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长征时在昆明的光辉足迹

发布时间:2019-03-01 10:18   来源:中共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昆明,是一块红色的土地;昆明,是一块英雄的土地。中央红军于1935年4月28日至5月9日转战昆明。时任中革军委副主席、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委员的周恩来在昆明留下的光辉足迹、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和所向无敌的英雄气概,今天仍在祖国西南边疆省会城市、美丽的滇池之畔荡气回肠,依然并将继续激励我们弘扬革命精神、保持革命斗志,努力在新时代展现新气象、实现新作为,奋力开创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建设新局面。

  鲁口哨村盏起明灯

  1935年4月28日,周恩来进入昆明的第一站是寻甸县,在寻甸县东部,有几个坐落在群山环抱的村庄:大汤姑、鲁口哨、阿香、水平子。83年前,从这里升起的一盏指导战略转移的明灯。

  4月28日当晚,周恩来和毛泽东、朱德等出席中共中央、中革军委负责人会议,研究北渡金沙江的行动部署。毛泽东最后发言说:遵义会议后,我军大胆穿插,机动作战,把蒋介石的尾追部队甩在侧后,取得了北渡金沙江的有利时机。云南境内的地形条件,不像湖南、贵州有良好的山区可以利用,我军不宜在昆明东北平川地带同敌人进行大的战斗。我军应趁沿江敌军空虚,尾追敌人距我尚有三四天的行程,迅速抢渡金沙江,以争取先机。

  由于红军进军神速,敌主力仍在黔境,省城昆明防务空虚,被蒋介石任命为“剿匪”第二路军总司令的云南省主席龙云急调在滇黔边境防堵红军的滇军安恩溥、刘正富、龚顺璧3个旅从宜良乘火车赶赴昆明加强防守,留下滇军鲁道源旅配合中央军在后面追赶红军,以敷衍蒋介石。4月29日,红一、三军团分别攻克嵩明、寻甸两座县城及杨林兵站后,处决了敌寻甸县长李荆石,并作出了进攻昆明的姿态。龙云大为恐慌,一面电催尚在曲靖以东的滇军孙渡纵队取捷径直赴昆明,一面调集云南各地民团加强昆明的防守。这样就进一步削弱了滇北地区和金沙江南岸的防御力量,基本排除了通向金沙江的障碍,为红军抢渡金沙江、北上川西造成了有利条件。

  据此,中革军委于4月29日在寻甸鲁口哨发出《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也就是著名的“4·29”渡江令),指出,“由于两月来的机动,我野战军已取得西向的有利条件,一般追敌已在我侧后,但敌已集中七十团以上兵力向我追击,在现在地区我已不便进行较大的作战机动;另方面金沙江两岸空虚,中央过去决定野战军转入川西创立苏维埃根据地的根本方针,现在已有实现的可能了。”并指出:“我野战军应利用目前有利时机,争取迅速渡过金沙江,转入川西,消灭敌人,建立起苏区根据地”。“4·29”渡江令下达后,一场声东击西、抢渡金沙江的战斗打响了。为了迷惑敌人,中央红军在昆明城附近虚晃一枪后,便分兵三路直插金沙江:一军团为左路攻占元谋龙街渡,三军团为右路急进禄劝洪门渡,中央纵队为中路抢占皎平渡。

  青山苍翠丹桂飘香

  4月30日,安详平静的寻甸丹桂村却酝酿了惊心动魄地大转移。丹桂村位于柯渡坝子的东北角,村子周围有高约1丈、宽3尺的土墙环绕,村里最宽敞高大的几栋建筑是何本恩、杨明修等土豪家,村后树林茂密、绿荫掩映。中革军委总部及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总司令朱德、总参谋长刘伯承驻扎在何本恩家四合院,毛泽东住在杨明修家的院子。当晚,毛泽东不顾长途跋涉的劳累,步行到离丹桂村2里多的柯渡街红军卫生部驻地,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四老和伤病员,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

  为尽快考虑出一个具体的方案组织实施渡江,周恩来几乎一夜未眠。夜里2点,负责首长安全的的干部团二营五连连长肖应棠起来查哨,遇到仍在办公的周恩来。据肖应棠在《巧渡金沙江》一文中的回忆:“半夜,我起来查哨,走到中央首长住的院子门前,看见里面还有灯光闪动。这么晚了,哪位首长还没睡觉呢?我正在向哨兵询问,忽然从里面出来一个人,越走越近,到跟前才看清是周恩来副主席。”周恩来把肖应棠叫到办公室,详细了解了连队的人员、枪支和战斗力等情况。

