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江边大塘寨:一户人家的“红色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03 10:23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一块写满毛笔字的木板

  瓮安县天文镇的大塘寨,住着30多户人家。1935年的第一天清晨,中央红军在这里养足精神后,分多路出发,强渡乌江。

  如今,6月中旬的大塘寨,一栋栋红墙灰瓦传统民居掩映青山间。寨子中间的大树上,正哺育后代的成年苍鹭,飞进飞出。

  大树旁的华家,是众多与红军有交集的人家之一。他们见证了载入史册的红色片段,也亲历了大塘寨的奋进之路。

  红军渡江前借住过华家

  华家是寨子里大家族之一,居住的院子里最“新”的建筑,也有90多年了,是两栋在黔北地区常见的老式木构建筑。堂屋正中的香盒下方挂着一块写满毛笔字的木板,上面详细地记载了房屋修建的时间——民国十三年(1924年)。

  1934年的最后一天,从瓮安县猴场方向过来的中央红军,准备在瓮安、湄潭、余庆的交界地带,渡过乌江天险,进军遵义城。

  华守田转述当年从爷爷那里听来故事说:那天下午,一队红军沿着小路走来,前面已经到了寨子中间,后面的队伍还看不到头。“一些插了竹标的房子,当晚住进了红军。没有住红军的房子,是地主家的。”华守田说。

  华家的院墙上,插上了象征普通村民家庭的竹标。当晚,10多个红军住进华家的老屋。

  上学风气浓家家都有大学生

  对强渡乌江这段故事,在部队当过兵、上过战场的华守杰比堂弟华守田更为熟悉。

  54岁的华守杰说,学生时代,老师在课堂上讲红军强渡乌江的故事时,他会跟同学说:红军渡江前,在我家住过,还写了标语。多年后,他在云南临沧服役时,还遇到过一位当年强渡乌江的老红军。老红军留给华守杰的话,让他意识到文化知识对于家族的重要——“没文化,我们连农药瓶上的说明书都看不懂。”

  华守杰退伍返乡结婚生子后,对孩子的文化投入十分舍得。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有了第一个大学生后,大塘寨努力供孩子上学的风气,越来越浓。到现在,寨子里已走出40多个大学生,最多的一家有4个大学生,可谓家家都有大学生。

  华守杰看来,寨子里的变化,得益于国家政策和各级政府的帮助,得益于村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读书的人告诉我们,什么可以种、种什么挣钱。”他说,继烤烟之后,辣椒正成为大塘村民组乃至整个天文镇的新兴富民产业。2018年底,寨子里最后一户建档立卡贫困村民,在辣椒产业带动下脱了贫。

  镇党委副书记李昌茂说,在辣椒、烤烟等产业支撑下,2018年全镇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1万元。

  红色旅游旺游客慕名而至

  大塘寨乃至天文镇的另一最重要的资源,是红色旅游——1935年1月,中央红军从这里渡过乌江,进军遵义城。连环画《一把七星刀的故事》的主人公石扬光,当年就是在天文镇上,与红军有了交集,并获赠现在收藏于中国军事博物馆的七星刀。

  现在,很多人慕名来到这里,寻找当年的印记,一些沿江的村子,或是像大塘这种红军停留过的寨子,都比较受关注。红色旅游,是镇里的新兴产业。华守田是这项新兴产业的参与者和受益者。近两年来,各级整合资金,投资500多万元,帮助整修了大塘寨的道路、房屋、环境,让这里越来越有味道。

  与大塘寨隔着一座山峰的江界河渡口,是华守田和堂兄华守杰小时游泳、钓鱼的地方。1935年1月1日,红军一部在这个渡口强渡乌江。高耸的崖壁上,刻着杨成武将军后来题写的大字“乌江天险”,每个字都用鲜红的油漆涂抹,老远就能看到。

  华守田说,因为乌江峡谷风光,因为峡谷高桥,还因为强渡乌江的历史,多年来,这一带都是外地人喜欢停留的地方。

  记者黄黔华田坚

 

  责任编辑:何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