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民生车车信用卡

贵州土地承包制的经验及启示

发布时间:2018-11-06 17:14:35   来源: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贵州是祖国大西南腹地喀斯特地貌特征比较明显的山区农业省,土地问题一直是农民问题的关键。无论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农村土地政策都是中国共产党一项极其重要的政策,关系到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成败。目前贵州农村实行的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的双层经营体制,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的伟大创造,是马克思主义合作制理论在实践中的新发展。它打破了人民公社体制下管理高度集中统一和经营过分单一的弊端,实现了农村生产力大解放,改善了农村生产关系,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种粮积极性,为深化农村经济革奠定了坚实基础。

  一、新中国成立以来贵州土地承包制的演变历程

  新中国成立以来,贵州同全国各地一样,在党中央和西南局的领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废除地主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土地私有制,践行了中国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的郑重承诺。在社会主义三大改造中对农业进行改造,成立农业生产合作社,实行土地公有制;之后开展的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是中国共产党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全面开展社会主义建设中,为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所作的一项重大决策。它违背了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相适应的关系。由于在合作化运动的后期已出现了过急过猛的问题,所以人民公社化运动也出现了急于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情况,刮起了“一平二调三收款”的“共产风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扭转了工作中心,把以阶级斗争为纲扭转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在农村实行“包产到户 ”“包干到户”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使贵州农业大大发展;

  (一)解放初期贵州土地改革运动。土地改革从1950年冬开始,有领导地分期分批地进行。每期一般经历了发动群众、划分阶级、没收和分配地主土地财产、复查总结和动员生产等步骤。各级政府派出土改工作队深入农村,领导土改运动。大批机关干部、知识分子报名参加土改工作队,投身到这场伟大斗争中。土改工作队深入农村访贫问苦,培养积极分子,逐步把群众发动起来,建立以贫雇农为核心的农民协会,作为土改执行机关。随后,进行划阶级,开展对地主阶级面对面的斗争,揭露他们的罪恶,打垮他们的威风,并对其中罪大恶极的分子和破坏土改的分子实行镇压。在斗争胜利的基础上由农民协会没收地主的土地和财产,分配给无地、少地的农民,并在分配完成后进行复查,由人民政府颁发土地证,整顿与加强政权和民兵组织,引导农民发展生产。?

  (二)农业社会主义改造。贵州的农业社会主义改造和全国一样,大致从1951年底开始到1957年,农业社会主义改造在经历了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三阶段后基本完成。通过走合作化道路,把农民个体经济逐步转变为社会主义集体经济。1953年上半年,贵州土地改革基本完成,获得土地的农民有着极大的生产积极性,但分散、脆弱的农业个体经济既不能满足工业发展对农产品的需求,又有两级分化的危险。中国共产党当时认为只有组织起来互助合作,才能发展生产,共同富裕。于是,贵州广大农村开始了互助合作运动引导农民参加农业生产合作社,走集体化和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到1957年初,全省基本实现了农村农业合作化 。

  (三)人民公社化运动。1957年冬和1958年春,在“大跃进”思想的指引下,农村大搞农田基本建设,一些地方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在修水库、造林、抗旱中搞起了大协作。各地开始了小社并大社的工作,有的地方出现了“共产主义公社”,有的地方出现了“人民公社”。 1958年下半年,贵州多个农业生产合作社改组成人民公社,农村基本上实现了人民公社化。在人民公社化运动中,许多地方混淆了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的界限,混淆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界限,刮起了一股“共产风”,严重侵犯了农民的经济利益,挫伤了集体和农民的积极性,破坏了农村生产力,使全省农业经济的发展遭到了重大损失。

  (四)土地承包,包干到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将土地产权分为所有权和经营权,所有权仍归村集体所有,经营权则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按户均分包给农户自主经营,集体经济组织负责承包合同履行的监督,公共设施的统一安排、使用和调度,土地调整和分配,从而形成了一套有统有分、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纠正了长期存在的管理高度集中和经营方式过分单调的弊端,使农民在集体经济中由单纯的劳动者变成既是生产者又是经营者,从而大大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较好地发挥了劳动力和土地的利用率。

