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贵阳网 > 黔中书

那只花书包

记得一首老歌《母亲》曾唱响大江南北,唱出了我们对母亲的真挚情怀,歌词里有这样一句:“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每每哼唱起来,我总会想起小时候母亲给我缝做花书包的情景。

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上学的,那时农村孩子没有什么像样的书包,家人想买的话,以当时的条件压根儿买不到,大都是自己动手剪裁缝做,谈不上太美观,能用即可。

图片

入学前,母亲不知从哪儿找了好多碎布头,长的方的斜的,三角六菱的,好大一包儿,摊开来挑挑拣拣,母亲一块块拼凑,用针线缝合起来,为我做了一只花书包。小弟见了,也想要,母亲说:“等你上学再给你做。”小弟不依,哭闹着讨要,母亲把剩下的小布丁又是一番拼接,也给小弟做了一只小书包。

母亲心灵手巧,针线活儿老姊妹中数一数二,她觉得做的书包有些单调,念叨:“俺给你绣上几朵花吧?”我想起菜园竹篱笆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牵牛花儿,便说:“那就给我绣牵牛花吧。”母亲从货郎处买来了一绺彩线,一个晚上的功夫绣了出来,一棵牵牛花盘盘绕绕爬到高处,开出红火火、鲜亮亮的花儿,上面还落上了一只黄蜻蜓、一只红蜻蜓,让人看着亮眼提神。

小弟看得眼馋,也拿出他的书包,央求母亲也给绣花儿,绣什么呢?小弟一样样数,鸡冠花、凤仙花、晚饭花,母亲笑了笑,说:“太多了哟!”她低头绣了起来,绣出一蓬蓬俏皮的狗尾巴花,小弟有些不高兴,母亲又绣了一只小花狗,在狗尾巴花丛里捉迷藏,母亲点着小弟的脑瓜儿,亲昵地说:“你呀,就是俺的毛毛狗……”

转眼开学了,我背着母亲做的花书包上学,打眼一看,同学们的新书包五花八门,但就数母亲给我做的花书包漂亮,缀连而成的布块像东山上一块块梯田,针脚细密,绣工精致,红的紫的靛蓝的牵牛花像真的一样,连那个垂着大辫子的女老师都夸我的书包好看。

我的同桌叫金环,她家是军属,所用的书包是军绿色的斜挎包,图案装饰为鲜艳的五角红星,下方印有“为人民服务”五个红漆大字,闪闪发亮。她背上军绿色的书包,精神抖擞,有种“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这在当时非常时髦,当即把我那土里土气的花书包压下去了。

图片

少不更事的我回家后直夸金环的军绿色书包怎么怎么好,说母亲做的书包太花哨太土气,非逼着母亲想办法给我弄一个,母亲确实犯了难。

我的班主任老师听说此事后,把我找了去,说:“你知道吗,你妈妈为了给你做书包,在村里、到镇上,跑了三四家裁缝铺,又到左邻右舍找了些布丁布块,千辛万苦给你做出来这么好看的书包,你却不知珍惜,还和同学搞攀比……给,我这里有一只豆绿色帆布包,跟你换好吗?”

听了老师一席话,再看她手中的军绿色背包,我觉得还是母亲做的花书包有样儿,是世上最美最珍贵的书包。

文字来源:《贵阳日报》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编辑:舒锐

统筹:董容语

编审:肖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