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离散母子DNA在失踪人口数据库意外“相逢”

发布时间:2019-12-14 13:09   来源:贵州都市报  

11月19日,赵贤纯终于见到了走失26年的儿子涛涛。 郝鑫城 摄
赵贤纯展示儿子涛涛童年的照片。

  从济南回贵阳已经20多天了,55岁的赵贤纯心情一直无法平静。见到26年前丢失的儿子,这是她的日思夜想。可当这一刻真实发生后,她依然感觉像是一场梦。

  12月13日上午,在贵阳市云岩区头桥社区海马冲附近的某居民楼,赵贤纯向记者说起了寻子26年的辛酸历程。“我是希望用自己的经历,鼓励有相同遭遇的人别轻言放弃。”赵贤纯说。

  从1993年到2019年,用时9500多天,她终于等回了儿子。

  暴雨夜,夫妻寻儿到天亮

  1993年6月27日,赵贤纯2岁半的儿子涛涛不见了。

  在那之前,赵贤纯和丈夫孔强东(化名)在头桥附近做饮食生意,儿子活泼可爱,一家人其乐融融。

  当天下午,有亲戚从昆明来贵阳做客。见儿子老在旁边捣蛋,赵贤纯便让丈夫带着孩子到楼下玩耍。

  楼下有棵大大的皂角树,不少街坊邻居围在树下下象棋。孔强东让孩子在旁边玩耍,自己就站着观棋。

  不想,30多分钟后,儿子不见了。孔强东以为儿子已自行回家。但当邻居也没人知道儿子的去向后,夫妻俩慌了神,发疯式地到处寻找。

  那天晚上,突然下起暴雨。夫妻俩淋着雨,沿着街道,一直寻,一直寻,直到天亮。

  儿子丢了,夫妻俩的魂也没了。找回儿子,成了他们最大的心愿。

  9500多天,她一直没放弃

  那个年代的贵阳,街上的监控很少。除了报警,夫妻俩唯一能做的就是发动亲朋好友,到处张贴寻人启事。他们将寻人启事贴遍了贵阳的大街小巷。

  后来,赵贤纯几乎放弃了生意,专程到外省寻子。

  她带着儿子的照片,先后去过湖南、广东、北京、安徽等省市,逢人便问。可世界太大,她的这种寻人方式很快便被淹没在人海。

  亲朋好友担心她这样下去迟早会崩溃,便劝她再要一个孩子。幸运的是,赵贤纯后来又有了一个儿子。但是对大儿子的寻找,一直没有停止。

  这些年,为了寻找儿子,赵贤纯还遇到过不少骗子。

  曾经有人说自己也在寻找孩子,但身上的钱用光了,从她那“借”走了不少钱。也有人冒充某大型寻亲节目的工作人员,开口就让赵贤纯先打数千元的款。“只要能找回孩子,再多的钱我都愿意花!”赵贤纯说。

  26年,9500多天。每当看到有关被拐儿童的报道,不论多远,她都会赶过去辨认。“寻亲大会”、“宝贝回家”等活动,她基本没有落下。只是,每次满怀希望而去,最后都是失望而归。

  2010年6月,听说公安机关可以采集血样存入全国失踪人口数据库,以进行全国范围内的DNA比对寻亲后,赵贤纯和丈夫来到了云岩公安分局。

  正是这一举动,为找到儿子埋下了伏笔。

  济南的来电,重新点燃希望

  今年11月17日,是赵贤纯刻骨铭心的一天。

  赵贤纯接到了一名自称是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刑警大队综合科民警李娟的电话。

  “我是济南市公安局的民警,请问你认识刘杰(化名)吗?我们通过DNA比对,他很可能是你26年前丢失的儿子……”对方说。

  “你这个骗子!”没等对方把话说完,赵贤纯就挂断了手机。

  这么多年来,冒充公检法、媒体、志愿者给她打来的电话不计其数,以帮她寻子为由,让其汇款的事情,她更是遭遇不下几百次,早就没那么容易上当了。

  挂完电话后,赵贤纯还是忍不住琢磨起对方所说的话来。

  “DNA比对?”这几个字让她为之一振。尽管一次次失望,她还是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丁点希望。思索一会儿后,她拨通了在北京工作的二儿子的手机,将此事告诉了他。二儿子询问了来电座机号码,说是找人查询,让她先冷静。

  当天晚上,二儿子回电说,来电座机真的是济南当地警方的电话。那晚,赵贤纯彻夜未眠,她一遍又一遍地拨打那个号码,想着万一对方有人值夜班凑巧接了电话呢?但很遗憾,电话始终没人接听。

  第二天一早,当赵贤纯准备再次拨打那个号码时,突然接到了贵阳市云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打拐民警的电话。

  原来,济南警方已经联系了云岩警方,通报了DNA比对结果。

  相见,拥抱迟到了26年

  相见,那么迫不及待。

  11月19日凌晨4点,距离贵阳到济南的航班起飞还有3个小时,赵贤纯就已经提前赶到了机场。

  上午9点多,飞机准时降落济南遥墙国际机场。

  刚走出航站楼,赵贤纯一眼便认出前来接机的年轻男子就是自己的儿子。

  迎上前,拥抱。赵贤纯早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

  “虽然过去了26年,孩子也从一名蹒跚幼儿长成了一名大小伙,可是他的眉眼跟丈夫及小儿子都那么的相似,这绝对错不了!”赵贤纯说。

  后经进一步DNA核对,他就是赵贤纯走失了26年的大儿子涛涛。

  原来,几天前,生活在济南的刘杰因为一起交通违法行为被交警查获。按照相关规定,警方采集了他的血液样本,并进行了预处理。

  之后,济南市中分局的民警按照规定将血样送交济南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检验,在录入相关数据库时,他们意外发现刘杰的DNA跟贵阳市云岩区一对正在寻找儿子的夫妇比对成功了。

  刘杰说,他小时候经常做同一个梦,梦见一位老爷爷拉着他离开了家,坐火车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10多岁时,福建老家的一个亲戚说漏了嘴,他才知道自己并非父母亲生。

  刘杰也曾在网上寻过亲,但养父母对他很好,如今他也有了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慢慢便将寻亲之事搁置了。

  “我对孩子没什么要求,也不想去打搅他平静的生活,只要他过得好就行了!如果想他了,我会去济南看他;他如果想来贵阳,家里的大门永远为他敞开!”赵贤纯对记者说。都市新闻记者任勇 实习生樊章钦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李奕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