  彝山苗岭金沙水拍

  5月1日,周恩来和毛泽东、朱德等到达小仓街。经勘察,决定在洪门渡、龙街、皎平渡附近渡金沙江。红一军团为左纵队,经禄劝、武定、元谋直取龙街。红三军团为右纵队,经思力坝、马鹿塘夺取洪门渡。红五军团和军委纵队为中央纵队,经小仓街、龙海塘、石板河抢夺皎平渡。当日,周恩来在禄劝县小仓街向干部团陈赓团长、宋任穷政委传达了中革军委的决定,并嘱咐说:“夺取皎平渡关系到全军安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当晚,干部团三营附一个工兵连、外加李克农带领的中央工作组,组成渡江先遣支队,由中革军委参谋长刘伯承直接指挥,化装成国民党中央军,直取金沙江皎平渡口。

  5月2日,中央纵队在禄劝团街召开干部大会,博古在会上作渡江动员报告。中革军委成立了渡江总指挥部,任命刘伯承为总指挥、陈云为政治委员,并颁布了《渡河守则》,要求各部队认真学习,严格遵守,必须有秩序地渡江。为此,刘伯承在江南岸亲自指挥,将6条船编上号码,规定大船载60人、小船载40人,上船时成一路纵队,按船舱内标明的座位秩序入座。船上不载马匹,马去鞍后随船泅水过江。当天,中革军委再次发出指示,规定各纵队渡江行进路线及先头部队到达江边时限。

  5月3日凌晨,肖应棠带领前卫连到达皎平渡口,在江边获取木船2条,由三排在南岸掩护,一、二排分乘两条船渡江。在船工张朝寿等人的帮助下,分两路出其不意地消灭了江北岸守敌1个连,夺取了敌人税卡——厘金局,顺利占领了渡口,红军无一伤亡。第二天拂晓,先遣营陆续渡过金沙江。在船工帮助下,红军在江北岸和上游的鲁车渡又找到了敌人还未来得及烧毁的4条船,为红军从皎平渡渡江提供了保证。干部团渡江后,奉命抢占西康通安州(今属四川),击退了四川会理赶来阻击红军的川军,夺取了通安,为后续部队渡江创造了条件。当日早晨,陈赓率干部团后续部队赶到皎平渡口(毛泽东随干部团后续部队前行)。刘伯承令陈赓带队迅速前去增援前卫连攻打通安,保证渡江安全。

  根据毛主席警卫员陈昌奉回忆:“主席是在司令部前头的,现在在广西的那个韦国清我们就是一起过江的(韦国清当时是干部团四营的营长)……干部团是什么时候过江的,主席就是什么时候过江的。”另据周恩来警卫员魏国禄在《巧渡金沙江时的周恩来副主席》一文中回忆,周副主席一到江边首先就问:“毛主席在哪里?”指挥渡江的同志告诉他:“毛主席已经和干部团一道过江了。”周副主席点了点头,随即带领我们上了一只渡船。他嘱咐我们在船上都坐好,不要乱晃。

  巧渡天险转移胜利

  过了金沙江,就属于四川地界。在金沙江北岸的砂岩洞里,周恩来与毛泽东、朱德等根据其他渡口渡江的情况,指挥红一、三军团迅速赶到皎平渡口渡江。

  5月9日,在禄劝石板河担任阻击任务的红五军团完成掩护主力过江的任务后,也从皎平渡渡过金沙江。中央红军大部凭着6条木船,在37位当地船工的帮助下,经7天7夜的奋力摆渡,全部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长期担负牵敌任务,独立作战的红九军团,按照中革军委迅速抢渡金沙江的电令,在军团长罗炳辉等的指挥下,经会泽赶赴昆明东川的金沙江树桔渡口,夺得多条运盐船,于5月4日至6日全部渡过金沙江,掩护中共中央在四川会理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

  3万多中央红军分别从禄劝的皎平渡、洪门渡、鲁车渡和东川的树桔渡渡过金沙江,至此,中央红军摆脱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陈云同志称“红军之渡金沙江为自离江西以来,最险要亦最得意之事”。董杨

  作者单位:中共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责任编辑:董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