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民生车车信用卡

自认少年老成 袁弘:我是个严肃的人

发布时间:2018-04-10 10:48:53   来源:新华网  

  《射雕英雄传》

  《仙剑奇侠传3》

  《步步惊心》

  《平凡的世界》

  《解忧公主》

  《长歌行》

  微博已经成了袁弘和张歆艺秀恩爱的重要阵地。

  微博已经成了袁弘和张歆艺秀恩爱的重要阵地。

  微博已经成了袁弘和张歆艺秀恩爱的重要阵地。

  顶着“古装剧小王子”的头衔出道,袁弘的演艺道路如同其他有内心追求的演员一样,从未满足于在一部作品中安静地做一个美男子。

  所以,在当年《步步惊心》大火之后,他没有继续在古装偶像剧的道路上奋马扬鞭,而是转向各种不同角色的尝试,也因此,才有了后来《平凡的世界》里他演绎的那个贫苦坚毅的农家子弟孙少平。

  不管是对演戏还是生活,袁弘偶尔赌气和不服输,但从不纠结。他只管努力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其他都交给命运。在他看来,重大事件的节点上,都是命运安排好的。

  虽然在微博上经常带着一股轻松随意的“不正经”气息,私下聊天中的袁弘时不时会透露出一股严肃劲儿。他说自己小时候就少年老成,所以学生时代一直被同学叫做“老袁”。

  “我本质是很严肃的人。不能好好聊天,一聊天就容易聊严肃了。但日常能触及到本质的时候也不多。”说完,袁弘又一脸阳光地笑了。

  A 儿时的梦想是做军人、科学家

  袁弘1982年出生于湖北武汉,从小过着规矩周正、按部就班的少年生活,就连儿时被灌输的梦想也是做一名解放军或者科学家,保家卫国、为祖国建设做贡献。

  但袁弘又有那么一点的格格不入。一次,因为看了TVB律政剧,浑身热血被点燃,写了篇作文长大要当律师。结果,读作文时身边同学连连侧目:这哥们怎么想的?

  人在命运的交叉口往往是无意识地被推了一把。

  袁弘把自己考入上海戏剧学院的经历也看做是,命运的安排。

  高考前,一个同学说,要考北京广播学院,已经订好了来回车票和旅店,他怂恿袁弘,“一起去吧,你只要跟家里要来火车票钱,其他的跟我一起住就可以”。

  袁弘决定去试一试。

  他一路进了三试,老师要求演小品,他也不知道什么叫演,就按老师说的去做,形体只会做广播体操,老师说“那你就做操吧”。考声乐,唱了一首刘德华的《忘情水》,配合一个手拿麦克风的深情状,把老师都看乐了。三试之后,学校发来文化课考试通知,袁弘一想,就读这个吧,北京广播学院表演专业,也挺好的。

  结果袁弘的同学没考上,要继续参加上海戏剧学院在武汉的招生考试,并再次邀约袁弘陪他一起考。袁弘说我不考了,广院要我了,但妈妈跟他说,“人家当时拉你考,你才能考上,现在人家考这个,你有考试经验,去陪陪他”。就这样,袁弘又参加了上戏的招生考试,并最终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

  进入大学后,面对全班的文艺特长生,袁弘如同“段子”般存在着。别说表演经验,唱歌跳舞也不拿手,就连普通话还说得一口武汉腔。为此,他狠狠练了一段时间,起晨功,每天早上起来压腿、练台词。到了大三时的实习大戏,老师让袁弘演男主角,那一刻,他找到了做演员的自信。

  B 拍《步步惊心》没抱太大幻想

  袁弘上大学时正赶上国内偶像剧起步,不少港台公司来挑演员。他刚一进大学就有台湾经纪人想和他签约,结果他把人家聊得很郁闷。“我说我不签约,我的目标是要进入北京或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做人民的演员。”后来他还是签了经纪公司,签约三年赚的钱超过了妈妈一辈子的工资,他很知足。

  毕业后,袁弘开始不间断地拍戏,从电视剧《射雕英雄传》里腹黑狡黠的杨康到《仙剑奇侠传3》里温柔善良的云霆公子,每一个角色都是风度翩翩的古装美男。

  2011年《步步惊心》大红大紫,袁弘也凭借十三阿哥胤祥一角成为当红偶像小生。十三阿哥潇洒不羁而又重情重义,非常有观众缘。

  其实,在拍《步步惊心》的时候,袁弘已经出道七年,这七年里他学会了一件事,不要对一部戏抱有太大的幻想和期待。所以,起初他也只是单纯地被这个角色打动。“整部小说我最感兴趣的人物就是十三爷,小说把他写得特别帅、特别有范儿。他在国家权力最顶尖、最复杂的地方,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牵涉到巨大的政治经济利益。在这种地方能洒脱潇洒,来去自如,是大智慧。”

  《步步惊心》后,从《真爱惹麻烦》到《天使的城》,从《华胥引》到《长歌行》,袁弘开始尝试不同风格的角色。在电影《杠上开花》中,他饰演一个有文身,脖子上挂大金链,穿花衬衫,踩着夹脚拖的小混混,拿着大哥的气概,哼着“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寻找着自己的明天。

  袁弘也在寻找,因为从出道就在演偶像剧,他试图脱下“偶像演员”的包装,干点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

  C 减肥20斤只为演好农家子弟

  从《步步惊心》的“十三爷”到《平凡的世界》的“孙少平”,对袁弘是一次转变。

  2015年,袁弘在根据路遥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中,扮演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家子弟孙少平。一开始看小说的时候袁弘感到有点难以进入,因为这个角色离他太远。可是后来看进去,觉得有意思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要演,“我自认为没有偶像包袱。这个事我是可以做的,你们给我贴这些标签,我就要证明给你们看,我不是那样的。”

