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民生车车信用卡

贵州日报评论:中正大气之作          

发布时间:2018-10-12 17:45:34   来源:贵州日报  

  关于《看万山红遍》,写下几点直感。

  1

  读欧阳黔森《看万山红遍》,尚未进入绿色万山,仿佛有一种幻觉,置身于万山的现实景象之中。我们常说,文学作品的互文现象,许多已经成为一种想象,不能互证,今天这个互文性,是现实与文学的互文,是现实与文学的互相印证、对话,可以想见,如果置身于万山,一定会有置身于生活现实又置身于欧阳黔森的文学文本中的感觉。欧阳黔森一定有许多感念,感念万山的历史沧桑、万水千山、今日重逢,我觉着万山也有感念,欧阳黔森是万山养育的,是从万山生长和走出去的,又是心系万山的,是万山的书写者。所以,这个互文性,又是欧阳黔森这个万山之子向万山的人文地理,万山的父老乡亲的一次致礼。

  2

  我读《看万山红遍》有一直观感受,叫一气呵成。这些年来,我们关于报告文学、纪实文学、非虚构写作有许多讨论,其实概念、定位的边界往往在文本这里略显苍白,往往需要修正。《人民文学》开栏“新时代纪事”专栏,两个关键词“新时代”“纪事”,并不强调文体的特殊性和绝对性,而是着眼于内容和态度。关于《看万山红遍》,一、万山红遍,会唤起历史情结,几代人的记忆;二、这个文本,会令人自然想起传统的、经典的报告文学的基本和典型范式。文学性、纪实性和给予报告文学以思想、以力量的政论性。它是纪实的、非虚构的,来源于现场的第一手采写。它是以小见大的,看似写一个区域的变化,实际辐射的是中国大地。所谓万山红遍的这个万山,“一语双关,不仅仅是我脚下的这块土地,万山这个概念,还是祖国大地的万水千山,千山万壑。”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亦实亦虚,构架宏大,是为宏大叙事。它是激情饱满的,这个激情,又和时政性相结合,又有浓重的政论性特征。这个《看万山红遍》又有小说叙事的笔法,穿插其中,偶有闲笔,其实不闲,甚或有札记笔法,有强烈的我的进入,这个我,是万山人,是对万山的历史考察和现实感受。甚至再进一步,它是有个性的,有写作主体思想情感的强烈进入。因此,它是打破边界的、是有立体感的,诸种叙事抒情方式的运用,丰富了对现实的表现力。

  3

  欧阳黔森所选取的这个题材,可称之为有难度的写作。难度之一,在于万山是他的家乡,他的生命根源在铜仁,他和铜仁的人文地理关系,他虽然离开故乡,但千丝万缕的联系和信息关切不能割断。这本来不是难度,反而成为难度。因为,写作本身、题材本身又要求作者尊重事实、尊重科学,理性地处理感情、理性的表达,作品读来,能读出浓浓的情怀和科学理性。难度之二,这个题材站位很高,连接着最高端和祖国边疆的万水千山,千山万壑。要求书写者有很高的思想水平,政治把握,对时代命题、民族发展命题的感知和把握。并且需将对大政治、大走势、大时代的理解把握贯穿于文学化的书写中,是对写作者的要求。这个文本显示出,作者欧阳黔森有驾驭大题材、书写大主题的能力,整篇激情贯穿,一气呵成,有中正、大气之象。

  书写新时代、新事象、新经验、新人物、新思维,必须有一个关注,关注上,关注高端思维,顶层设计;同时也要有另一个关注,关注下,关注地域政治经济社会的整体运动,这个运动过程往往包含着中国基层前沿生活的新动向、新愿景,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和心理诉求,这是欧阳黔森写作中一贯的基本理念,而在这部《看万山红遍》中,作家有天然优势——在某些方面,他的精神谱系和万山的精神谱系具有同一性,要求书写者的精神世界和描写对象双重对象化。《看万山红遍》完成了两个关注,即关注上,又关注下,上和下的统一。即追求高度,又讲究落地。这当然来源于作者对民情民意的了解和对整体的国家愿景和民族走向的把握。

  4

  我借一个词,叫“文明的冲突”,这是西方人描述地缘政治常用的一个概念。读《看万山红遍》能读出作者关于社会文明的思考。这个文明思考的形成,离不开作者青年时代职业的熏染,对大自然的感受,包括忧患,离不开作者对书写对象变迁史所作的考察,所得出的结论,更离不开整个国家发展大理念的照亮。从遥远的古代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到今天的历史梳理,从封建时代皇权的物理、生命认知到新中国成立后的一段辉煌,又经历枯竭衰落,再在新时代发奋崛起再生,从大自然的代价到万山几代人的奉献与执着,从历史的必然要求和因为环境背景而发生的这个要求实际上不可能实现的冲突,到民族现代化道路的选择与曲折历程,作品触及到了不同社会状态下,不同认识状态下的时代命题。

  作品强调一个“绿”字,突出生态。对生物生命世界的

  认识,社会生命和非社会生命相互维系的现代文明观,人类社会与生态环境大循环的理念。因为有地质经历培养的人文素养和自然观、文明观,在《看万山红遍》中隐性地铺展着,这个文明观的演进,又扣着近现代以来我们国家民族的道路抉择和精神历程。(李国平)

  (作者系《小说评论》主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评委)

责任编辑:彭钥嘉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