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大王背:贵阳乌当区有个“举人村”

发布时间:2020-05-21 09:40   来源:贵阳网—贵阳日报  

  大王背依山而建的老宅。

  有着200年历史的柴家大院。

  说起贵阳市乌当区下坝乡喇平村的大王背村民组,也许大家并不熟悉。然而,走进下坝乡,当地村民说起“大王背”,言语间无不流露出自豪之情:“那个村的柴姓人家,在清代出了十多个举人,是出了名的‘举人村’。”

  近日,记者实地探访大王背村民组,获知这个藏于深山的小小村民组曾经的荣光。

  石碑犹可考 一门多举人

  大王背距离贵阳市中心约30多公里。汽车过了下坝乡喇平村不久,就拐向通往大王背村民组的山道。

  尽管大王背距离喇平村仅五六公里,但山道蜿蜒陡峭,称其为羊肠小道也毫不夸张。偶有会车,得退回一二百米,借一处路边土坡才能勉强让道。汽车就这样走走停停、艰难行驶,直到层层大山被甩到脚下,眼前风光无限——大王背到了。

  站在村口,看这座位于海拔1230米的村子,在葱郁树木的掩映下,一幢幢依山而建、错落有致的木结构老房子独具美感,如同一幅灵动而质朴的乡村图画。这里仿佛与世隔绝,时光并未让其改变。

  刚进村,事先联系好的柴多祥老人就热情地前来引路。柴多祥是柴家后裔,虽年近八旬,依然身体硬朗、精神矍铄、记忆清晰。提起柴氏举人,柴多祥打开了话匣子。

  去往柴多祥家的小路边有一口古井,井水清凉。再一看,古井洞口边还立着一块石碑刻,上面的字迹已斑驳不清。仔细辨认,碑上所刻年代是清咸丰年间。

  顺着小路往上走,在村民的房前屋后见到两座分别建于清嘉庆十九年、清光绪四年的古墓。其中,建于清嘉庆年间的是“举人之父”柴中檠的墓,称他为“举人之父”,是因为他的墓碑上刻着儿子柴儒、柴份、柴伦的名字。柴多祥说,柴中檠这三个儿子都中过举人。

  柴家大院气度不凡

  顺着小路走过几幢老房子,前方出现一个气派的院落,这就是已经历200年岁月淬炼的柴家大院。

  拾阶而上,迎面一道财门,财门内是一座四合院建筑,门外则是柴家大院的第一道平台。站在这道平台上,可见柴家大院内各间房屋都依山而建,引人向上的石阶呈“之”字形迂回。

  穿过第一道平台,走上第二道石阶,又一个平台赫然在目。“当年这大院本来是有石砌的雕花围墙的,可惜在土改的时候被拆除了。”柴多祥满是遗憾。

  指向第三道平台的石阶,从第二道平台左方起步。向上的石阶和第二道平台之间夹着一口古井,井上已经找不到碑文,但井水非常清澈,它也是柴家老祖宗留下的财富。

  第三道“之”字形石阶,把来者引向这座大院的最高建筑——五间连排的房屋。

  虽然几座老宅尽显沧桑,但从废弃的雕花石础、雕花围墙遗迹以及屋外的几道平台,还是可以遥想久远的荣光。柴多祥告诉记者,柴家大院的建筑结构是典型的“三拜九叩”式,“这一度是仕官和大户人家的象征”。

  柴多祥说,虽然有族谱传世,但柴氏家族后人未能完全读懂家谱,家族历史都是靠一代代口口相传。“我清晰地记得,族谱中记载有:康熙三十二年至乾隆十三年的五十五年间,柴家中了六名举人,都在外做官,其中,柴份的官职最高,曾任云南巡抚。”柴多祥说,大王背现有柴氏30多户200来人,大家都舍不得离开故乡。

  村中举人墓仍保存完好

  告别柴多祥老人,记者在几位村民的指点下走进不远处的一片松林,林中有好几座古墓,墓碑上都是柴姓。其中一块墓碑上刻着“皇清待赠修职郎显考柴公讳儒大人墓”。从最早发现“举人村”、曾任下坝乡人大主席的罗登宜记述的文章中了解到,这个被授予“待赠修职郎”的柴儒,曾经与同是举人的兄弟柴伦、柴份、柴鸿等带头捐资,建成现位于下坝乡的普度石拱桥。

  柴儒墓建于道光十五年,古墓保存完好,墓碑上的字迹也很清晰。经柴儒墓后,走过一段陡峭的山路,便是柴份墓。

  柴份墓的规模确实比村里其他古墓要大得多,墓碑造型就像一座房屋,有檐顶、有“鱼衔梁”造型的横梁,也有刻着龙凤的狮头造型护碑,檐顶下方正中刻有一个“寿”字,雕刻十分精致。

  从柴份墓选址看,坐北朝南,背山面水,应是经过精心考量。

  回眸柴姓先祖的荣光

  2001年,在撰写《贵阳市乌当区志》送审稿期间,罗登宜发现了“举人村”,因而多次去往大王背村民组,通过与村民交谈、查柴氏族谱、探柴家古墓等方式,收集能够证明这个村寨出过举人进士的资料。“经过收集整理,发现在159年的时间里,柴姓家族共出11位举人、进士。柴份墓前还有当年立桅杆的石柱础,桅杆又叫闱子,只有中了举人或进士的人,墓前才能立闱子。”罗登宜说。

  此后,我市谱牒学研究专家孙定朝逐字释读柴氏族谱,印证了罗登宜的发现。据孙定朝释意,柴氏族谱写明:唐高宗时期,柴家先祖柴绍因平吐蕃之乱有功,被皇帝赐平阳公主为妻,封平阳郡,此后定居山西平阳府太平县南大村。至宋朝,柴家被“世袭荣爵剐流”;至明朝,大王背柴氏家族入黔始祖柴养柱之父,曾被皇帝钦命为江南提督。

  柴养柱赴贵州任左营中军,虽然出生地是山西,死后却葬于贵阳红边门外沙河(今沙河桥)。

  入黔二世祖柴遇春生有六子,老大柴大用,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癸巳恩科解元(乡试第一名),雍正二年(1724年)应甲辰科会试大挑一等,任江西安义县知县,雍正七年(1729年)因主持己酉科乡试有功,升授赣州府知府;次子柴大任,乾隆十八年(1753年)癸酉科解元,初任黄平州学政,挂升云南县知县,补授镇雄州知府;三子柴大成,乾隆二十四年(1795年)卯科举人,任湖南宝庆府武冈县知县;四子柴大本,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壬午科举人,乾隆三十八年(1772年)科会试大挑一等,任山东曹州府单县知县;五子柴大受,系贵筑县庠恩贡,朝考一等,授四川夔州府知府;六子柴大章,贵筑县庠岁贡,捐授河南怀庆县知县,后授怀庆府知府。

  此后,柴家从四世祖至六世祖均有举人出身,柴儒、柴份、柴伦、柴鸿、柴丽斋等系六世祖中的出类拔萃者。

  离开大王背一路下山,村子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中,就像曾经的荣光鲜有人知。黔中人杰地灵,这片土地还蕴藏着很多遗珍,等待人们去发掘。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赵红薇 文/图

  编辑:李华莹

  统筹:徐倩

  编审:干江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