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贵阳网 > 黔中书

黄永玉为刘金涛画像

今年6月13日,“湘西大伯”黄永玉去了另一个世界,尽管遵照“遗嘱”不组织纪念活动,还是有很多人在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纪念他。近日,京派装裱大师刘金涛的次子、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装裱师刘宪怀将黄永玉为刘金涛所作画像、信件、题字草稿乃至信封都重新装裱了一遍,以此来怀念这位与父亲神交一生的大伯。由此,笔者不禁发出一个疑问:“黄永玉到底为刘金涛画过多少幅像?”刘宪怀说:“不下十四五幅。我藏有四幅,哥哥姐姐应该也有一些,还有一部分在特殊年代里丢失了……”笔者也从现存的资料中发现,黄永玉在为刘金涛画像时留下过“第若干次画金涛尊容”“余为其作像十余幅”的题识。  图片

黄永玉与刘金涛相识于1953年。那时,黄永玉刚从香港回到北京,在中央美院版画系任教,不久,刘金涛便从沈从文那里得知黄永玉已经住进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中央美院教师宿舍。对大雅宝胡同甲2号,刘金涛再熟悉不过,他经常来这里揽装裱活儿。串门时,他认识了黄永玉,黄永玉不仅欣赏刘金涛的装裱手艺,更欣赏他的诚实厚道。  

“十年不见刘金涛,衣冠如昔把扇摇。城南城北都走遍,刮风下雨不迟到”——这是1973年6月黄永玉为刘金涛画像时题的诗。那年,刘金涛从石家庄回到北京,6月的一天,在罐儿胡同黄永玉的临时住所,二人久别重逢。小酌后,黄永玉让刘金涛坐好,取出一张高丽纸,速速几笔,便将其悠然、潇洒的风貌呈现在纸上,随后题诗并注明“第若干次画金涛尊容”。可见在1973年之前,黄永玉就为刘金涛画过“若干次”像,不过这是刘金涛保存下来的创作年代最早的一幅画像。  

刘宪怀还珍藏着一幅题有“金涛斋主”的画像,这是刘金涛亲手送给儿子的。当年,刘金涛拿着这幅画像对儿子说:“你看,怎么把我画得这么丑?小怀,还是你留着吧。”刘宪怀认为父亲说的“丑”可能不是指相貌,他或许怕“金涛斋主”这几个字惹麻烦,没张挂起来。这幅作于“戊午夏”(1978)的“丑像”,一直挂在刘宪怀家中。  

如遇重要的寿辰,黄永玉也会张罗着为刘金涛画像。1983年春,刘金涛到南沙沟小区的黄永玉家做客,黄永玉取出一瓶绍兴花雕,二人边喝边聊。突然,黄永玉问他:“你今年六十岁了吧?我要为你画幅寿像,祝你六十大寿!”刘金涛高兴地说:“好!我来磨墨。”  黄永玉从刘金涛面部的八九分处着笔,将浓眉大眼刻画得异常突出,他的表情用“笑容可掬”来形容十分贴切。“三十年前金涛兄,有事没事来几回。今年喜逢六十寿,且把绍酒喝三杯!”题诗后还附有评论:“金涛裱师为艺坛无名英雄。俗话说,三分画,七分裱。金涛占够天下七分而世人不知也。”  

四年后的秋天,黄永玉再度为刘金涛画像,黄苗子、黄胄先后题字,由“三黄”合作的孤品,被刘金涛视如珍宝。2009年,刘金涛曾和笔者讲述过这幅画像背后的故事。  

1987年11月13日,黄永玉从香港回到北京,与众画家在北京饭店进行集体创作;这种场合,自然少不了刘金涛。酒过三巡,画家们开始舞笔弄墨。  

“金涛兄,我再为你画幅像吧。”黄永玉说。 

 “我已经有你画的几幅像了,真的又要画?何时画?”刘金涛表面上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我何时说过假话?说画就画,马上画。”黄永玉斩钉截铁地说。  

当时,刘金涛面部的所有肌肉都“撒起欢儿”来。寥寥几笔,黄永玉就把刘金涛那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定格在一张大宣纸上,从眉间到眼角,从嘴角到鼻头,仿佛面部的所有年轮都在“开花”。画毕,刘金涛盯着“刘金涛”,开心得像个小孩。一旁的黄苗子乘兴在画像旁题字:“白石悲鸿老友可染也怕金涛。汤勤虽是前辈,人品数我清高。丁卯秋永玉为金涛画像,苗子题。”“前辈”汤勤是明代的裱画大师,为人狡猾奸诈,黄苗子认为刘金涛的装裱手艺堪比汤勤,人品可比汤勤高许多。  

