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民党少将到共产主义战士 黄大陆

发布时间:2020-03-16 11:14   来源: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黄大陆,号振东,字孑生,1904年1月生于云南省文山 县城关镇一位教师家庭,7岁入县城小学读书。他勤奋好学, 成绩优良。由于出身贫苦,备受富家子弟欺凌,11岁时因反 抗欺侮愤而离校。两年后他怀着外出闯一条生路的希望,只 身到昆明投奔其三叔,在三叔资助指教下用功自学。早年的 穷苦生活,养成了他嫉恶如仇、奋发向上的品格。

  1919年黄大陆考入云南讲武堂工兵科16期,1922年毕业后到滇军张汝骥部任见习排长。1927年,在云南军阀混战中,张汝骥被龙云打败,退到贵州依靠二十五军军长、贵州省主席周西成,黄大陆随军到了贵阳(当时黄大陆是少校参谋)。1929年春,张部移住四川永宁县(今叙永),黄大陆升任林秀生旅参谋长。1930年元月,张部由叙永出发,经威信、镇雄向昭通进攻,在滇西下关被龙云的部队彻底打垮。此后,黄大陆个人辗转于滇、桂、黔等省活动,1931年11月来到贵阳。他在贵阳广交社会名流,认识了曾在法国勤工俭学的刘方岳先生。刘先生此时在贵阳积极开展传播马列主义的活动,正在探寻救国救民道路的黄大陆与刘先生很快成为忘年之交。他们常常促膝长谈达深夜,从国内外见闻到国家政局,从个人理想到民族命运。在刘先生的影响下,黄大陆初步接触到马列主义,开始把眼光转向整个社会,跳出寻求个人出路的小圈子。

  1932年下半年,黄大陆任贵州二十五军第三师袁品文(亦 名袁锦文)的参谋长。袁品文在1926年曾参加过刘伯承领导的顺(庆)沪(州)起义。他利用袁品文曾与我党有过联系, 比较进步、开明的条件,在军中刻苦读书,研究各种政治观点,探寻真理,以至于将李达所著的一本《现代社会学》熟读磨破之后,仍在反复翻阅。在这里,他阅读了各种观点的政治书籍,并且加以比较,逐步接受共产主义思想,向往走社会主义的道路。

  1933年秋,中共党员邓止戈被军阀刘湘通缉,从四川来 到贵州,隐藏在袁品文部任参谋。黄大陆很快与邓结为挚友。在多次交谈中,黄大陆表示了对'九•一八”后政治局势的关注,对蒋介石不抵抗方针的愤怒,对我党对日宣战通电的拥护。邓止戈经过数月的了解和考察,向大陆说明了自己是中共地下党员。黄大陆知道后非常激动,立即向邓提出了入党要求。他说:“朱玉阶(朱德总司令)是云南讲武堂第一期的学生,是我学习的好榜样。朱玉阶所走的路,就是我向往己久的路。”由于当时邓止戈未找到组织,黄大陆的愿望暂时没有实现。

  翌年初,袁品文师奉命从湄潭调贵阳改编。黄大陆和邓止戈随部队来到贵阳。在贵阳'他们通过谷友庄、尹素坚等人与“贵阳文学研究会"发生了联系。这个研究会办有―份刊物《贵阳文艺》,借以宣传社会科学,团结进步青年,在知识青年和教育界人士中有一定的影响。当刊物经费发生困难时,黄大陆积极给予资助。不久'他们又通过谷友庄同地下党员林青、秦天真、缪正元等人取得联系,并在一起谈论文学艺术、社会现象,议论贵州时局和贵州的革命问题。黄
大陆是军人出身,他主张在贵州干革命要有党领导的武装,这说明他的思想趋于成熟。于是,1934年秋,邓止戈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立志将自己的一生献给党的事业。

  1934年9月,二十五军一师师长何知重三次出面,邀 请黄大陆就任该师少将参谋长。黄大陆借机介绍邓止戈到该 师任参谋,地下党员缪正元也由另一渠道到师部电台工作。他们与派到该师的党员一道积极开展配合红军长征的活动。1935年春,红军在黔北迂回作战时,何知重师奉命向土城尾追红军。黄大陆为减少红军压力,利用国民党中央势力和地方势力的矛盾,抓住何知重保存实力的心理,以,我军因军 饷困难,拟在习水、赤水间整顿待命”为由,指挥部队在这一带转了十几天,避开与红军正面接触,客观上为红军战略 转移创造了有利条件。不久,中央代表潘汉年秘密来到贵阳,布置贵州省工委设法搞到敌人的电台密码、军用地图、地空

  识别标志等情报,秦天真亲自到黄大陆、邓止戈、缪正元的住地布置任务。为了保密,秦未与黄见面,由邓、缪二人转告。黄大陆等三人接受任务后,将地图、地空识别标志和电台密 码等及时搞到手,交给了省工委成员秦天真,顺利完成了中央代表布置的任务。

