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潭县官堰居调整种植结构 坝区种出香葱“万元田”

发布时间:2019-10-10 10:23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黄朝贵正在地里扯葱

  90岁的唐明华在“择葱”

  ■核心提示

  湄潭县官堰居,群众在市场中发现商机后,自发调整种植结构,靠着一棵小香葱,种出了“万元田”、“两万元田”,成为贵州坝区产业结构调整的典型。

  近日,记者前往青山环抱的官堰居,探寻这里“万元田”背后的故事。

  一棵小香葱

  让这里人都有事做

  10月2日,早饭过后,唐明华出了门,慢悠悠地走到路边水井旁的屋子里。一群老年人围坐于此,正在剥去面前葱堆里的黄叶。

  唐明华今年90岁。屋子里,是一群比唐明华小很多的“年轻人”。他们正在做的事被称作“择葱”,也就是把刚从地里扯回来的葱,去泥、去黄叶。看到唐明华走来,人们热情地招呼着:“大爷,您来了。中间给您留着位呢。”

  从官堰居大规模种植香葱开始,这里就有了“择葱”这个工种。身体还健朗的唐明华,只要没有伤风感冒、腰酸腿疼,他都会来择葱。坐在居中的椅子上,唐明华在葱堆里抓起一小把香葱,先是倒着轻抖几下,然后一手拿着葱白部分,另一手开始逐一摘取黄叶、断叶。

  唐明华择葱的动作,没有年轻人麻利,慢条斯理,很有章法,少有葱叶被折断的情况。每天,他能择40至50斤葱,并按斤领取工钱。“不图挣钱,就图有个人摆哈龙门阵。”唐明华说,不图挣钱,图快活。这不仅是九旬老人的心态,更是官堰人的底气——

  种植香葱,使得官堰居成千男女老幼都有事可做、有钱可挣:壮劳动力,在地里种香葱;老人和孩子,坐在家门口、树荫下择葱;头脑更灵活的,进入香葱种植专业合作社,去为大家联系愿给更高收购价的商贩。

  两次种植调整

  种出“万元田”

  高山环绕的官堰居,桃花江从田坝中蜿蜒流过,注入下游的湄江河。河水清澈见底,可见鱼群在卵石、草丛和树根间穿梭。

  桃花江两岸,早期冲积形成的千亩田土肥沃、疏松,光照充足。用乡亲们的话说,“种什么出什么”。

  得益于紧邻县城的优势,比唐明华小近30岁的黄朝贵,很早看中了这片土地的价值。

  30多年前开始,在大多乡亲还在年复一年犁田栽秧时,他把家里一半多的稻田放干,改成旱地,种上蔬菜,收获后挑到县城里去卖。

  种菜的收入,远高于传统的水稻、油菜轮作收入。看在眼里,一些官堰人开始跟着种菜,渐渐地有了一定规模。这是官堰人第一次自发调整种植结构。

  官堰人在种菜的过程中发现,当地称为“分葱”的香葱,作为餐厨的佐料,价格高、市场好,一斤能卖好几块钱,有时甚至每斤10元。

  于是,以黄朝贵为代表的一批人,开始了第二次种植结构调整,减少常规蔬菜种植,重点种植小香葱。“香葱一年能收三季,产量最高的一季能收4000多斤,最少能收1000多斤。”黄朝贵说。

  很快,官堰人种出了“万元田”、“两万元田”。在官堰的地头,记者向群众核实“万元田”时,正在为香葱治病的张富春很自豪地说:“一亩地一年只有万把块钱收入,我还辛苦种它干什么?我告诉你,种得好的人,一亩能收到3万多块钱!”。

  小小香葱

  拉高土地价值

  10月初,官堰居今年的香葱进入第二季采收尾声。从湄潭县城乃至遵义、铜仁来的商贩,以每公斤7.6元至8.2元的价格,“吃”尽官堰村每天采收的香葱。

  官堰居居委会的资料显示:从2016年起,官堰村的香葱种植面积已有2000多亩。

  2000多亩地,相当于官堰居坝区流转后剩余耕地面积的90%。整个居,有80%以上的人在种植香葱,有的还向地多的人家租地种香葱。51岁的朱崇勇说,香葱的产值高,把官堰居的土地流转费直接拉高了许多。

  “别的地方,每亩土地流转费是700至800元,官堰的流转费已高达1000至1200元。”他说,以他家为例,即便是租用家里堂兄妹的地,价格也接近每亩1000元。

  居委会的公开资料说,该居委会香葱亩产值为3万元,每亩香葱的利润为15000元。

  官堰人还有着更长远的谋划。他们正在推广绿色有机种植技术,计划在2020年实现香葱标准化生产,达到绿色食品品质要求,力争在2025年全面提升过渡为有机食品品质香葱。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黄黔华

  责任编辑:何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