  二、土地承包制方法和路径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以村集体经济组织为发包方,以农村家庭为承包方,以承包合同为纽带而组成的有机整体。通过承包使用合同,把承包户应向国家上交的定购粮和集体经济组织提留的粮款等义务同承包土地的权利联系起来;把发包方应为承包方提供的各种服务明确起来。贵州各地大都采用包干到户的形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农村集体经济的主要实现形式。主要生产资料仍归集体所有;在分配方面仍实行按劳分配原则;在生产经营活动中,集体和家庭有分有合。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中国农民的伟大创造,是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产物。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取消了人民公社,又没有走土地私有化的道路,而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统分结合,双层经营,既发挥了村集体统一经营的优越性,又调动了农民生产积极性,是适应我省农业特点和当时农村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管理水平的一种较好的农村经济改革形式。

  (一)、依靠中央政策。1982年1月,中共中央批转《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指出农村实行的各种责任制,专业承包联产计酬,包产到户包干到户等等,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1983年中央文件,指出联产承包制是在党的领导下我国农民的伟大创造,是马克思主义农业合作化理论在我国实践中的新发展;1991年11月举行的中共十三届八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农业和农村工作的决定》。提出把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作为我国乡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一项基本制度长期稳定下来,并不断充实完善。中央文件和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为农村经济改革指明了方向,为在广大农村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好了顶层设计。让广大农民吃上了“定心丸”。

  (二)、广泛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农村经济改革的主要内容,在当年大有“风雨欲来风满楼”之势。这场改革举措经历了农民群众强烈愿望,自下而上,上下结合,顶层设计等环节。在中央精神的鼓舞下,贵州各地又制定符合实际的文件和实施方案。从组织领导,宣传动员,干部培训等方面做了大量细致的准备工作。省、市(地、州)县、区、乡(镇)五级都建立土地承包组织机构,以生产大队派驻指导组,对各大队的各生产小队开展家庭联产承包进行指导。形成党委负责,政府主抓,部门配合,农民拥护,社会各界协同参与的工作态势。全省上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包产到户热潮。

  (三)、走党的群众路线。土地承包到户发端于安徽省凤阳县凤梨公社小岗村西头18位农民“冒天下之大不韪 ”之伟大壮举。贵州土地承包工作充分体现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是否得到体现。尊重群众意愿这一根本遵循。上级工作组到一线指导,到位不越位,把握好尺度。主要负责文件宣传,骨干培训,政策把关方面。对于生产队土地如何分到一家一户,主要依靠村党支部村委会,村干部、村民组长和老队长老会计和群众。因此,当时各村各村民组土地包产到户的方法不尽相同。有的先评出每幅土地的粮食产量,按现有人口分到户到人;有的先测算土地总面积,按现有人口分到户到人;有的按土地位置就近、肥痩合理搭配,居住相邻几户组合再把土地分到户等等。土地承包到户看似复杂的工作,由于发挥了人民群众自由裁量权,群众支持参与的热情很高,使这项改革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完成了任务。

  三、贵州土地承包经验和启示

  土地承包责任制是放宽政策搞活农村经济重大举措,是我国改革开放第一个改革。家庭联产承包制根本上体现了农民与生产资料的直接结合,而这一直接结合的特殊形式是 “社会主义公有制”、“集体所有制”本质不变。土承包责任制使农民紧紧地与土地直接结合在一起,本质上是社会主义农村公有制的实现形式。整个改革从酝酿、调研、设计政策出台到运作,充分体现群众创造和群众意愿的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所以,贵州土地承包到户工作在不到一年时间里,顺利全面完成。并很快发挥了效益。是因为这项改革来得及时,符合民心顺应民意。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拥护。

  第一、改革必须有利于发展社会生产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对农村土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特别是农民种粮积极性提高,粮食产量大幅提升,解决了广大人民有饭吃,吃饱饭问题,激活了长期以来农村“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单一的“大锅饭”经济模式。形成了公有制经济和集体经济、家庭经济、个体经济相互推进,相互补充,共同提高,推动了农村经济迅猛发展,农村社会生产力大大提高,农民生活水平大大改善。

  第二、改革必须顺应人民期盼,顺应社会发展大势。我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农业、农村、农民“三农”问题是共产党执政基础。农村土地承包,家庭联产承包制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指引下,由农民自发,上级调研论证可行,中央正确决策进而推动的一项农村经济重大改革。他之所以得到人民的支持拥护,关键在于:改革切中大集体生产要素配置不合理,农业生产力低下,农民生产积极性不高,从生产各个环节表面看同工同酬同分配,但组织者的能力素质道德等因素,当中的不公平不公正现象到致队干部优亲厚友,吃拿卡要,社员出工不出力等问题;改革切中党的工作重心调整和转移。改革立足于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立足于农村生产状况和农村经济状况,立足于农民期盼和愿望。因此,小岗村西头18位农民立下“生死状”把土地分到户粮食产量翻番的消息传大江南北,土地承包到户已是风雨欲来,势不可挡。四十年经验表明,改革搞活了农村经济,增强了农民生产积极性,提高了土地利用率。为其他领域改革增强了信心探索了经验。