  带着一点赌气和不服气,袁弘接下了《平凡的世界》。开始演了,才觉得真的很吃力。首先面临的就是减肥,因为孙少平是一个在劳动中饿晕过去的中学生,得瘦到什么样。袁弘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减肥20斤,每天只吃很少的水煮菜叶,没有油,水煮几片肉,然后疯狂地运动,从146斤左右减到126斤。一次在俯卧撑做完之后,袁弘躺在垫子上休息,直接睡着了。

  而剧中的孙少平也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家人期待他做个好学生以后当上村长,可是他不要体制内的工作,想要去陌生的世界闯荡,吃不饱、穿不暖,加上还要干重体力活儿,跟袁弘当时的状态很像,在那一瞬间,他一下找到了孙少平的魂。

  “我总是想要求自己,做一个演员,演员就是什么样的角色都能演。”

  新鲜问答

  我没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新京报:你的很多粉丝都觉得,以你的条件应该比现在更红。

  袁弘:我觉得无论是粉丝还是身边的朋友,是特别真心为我好,就像我家人一样。我也相信我可以更好,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潜力没有发掘,我能看到自己还在进步。

  新京报:婚后的你有什么变化吗?

  袁弘:其实结婚是很水到渠成的事,之前没想过,中间也没策划,自然而然就发生了。肯定会有改变。婚前还可以出去浪一下,婚后男生会更加有责任感。单身没所谓,干吗都行,想怎么活怎么活,但结婚后,要对家庭有责任。

  新京报:总的来说,你有成为小时候自己喜欢的那种人吗?

  袁弘:我小时候不喜欢被规矩、被约束,很讨厌成年人之间虚伪的沟通方式,喜欢简单直接纯粹的东西。现在的自己也不能说完全做到了,太难了。但是我没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最起码小时候碰到现在的我不会讨厌。

  朋友眼中的他

  爱操心、温暖、热心肠

  在圈内,袁弘和胡歌的友谊历久弥新。两个人是大学同学,从大学时就天天黏在一起,有段时间两人正好一起在横店拍戏,袁弘就天天跑去胡歌的剧组蹭盒饭。

  袁弘对朋友的好从粉丝发帖就可以略见一斑,粉丝称他“比当妈的还操心”,探班的时候,要是天热下雨,或者现场太偏远,他会给粉丝买喝的、叮嘱带伞、催粉丝不要晚归注意安全。

  袁弘的精神世界包罗万象,有网友曾经总结过他近些年推荐过的书,包括詹姆斯·沃森《不要烦人:科学生涯经验谈》、约翰·斯卡尔齐《来自12个星球的敌人》、道格拉斯·亚当斯《银河系漫游指南》、略萨《谁是杀人犯》、菲利普·津巴多《路西法效应》、张发财《历史就这七八样》等等。

  袁弘和张发财也是一对“神交”的朋友,两个人曾经在长沙喝了整整一个晚上的酒。虽然这顿酒局约了很久,但袁弘坚持等到所有的录制工作都结束,找到张发财说,这下咱俩可以踏踏实实喝了。张发财形容袁弘是“太阳能似的温暖”。喝酒过程中,袁弘会不断劝阻朋友,少喝点慢点喝,并不停找来各种吃的和水帮朋友解酒。

  袁弘曾经在微博上推荐过作家阿丁的书《无尾狗》,也因此和阿丁相识。虽然两个人仅仅是“网友”,阿丁在办自己的电子杂志时遇到困难,袁弘二话没说就出手相助。在阿丁看来,袁弘在演员里很特别,“爱读书、善良、三观正,古道热肠。”

  爱情篇

  一场“厨房轰炸”之后……

  袁弘和张歆艺最初相识在2014年合作的电视剧《解忧公主》中,两人分饰男女主角。这不仅是二人的第一次合作,也是张歆艺第一次出演古装剧。因为表演风格起初俩人互相看不惯,一个觉得对方表演随意,一个觉得对方永远端着演,转个身都要带范儿。

  《解忧公主》后,二人又合作了一部现代剧《穿越谜团》,彼此才有了足够的了解,而爱情也随之萌芽。

  拍完《穿越谜团》后,袁弘去参加了真人秀《真正男子汉》,在军营里他吃到了这辈子没吃过的苦。心理和生理都在一个极限的情况下,袁弘告诉自己,能不能想点开心的事情,第一反应就想到了张歆艺的笑,那种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笑。

  录完节目,满身疲惫、累到浮肿的袁弘回到北京,约张歆艺吃饭。当时两人还怕出去吃饭被人误会,袁弘就跑到张歆艺家里打算下厨露一手。一通折腾,差点把整个厨房炸掉的袁弘,大费周章地做了一顿饭。做完吃完后,因为太累,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弄得张歆艺在想这个人怎么回事,是装的吗?

  在那顿“厨房轰炸”的晚餐之后,袁弘、张歆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2015年5月20日,两人公开承认恋情。

  这一场爱情也被袁弘形容为,命运的安排。

  两个合适的人在一起,很奇妙的一件事就是从前不能容忍的小细节,到了这个人身上完全可以容忍。张歆艺性格爽朗,感性、随意,袁弘则注重细节,连袜子也要归类放清楚。但直到一天袁弘在张歆艺的一堆袜子中发现了自己的袜子。

  两个人也坚定地维系着远距离的爱情。张歆艺在青岛拍戏,袁弘就半年飞了七趟青岛。张歆艺喜欢率性而为,袁弘都依她。“比如她说,老公,咱俩今天睡大街上,我说,行,我买帐篷去。”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艺人供图

责任编辑:汪汀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