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民生车车信用卡

【美丽中国长江行】建海绵城市还水于自然:美丽中国长江行走进贵安

发布时间:2018-05-17 11:11:34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5月16日," 美丽中国长江行——共舞长江经济带 ·生态发展看贵州 " 网络主题活动采访组,先后前往贵安新区和贵阳市花溪区,探访污水处理,看生态城市、乡村建设。

  贵安新区月亮湖

  生态处理污水 排放近饮水标准

  湖潮乡芦官村,村外洼地中长满了高高的挺水植物,几只鸭子在水中游弋、觅食。不远处,一道不算太高的山脊,是长江、珠江水系的分水岭。

  靠长江一侧,一个生态污水处理厂正在进行最后的施工。位于芦官村的这个污水处理系统,主要依靠洼地中的挺水植物,对简单处理后的污水,进一步净化后达标排放。

  舒永盛,贵安新区规划建设局副局长,对于新区的污水处理系统,了如指掌。

  " 这些挺水植物,与污水处理设备联合运行起来,一天能‘吃掉’400吨以上的污水。" 舒永盛说,处理能力能消耗掉芦官村的生活污水,以及降雨后形成的地面污水。

  车田村农村污水处理系统

  像这样的污水处理厂,贵安新区计划建设33个,覆盖境内全部村庄。已建成投用的车田村污水处理站,经过植被、工业设备共同处理后的水,能达到一级A类标准。

  "这是国家规定的城镇污水处理最高标准。" 贵安新区绿兴环保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为(音)说,按这个标准排放的水,稍加处理后,就能直接饮用。

  污水处理前后对比

  车田村内经营餐饮徐祖琴承认,污水处理到位,村子里很干净,门口的车田湖水很清,来这里玩的人越来越多。平时,她家每天接待大约80名游客。周末,则有 200至300人。

  建海绵城市 还水于自然

  除了污水处理,另一种生态的方式,更是贵安新区的一大亮点—— "海绵城市" 建设。

  "海绵城市" 是新一代的城市雨洪管理概念,是指城市在应对环境变化和雨水带来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 "弹性"。

  "简单说,就是下雨后城里不再‘看海’。"贵安新区海绵城市 "建设者之一的卢金山说,而且还能把雨水收集起来,利用草地、湿地等,对雨水净化后储存使用," 让水源于自然,归于自然 "。

  贵安新区是全国16个 "海绵城市" 试点之一,计划在这方面投入65亿元以上。

  月亮湖,是贵安新区 "海绵城市" 的浓缩,处于贵阳市饮用水源之一的花溪水库上游,也在贵安新区的中心。" 海绵城市 " 的理念,在这里充分展现——

  所有的道路,都采用了有良好渗透性的材料铺设。下雨时,雨水自然渗透到路面下的盲管,进入绿地下存储,并在干旱时缓慢释放出来,滋润植物。

  绿化带中的排水系统

  道路旁,有一道浅浅的植草沟。下雨时,路上的雨水汇聚到植草沟后,又流入旁边的种着挺水植物的雨水花园,经过植物24小时净化,达到三类水标准后,进入月亮湖。

  路面吸水系统

  月亮湖的湖岸,一改过去修砌挡墙的做法,采用了具有自然渗透、净化功能的生态泊岸。

  舒永盛说,新区规划范围内的道路、小区、商业街区,都必须采用这种设计理念。" 若来贵安建项目,就要按‘海绵城市’理念设计和建设。" 他说,这在招商时,会作为非常重要的条款,写进协议。

  " 下游是贵阳市饮用水源,是长江的大支流乌江,我们必须对下游水质负责。" 他说。

  贵阳市花溪区:一口老龙井 酿出百年甜蜜生活

  烈日当空的正午,坐在大树下的古井边,一群布依族老人看着走进村里的人,热情地打招呼:这水很好喝的,你捧起来就能喝。

  这口古井,叫做龙井。旁边的牌子上说,龙井村建于明代末期,有好几百年历史了,名字因这口井而得。

  从大树下岩缝中流出的水,在四四方方的井中停留一阵后,通过口子流出,再顺着水渠,从村子中间穿过。清澈的井水,给村里人带来延续数百年的产业——酿酒。

  龙井村,共有354户、1232人,现在还有70%在从事酿酒。而早年,全村所有的人家都在酿酒。

  基于甘冽的井水,龙井村人用不同的稻米,酿造本民族传统的辣酒和甜米酒。每秒出水量5升以上的老龙井,为这个高耗水的产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源。

  酿酒业的发达,弥补了龙井村荒山多、田土少的先天不足——全村人均耕地仅0.8亩。

  龙井村人,将龙井水视为大自然的恩赐,充满敬畏,更爱护有加。村规民约中,规定不得污染古井,不得在古井旁喂牛、喂鸡等。此外,每家人都有自己的污水处理池,所有的生活污水,在自家池子里简单处理后,集中排放到管网中,再进入污水处理站。

  " 保护好古井,就是保护村子的未来。" 村主任龙发云说。

  龙井村的米酒除少数留给自家饮用,主要送到一公里外的青岩古镇,或是更远的贵阳市区销售。" 平均每家每年出酒5到6吨。" 龙发云说,这是全村最大的产业,根据不同的种类,按每斤10元或25至30元的价格算,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除了酿酒业,村里还发动有蜡染、刺绣技术的村民,集中起来做蜡染、刺绣产品。" 希望这两个‘女人的事业’,能成为新产业。"40 多岁的布依族妇女陈恒芬说,她现在就在村里的刺绣工坊里,和 40 多位布依族妇女一起做刺绣。

  贵阳晚报全媒体记者 黄黔华 张志红

  视频剪辑 赵越洋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