  第三、土地承包制发展方向。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农村社会生产力迅速发展,农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随着市场经济在中国的深入发展,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本身的局限性也逐步凸显出来。因此,家庭联产承包制应积极探索土地流转,农民专业合作社经营,走集约化规模化之路,以适应现代高效农业发展。

  一是集体所有制名存实亡。随着我省经济社会迅猛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现代化农业推进,为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带来挑战。农村实行的是集体经济制度,农村的土地在政策上集体所有,农民对土地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但在农村出现了农民自由处置土地的现象。有的擅自改变土地用途,自由买卖土地;国家和集体建设需要用地时与农民经常发生讨价还价,瞒天要价,甚致发生堵工强行进场施工现象,目前,在农村出现对土地长期摞荒,青壮年外出打工妇幼老弱种地现象。

  二是土地规模小,不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现代农业的发展以及农业的现代化,离开了农业科学技术的进步寸步难行。在农业发达国家,其农业的发展大都充分考虑了科技成果在农业中的推广,它们充分利用新的科学技术,发展农村的灌溉事业,普及机械化,推广生物技术和改进耕作方法,使其农业生产率大幅度提高。由于是家庭分散经营,每家每户分得的土地极其有限,每户的总产量不高,在当前的农产品购销政策下,主要农产品比较收益低。因此农民一方面缺乏积累和扩大再生产的能力,难以进行更大更多的技术改造;另一方面农民也缺乏提高农业科技水平的动力。因为每家每户土地有限,只有靠部分劳动力或劳动时间就可以耕种,不需要普遍使用机器等新技术,也不便普遍采用机械化耕种,因为小块土地分割阻碍了机械化的推广。

  三是法律可操作性不强。土地使用权没有一定的法律规范,土地使用权的主体、地位、界限、获取与转让的法律程序、法律形式及法律保护手段都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以来,土地使用权长期作为一种政策规定在运行,而不是作为一种法律规定在操作。地方政府部门征用农地政策宣传不到位,工作不实,方法简单粗暴导致的不作为乱作为现象追责不力惩戒不力;对农民自由买卖土地,擅自改变土地用途,村集体对土地监管不力对违规违法行为惩处不力,打击不力,政府管理土地疲软,把法律束之高阁,形同摆设。缺乏土地国有的敬畏之心。

  四是农业种植结构调整缺乏系统性周密性。农业种植结构调整是贵州探索山地农业发展,推行“黔货出山”走向全国大市场的重大举措。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所推行的土地经营分散化,难以协调农户在商品生产经营中的利益矛盾,难以克服分散农户在商品生产中的盲目性,经常会出现“跟风农业”现象,风一来,农户盲目跟进,生产供大于求,价格下跌,市场难找,产品难销。力不从心的分散农户经营个体,得不到市场上供求的准确信息,使农特产品经常处于一种不稳定的震荡之中,同时家庭经营的规模过小,专业化程度低,使农民也没有多少产品进入市场,即使进入市场的农产品,存在数量少,品质劣,上市时间不对路,交易方式分散,市场交易成本高。挫伤了农民对种植结构调整的积极性,也影响了农业种植结构调整质量和步伐。

  充分肯定土地承包及家庭联产承包经营责任制推行以来对农村发展的重大贡献、历史地位和作用。他其间经历了深化农村经济改革,第二轮土地承包。2016年以来实施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表明中央对农村土地承包政策没有变,土地公有制、集体所有制性质没有变;目的主要是调动农民珍惜土地,爱护土地,管理好土地的积极性。在振兴乡村战略中抓住有利时机,大胆探索土地承包与规模经营的实践模式,以土地流转方式解决地块零星分散规模小问题,以组建好发挥好农民专业合作社为平台解决农产品数量少,质量差,销路不畅问题。以农业种植结构调整为杠杆,紧紧扭住“选择产业、培训农民、技术府务、筹措资金、组织方式、产销对接、利益联接、基层党建”八要素,走贵州山区现代农业发展路子,努力使农业提质增效,使新时代的贵州土地承包制焕发青春。

  作者单位:中共黔西县委党史研究室

  联系电话:13638574198

  联系地址:贵州省黔西县行政中心一楼136号房间

责任编辑:汪东伟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