  蒋介石为了使贵州“中央化”,借“追剿”红军之机,兼并了王家烈等贵州军阀。1936年4月,改编后的何知重师 调到四川,黄大陆同黔军的一批高级军官被送到南京国民党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

  1937年,黄大陆从陆军大学将官班毕业后,以“探亲”为名,经西安转到了延安。他同邓止戈在延安见面后,向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人作了汇报,朱德同志还接见了他。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中央决定派他回贵州负责党的工作。1937年9月,黄大陆返抵贵阳(1938年2月,根据中共中央决定,贵州省工委由邓止戈、秦天真、黄大陆和李策组成)。

  黄大陆回到贵州后,立即与李策、徐健生等着手清理整 顿了全省的党组织,建立了织金、毕节县工委,并与安顺、遵义等县工委取得联系,布置工作。为加强组织建设,又以省工委名义,印发了《公开工作和秘密工作的联系的纲领》《实践上的几个问题》《关于小组生活》等文件,同时还发展了新党员,增强了党的战斗力。在第二次国共合作后,他及时发动群众,动员社会力量和家属,要求国民党贵州当局释放关押在狱中的革命同志。

  在国共合作的有利形势下,黄大陆大力加强对党员和革命群众的思想教育,讲解“西安事变”和国共合作的过程,讲统一战线的性质,党在统一战线中的地位、作用,讲地下党组织的任务和工作方法等,使大家认清了形势,明确了任务。他要求学生党员不仅在抗日救亡活动中起中坚作用,而且在学业上也应有出色成绩,只有做到品学兼优,才能团结更多的人一道工作。在黄大陆等的有力组织和领导下,全省抗日救亡运动不断向前发展。

  国民党贵州省当局慑于我党领导的抗日救亡群众运动的蓬勃发展,经过密谋策划,于1938年春制造了“二•一九”事件,公开逮捕学联7位负责人。2月21日,又以“托派”“汉奸”的罪名,逮捕了黄大陆、李策、严金牲等人,并企图立即加以杀害。

  黄大陆等被捕后,邓止戈、秦天真由延安回到了贵阳,他们立即采取各种措施进行营救.一方面,省工委书记邓止戈以肖克参谋的身份,去国民党省党部要求放人,未得结果,又专程赴武汉向长江局请示汇报.同时秦天真布置在电报局工作的地下党员孟昭仁向长江局去电,靖示营救办法。丁毅(共产党员,李策之妻)又以家属的名义发电报给武汉八路军办,处,周恩来、叶剑英同志先后专电给国民党贵州省当局,证明黄大陆等系中共党员,是爱国抗日分子,请准予开释。揭穿了贵州省反动当局诬蔑黄大陆等为“托派”、“汉奸”的阴谋。另一方面,省工委发动社会知名人士以身家性命和 财产联名担保黄大陆等不是托派、汉奸,要求释放。1938年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途经贵阳时,又由丁毅出面向冯玉祥递交了申诉书,冯玉祥将军也积极予以营救。1939年五六月,叶剑英来筑,又到国民党贵州省党部交涉,要求释放黄大陆等。由于贵州省工委、长江局和党中央釆取了上述营救措施,贵州省国民党当局不敢立即杀害他们,但又以“军事犯”的罪名,将黄大陆等人长期关押。

  1940年,黄大陆等已被关押了三年。在狱中,他们备受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并被移入暗无天日、异常潮湿的 地下室,惨遭残酷的折磨。但黄大陆仍把监狱当成学习的课堂,领导大家学习。他说:“学习马一恩一列一斯的理论成 为我们目前主要的课题。"他一方面学习了《进一步、退两步》《两个策略》和历次联共(布)代表大会报告等马列主义书籍,加强理论修养,武装思想,一方面总结检讨自己的 工作。他说:“中国有句古话,'见人之过易,见己之过难'’ 如果没有修养的人,是尝不出它的滋味的。”为此,他们以 严于律己的精神,写下了《移进油库(地下室)原因的检讨》一文,向组织进行汇报,认真总结教训,明确今后的斗争方向。这些党的好战士,虽身陷囹圄仍在不断地追求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由于地下室牢房潮湿阴暗,黄大陆后来双腿瘫痪’可他仍以超人的毅力,借着门缝的微弱灯光刻苦学习,认真记笔记和写学习心得体会,充分显示了共产党人的坚强意志。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发生,被关押多年的中共贵州省 工委委员黄大陆、李策和共产党员严金牲、王杖、张益珊、凌毓俊等人被国民党贵州省保安处秘密杀害。一生抱定“革 命未成,何以家为”的黄大陆牺牲时年仅37岁。

  黄大陆在黑暗中摸索,当他发现真理后,就永远向着真 理走,从国民党的少将转变成为优秀的共产主义战士。他抛 弃了个人的一切,直至英勇就义,仍是孑然一身,他那“鞠 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献身精神永留人间!

   (来源:中共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贵阳革命烈士传 略》,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年,编写组整理。)

  编辑:李济君

  统筹:徐倩

  编审:干江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