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电竞:从2015到2019

发布时间:2019-06-21 16:09   来源:数动体育  

  要聊贵阳电竞产业的发展,得从2015年开始。

  那一年,贵阳市云岩区电子竞技产业启动仪式与第一届贵阳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在同一天举行;随后,贵州省乃至整个西南地区首个专业电子竞技馆“创世竞技·明基电竞馆”落地,接二连三的大手笔,宛如茨威格笔下群星闪耀的时刻,如果你在百度搜索栏输入“贵阳电竞”还能看到当时的稿子,标题充满了大数据春风带来的乐观:《贵阳电竞开启2.0时代》,蓄势待发的冲劲跃然于纸上。


  然而“新时代”并非某个伟大的历史瞬间,相反,它更可能是一个漫长的准备过程。对于发育中的贵阳电竞而言尤其如此。

  “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据贵州省青年体育协会电子竞技联盟常务副会长张仲禹介绍,2015年之前的贵阳电竞被称为“战国时期”,没有一场具有官方背景的电竞比赛,“都是各个商家自己出钱办的”。

  尽管当时的“鸿通城杯”、“绿地杯”在电竞圈小有名气,也颇受电竞玩家的青睐,但是更多的小比赛却极不正规,“就是商家自己有活动,然后请电竞选手来现场比赛,炒炒人气,本质上和请歌舞队来跳舞表演没有什么区别”。


  2013年“鸿通城”杯电子竞技大赛。

  在监督缺位的情况下很多比赛办得相当随心所欲,“办了上届没下届都算好的了”张仲禹道,“有的甚至比赛进行到一半,突然就取消了,极大损害了贵阳电竞的口碑”。

  作为电竞产业的重要一环,电竞赛事是整个产业链的热点,并且是连接电竞游戏产品与普通用户的纽带。贵州有良好的赛事基础,据统计,2016年,贵州电竞活跃用户大概达到120万余人,“可是这些人却找不到一个值得信赖,能够展示自己的竞技平台,这比暂时的技术短板更加可怕”。

  在这样的背景下,“打扫干净屋子”成为了一个刻不容缓的问题。经过多方接洽和几个月的筹备,2016年,贵州省青年体育协会电子竞技联盟成立。虽然只是二级机构,但按张仲禹的话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贵阳电竞终于不再是一盘散沙,“有了一个可以整合各方资源的平台”。挂牌仪式当天,2016年贵州电子竞技(GESC)暨2016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NESO)贵州赛区选拔赛在创世电竞馆上演了最终之战,贵州代表队取得历史最好成绩——全国总积分第三名,仿佛是对贵阳电竞从自我生长转向正规化、职业化的暗喻。

  打造一个本土赛事IP

  贵州省青年体育协会电子竞技联盟成立以后,贵阳电竞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办赛模式。由南明区文体广电局牵头的甲秀杯电子竞技联赛如今已经是本区知名体育品牌赛事;而贵阳市体育局、云岩区人民政府主办的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NESO)贵州省选拔赛的输送机制则为贵州籍电竞选手打通了参加更高层次大赛的上升通道。

  “可是比赛不能全靠政府”张仲禹说道,“政府指导,商业介入才有可能打造出赛事IP”。

  与张仲禹英雄所见略同的还有刘云,这位前贵州腾讯互娱总经理2015年被公司派驻贵阳,在发现这片电竞蓝海的无穷潜力后,果断选择辞职创业,成为第一批“航海者”。

  刘云的公司——贵州盛合互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贵州首家以电子竞技为主营业务的专业赛事执行策划公司。刘云介绍,作为赛事执行方,在准备承接赛事时首先会去评判这个赛事值不值得办;而评判标准包括游戏热度、赛事规模、赛事品牌是否可以进一步扩大、赛事影响力大小;经过综合考量,他和自己的团队成为了贵州省GESC电子竞技大赛执行方,并于18年与云岩区文体广电局达成协议,协助招商。

  “开始挺困难的”,因为贵州的支柱产业主要是烟、酒、药,而电竞参与者目前仍趋年轻化,将两者结合起来存在一定误导青少年的风险。在经过精心遴选后,刘云最终将目标锁定了某品牌啤酒2018年推出的新品;这款啤酒完全根据年轻消费者的爱好设计,口号也很契合电竞人敢于拼搏的气质,经过多次沟通,该啤酒黔南分公司成为比赛独家冠名商。


  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现场(NESO)贵州省选拔赛。 刘云(左一)

  再次回忆这段经历,刘云依然热血澎湃。为了扩大赛事影响力,他们陆续在贵阳市南明区、安顺市、清镇市、凯里市等9个地区开展海选赛50余场;总决赛更是对标国内高水准电竞比赛,请来省内顶级团队打造舞美灯光效果,副赛区则配备105台主流机器供选手比赛,训练,“每一项都做到了条件允许的极致,可以说打造了一场电竞人的盛宴”。除此之外,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NESO)贵州省选拔赛还在转直播上取得了突破,凭借公司自行开发的软件,贵州盛合互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不到10人的转直播组完成了此次比赛的转直播任务,在战旗直播平台取得了20余万的关注度,刘云说在看到这个数据时他有种考试过关的感觉,“知道我们打造比赛的方向对了”。

