天眼”燃尽生命,在世界天文史上镌刻下新的高度。

  南仁东来不及目睹。但他执着追求科学梦想的精神,将激励一代又一代科技工作者接续奋斗,勇攀世界科技高峰。

  南仁东曾在日本国立天文台担任客座教授,享受世界级别的科研条件和薪水。可他说:“我得回国。”

  做世界独一无二的项目,他扛起这个责任。这个当初没有多少人看好的梦想,也最终成为一个国家的骄傲。

  西南的大山里,有着建设“天眼”极佳的地理条件:几百米的山谷被四面的山体围绕,天然挡住外面的电磁波。

  从1994年到2005年,南仁东走遍了贵州大山里的上百个窝凼。乱石密布的喀斯特石山里,没有路,只能从石头缝间的灌木丛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挪过去。

  一次,南仁东下窝凼时,瓢泼大雨从天而降。他曾亲眼见过窝凼里的泥石流,山洪裹着砂石,连人带树都能一起冲走。南仁东往嘴里塞了救心丸,连滚带爬回到垭口。

  选址、论证、立项、建设,哪一步都不易。许多工人都记得,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为亲自测量工程项目的误差,南仁东总会丢下饭碗就往工地上跑。

  在南仁东看来,“天眼”建设不由经济利益驱动,而是源自人类的创造冲动和探索欲望。“如果将地球生命36亿年的历史压缩为一年,那么在这一年中的最后一分钟诞生了地球文明,而在最后一秒钟人类才摆脱地球的束缚进入太空无垠的广袤。”南仁东的心中,总是藏着许多诗意的构想。

  “让美丽的夜空带我们踏过平庸。”这是他留给人世间的最后思考。

  【中国新闻网】

  南仁东:“一口气”领中国迈向星辰大海

  发布时间:2018年1月17日

  “南老最让我佩服的,就是他那口‘民族志气’,有了这口气,他仿佛就能踏平一切艰难险阻。”近日,在北京举行的“2017全球华侨华人年度评选”颁奖典礼现场,中科院科学传播局局长周德进如是说道。为铭记其在巅峰时毅然归国,为中国天文事业作出突破性贡献,南仁东获颁“2017全球华侨华人新闻人物”,周德进代为领奖。

  由南仁东带领的FAST建设团队,是一支包括几十家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工程企业和上百位科学家组成的千人队伍。指导理论以外,南仁东还自称“战术型老工人”,直接参与一线建设,长期在施工现场与工人一起下工地、爬高塔、睡工棚。

  周德进告诉记者,像FAST这种规模庞大又无经验可循的重大创新工程,“没有不拖期的”。但南仁东率领团队将经费缺口、技术障碍等重重难关一一攻克,令FAST在2016年9月25日落成,与项目批复的工期分毫不差。

  “南老真正用自己的智慧与人格魅力,团结了国内各行各业的科学家。”周德进说,“习总书记在致FAST落成的贺信里,勉励科学工作者要‘早出成果、多出成果、出好成果、出大成果’,这几条,南老都做到了。”

  南仁东入选“2017全球华侨华人新闻人物”的颁奖词写道:“二十四载年华,八千余日夜,终成观天巨眼;攻坚克难、矢志不渝,他在天文史上镌刻新高度。”

  责任编辑:李奕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