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青春一代兵——简评《特战荣耀》

发布时间:2022-05-12 16:38   来源:光明日报  

  在讲述新兵成长的影视作品中,《特战荣耀》不是排头兵,在它之前还有电视剧《火蓝刀锋》《士兵突击》《有这么一群兵》,以及电影《新兵马强》《哥俩好》等。在成长的新兵形象序列里,燕破岳也不是排头兵,在他和他的战友前面,还有蒋小鱼、鲁炎、许三多、成才、张革、李雁荡、陈二虎等。然而,在这个行列里,《特战荣耀》和燕破岳以其独特的辨识度,在当代军旅题材创作中留下了鲜明的印记。

  一代青春一代兵,《特战荣耀》的代际标识,在于它塑造了燕破岳这样一个军训先于入伍、技能不让老兵的新兵。创作者赋予燕破岳的技能“提前量”,拉开了他与此前所有新兵形象初始设计的距离,因而格外醒目。燕破岳被“技术赋能”,原因大致有三。其一,就题材的创新探索而言,创作者力图突破以前同类剧作在结构和角色塑造上,从新兵踢正步开始来循序渐进的“传统”模式,而是把“传统”推向了燕破岳的家世。与张革、蒋小鱼、许三多不同,燕破岳是出身于武警军人世家的新兵,“虎父无犬子”有其合理性。其二,就剧情给出的动力而言,父亲在他经历绑架后,鉴于自己执行任务时不能保护儿子,出于安全考虑开始训练他自我保护的能力。作为一部描写武警部队一线故事的作品,这样的设置也贴合武警一线部队家属面对的真实危险,燕破岳的“提前量”是虚实结合的结果。第三,就角色塑造而言,燕破岳不甘被囚于地窖,要把握自己命运的愿望,促使他屡败屡进,终于脱离险境。心理的创伤和奋争的结果,成就了他遵从父训刻苦锻炼而胜出常人的能力。“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在这个新兵“兵王”形象中,未必就不包含着创作者的兵法寄托。

  一代青春一代兵,具备军人素质“提前量”的燕破岳,也有他的“滞后性”。这就是他对团队意识的疏离。“先进带后进,后进赶先进”是以往军旅题材中常见的角色间关系的处理方式。在《士兵突击》中,史今帮带许三多是如此,在《火蓝刀锋》中龙百川引导蒋小鱼也是如此。但在《特战荣耀》里,燕破岳的“地窖经历”是此前作品中都没有的。《特战荣耀》以地窖中群童争食、对燕破岳攀爬使坏这个反复出现的场景,象征性地呈现了以牺牲他人来保全自己的恶性竞争。这个惨痛的经历,是燕破岳在走进军营时也没有冲破的“囚徒困境”。所以,他对萧云杰说“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拒绝他人”。“兵王”与“囚徒”并存于燕破岳身上,使这个兼具向上与向下心理的新兵形象异于以往。在完成燕破岳精致的英雄形态造型的同时,《特战荣耀》立刻开始了对他以及后来诸位“孤狼”的集体主义价值观重构。通过一场场考核、一次次竞赛之中的离散与磨合,通过“十天禁闭”的内心坦露,通过吕小天的牺牲和范班长的悄然离去,燕破岳和“孤狼”们都意识到战技是战斗力,战友也是战斗力,猎豹的胜利不会寄托在某一个人身上,冲破“囚徒困境”的燕破岳不再抱怨落选,面对出征的战友甘当陪练,直言“现在我想做个枪托”。如果说当代军旅题材也是一种特殊类型的职场剧,那么《特战荣耀》可以说讲了一个精彩的“团建”故事。

  一代青春一代兵,在《特战荣耀》里诸多小分队作战场景中,从环境设计、单兵动作、景物特效、观察视角、战斗场面,都可以明显看出本剧带有鲜明的战争网络游戏的特点。网络技术的发展,使今天的青少年不会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用粗糙的木制玩具枪来玩“打仗”了。新世纪以来,国内外开发的网络战争游戏,从“二战”战例、反恐模拟到太空作战应有尽有。《特战荣耀》与《王者荣耀》等,是有相通之处的。网生代战争游戏爱好者、多层次的“军迷”,对军旅题材电视剧的接受方式、观看兴味以及评说口径在升级换代。一代青春的主创们会有带着这一代生活、体验和想象特点的军旅故事讲述方式。《特战荣耀》要让武警部队在新时代军事变革中的发展故事被更多的观众、特别是青年观众看到,借助网络战争游戏作为联结点,也是探索与时代同步伐的一种叙事方式,有得也会有失。

  一代青春一代兵,与张革、许三多、蒋小鱼相比,燕破岳的姓名似乎更具“古典”意蕴,“裴踏燕”的名字似乎也是一种加持。看《特战荣耀》听到燕破岳的名字,很容易想到冠军侯霍去病,想到他“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的誓言。“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那也是一代青春一代骠姚。

  一代青春一代兵,在当代军旅题材创作行列里,《特战荣耀》是其中特别的一员。

  (作者:赵彤,系中国文联电视艺术中心副主任)

 

  编辑:陈晨

  统筹:汪东伟

  编审:干江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