后来黄胄见到这幅画像,连连“点赞”:“不愧为大艺术家,大手笔,永玉画得好,苗子也写得妙!可惜我不在场,‘三黄’缺‘一黄’啊。”刘金涛忙说:“现在也不迟,你题几个字,我自然有办法合为一体。”听刘金涛这么一说,黄胄大笔一挥,写下“长命百岁”四字。  

没过多久,刘金涛就把黄胄的题字裱糊至画像上方,成为一幅带有诗堂的画像。这幅画像,陪伴了刘金涛一生。  

其实黄永玉还为刘金涛画过一幅漫画像,那是黄永玉定居香港后,刘金涛于1992年(一说1995年)到香港探望并且主动请他为自己画的,算是唯一一次“求画”。  

“永玉,我远道而来,见一面不容易,你再给我画幅像吧。”黄永玉本想留刘金涛多住几日的,既然刘金涛开口,便请他移步画室。黄永玉用碳素笔速写的方式,给刘金涛来了个夸张变形——颧骨异常高起,下巴却垂得格外低,线条流畅,入神入心。每次画完像,黄永玉总要写上几句,这次也不例外:“金涛兄来港至舍下小叙,余为其作像十余幅,均三十年交往纪念。金涛每逢大风大雪劳淘而来,劳淘而去,倏然均垂垂老矣。此行不得无像,故再作之。他日如再,吾作之不休也。祝老兄健康长寿。黄永玉于香港之半山居。”  

作家包立民曾用八年时间,邀请二百余位当代文艺名家创作自画像,集成一本《百美图》。在这本书中,收录了一幅黄永玉为刘金涛画的像。  

当年,为了装裱这些自画像,包立民经常去拜访刘金涛,由此了解到不少大画家都为刘金涛画过像,尤以黄永玉次数最多。包立民用试探的口气问:“《百美图》中就缺黄永玉,能否给我看看?”刘金涛找出来几幅,包立民竖起大拇指:“你的面子真不小!特别是为你七十大寿画的这幅,画与题跋都好!”  

这幅画像是黄永玉移居香港后,特意托人在刘金涛生日当天送到家的。画像上的那段题跋,交代了二人四十年的友谊:“金涛兄今年七十大寿,忆四十年前于琉璃厂金涛斋初识金涛兄,嘻哈欢欣犹历历在目,复赶饭于白石铁屋剥螃蟹赏大黄金盆菊花,恍似昨日。时光倏忽然,人生亦从来如此如彼也认了。”落款为“湘西老刁民黄永玉书壬申”。  

众所周知,黄永玉特别喜欢为挚友画像,丁聪、黄苗子、丁景文、陆志庠等人都获得过如此待遇,但要说待遇最优厚的,当属刘金涛。笔者还在北京琉璃厂的金涛斋见过一幅黄永玉在万荷堂为刘金涛画的像,时间为2005年4月16日。2009年夏拜访刘金涛时,笔者亦在其寓所见到一张写于“戊子春深”(2008)的《金涛兄八十七图》,这应该是黄永玉最后一次为刘金涛画像,此后,二人再也没有见过面,但一直保持着通信往来。2011年3月8日,黄永玉在给刘金涛的信中说道:“现在老朋友都一起岁数大了,自然都老了。人生就是这样啊!回忆一生能在一起过的快乐日子,也是幸福了,快乐了!”信尾还特别注明:“梅溪、黑蛮、黑妮问你好!”  

2018年7月25日,刘金涛在北京病逝,享年九十七岁。  

刘金涛与黄永玉通过装裱、通过画像,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堪称美术史上的一段佳话。王立道在《装池名师刘金涛》一书中说:“十余幅画像中,题赞技艺的占三成,题颂人品占到七成。尽管每幅画像形态不同,慈眉善目笑容可掬是一样的。绘像时的激动可见于笔端,友情溢于墨迹,幅幅绘出了金涛的诚实和善良,编排成序就是一部刘金涛画传。”

文图来源:《贵阳日报》

编辑:舒锐

统筹:董容语

编审:肖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