  赶上5G头班车

  2019年6月6日,一则新闻刷屏了贵阳人的朋友圈:贵阳成为联通首批发展的5G试点城市。

  5G对电竞发展的意义不言而喻,在上个月刚落幕的2019中国电竞产业大会上,中国联通5G推进领导小组终端组专职副组长陈丰伟就进行了一场名为《“5G+电竞”发展新机遇》的演讲。

  这种变化首先体现在网速带宽上。贵阳联通政企客户事业部省经理宋镇关告诉记者,5G具备超高速率、超低时延、超大容量三大特点,而之前与外国选手之间存在延时的“负重训练”困扰中国职业电竞选手多年,5G的问世有效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从长远来看,5G与电竞内容的结合也十分紧密,它让远程VR电竞和云游戏成为可能。


  顺网云贵州新品发布会。

  随着5G进入的,还有云电脑。就在几天前,网易NeXT2019春季赛总决赛官方合作伙伴顺网云带着“云电脑”首次在贵州亮相,不少网吧吧主在发布会现场签约。顺网云华南大区负责人张磊表示,直至现在,网咖依然是电竞选手进行线下聚会的活动场地,网咖电脑,包括正在兴起的电竞酒店的电脑配置都需要高性能硬件的支持。此外技术还会催生新产业,比如转直播,现在贵阳还没有专业的转直播平台和团队,但技术到位后这些衍生产业自然就会出现,“想象空间是非常巨大的”。

  助推电竞泛娱乐化

  2018年到2019年或许是电竞进入中国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IG夺冠以及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3个部门为电竞“正”名,令这个长期备受质疑的项目开始得到大众的理解。

  可是推动这种理解的力量终究是自上而下的,舆论的喧嚣过后,电竞圈依然是个与外界相对隔绝的“圈”。

  贵阳高新电竞秀场(电竞众创空间)首席运营官赵乔奇在评价贵阳电竞现状时提到一个现象:“你看贵州选手在个人射击类电竞比赛中的成绩通常较好,但英雄联盟等需要团队协作的则没有那么理想,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电竞文化没有在贵州成为主流,愿意从事这一行的人太少,俱乐部、专业经济公司跟不上。”

  但就算有人愿意从事,市场也吸收不了。去年贵州装备制造职业学院电子竞技专业的第一批学生毕业,28个人中只有9个人留在了贵阳,“目前贵阳电竞市场的人才缺口还是太小了”,专业主任俞烨分析道,“俱乐部、赛事执行公司只有一两家,正规的赛事每年只有那几场”,俞烨相信,假如某天市面上的各类电竞公司达到20家左右,那么贵阳电竞将是另一种样子。

  如何帮助电竞“出圈”?

  贵州省青年体育协会电子竞技联盟常务副会长张仲禹认为让电竞泛娱乐化是首选,比如贵阳即将投入建设的电竞综合体就是电竞与娱乐碰撞出的火花。从内容上说,电竞综合体依托的是赛事,“优秀的赛事可以吸引成千上万的人前往”,不过与传统电竞馆不同,电竞综合体还涵盖了餐饮、酒店,相当于一个大型游乐场,即使是不懂电竞人也会在其中找到乐趣。


  贵阳的一家电竞酒店。(图片来源网络)

  从办赛角度,贵州盛合互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刘云提出了“电竞+”的观念,“就像世界杯,好的比赛都是一场嘉年华,职业选手看门道,外行也能看热闹”,他希望能在未来的比赛中打通电竞酒吧等线下场景,也计划着将电竞比赛与旅游结合在一起,利用贵州丰富的山水资源举办类似“野外真人CS”之类的赛事,“谁说电竞比赛只能在室内打呢”,刘云开玩笑地说“我们不仅要办好赛,还要解决大家周末去哪玩的难题”。

  尾声:

  站在2019的电竞风口上,每个本土电竞从业者都对贵阳电竞的未来有自己的蓝图与构想。但在张仲禹眼中,最要紧的事情依然只有一件:筹备省一级协会。理由很简单,“电竞泛娱乐化是个长期过程,只有形成更高标准的产业规范,通过长期的淘汰、挑选入局者,做好每个环节,才能将一切想法落地”。

  说回2015年,那一年电竞领域发生了很多大事,但真正影响至今的只有一样:“扎根”。

  行业的规范、比赛体系的构建、人才的培养.......过程艰辛而漫长,就算在5年后的今天,也没有一项可以说是已经完成了。

  所谓的风口能让猪上天,却吹不动产业。贵阳电竞要做的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才能在瞬息万变的情况下静对八面来风。(记者 朱希)

  责任编辑:杨秀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