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民生车车信用卡

驻村民警张宏波的一天:开口必说“我们村”

发布时间:2017-11-15 09:15:37   来源:贵州都市报  

  张宏波特意为塘贯村制作了脱贫攻坚“作战图”。

  本报记者李盈 实习生 甘良莹 庄肖飞 摄影报道

  脱贫攻坚,每个贫困村都有来自县级各单位的驻村人员。驻村民警张宏波觉得,驻村生活条件虽然艰苦,但是看到村子一天天在发展,“心里高兴。”

  外来人

  早上十点钟,塘贯村委办公室就热闹起来,大家正在开会讨论村里的各个扶贫项目进展。会议室里,有一位“外来人”,他穿着深蓝色警服,直挺地坐在椅子上。听到关键话题时,微侧身子,在本子上“沙沙沙”地记录。本子的内页已经磨得卷起了毛边儿,大半本一页一页爬满了字。

  他是紫云自治县公安局宣传科的干警张宏波。2017年7月,33岁的张宏波被派到紫云县公安局的对口帮扶点,紫云县猴场镇塘贯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驻村扶贫。

  塘贯村,是紫云自治县最远的贫困村之一,距离猴场镇30公里。塘贯村四面环山,总面积8.3平方公里,共142户783人,贫困户44户187人,贫困发生率为23.88%,属于一类贫困村,也是猴场镇6个深度贫困村之一。

  被派驻村,对他来说,有点突然。出发来村子的前一天,他才知道自己被派驻村的消息。他坦言,局领导找他谈话,他前半程是愣的,后半程才清醒过来。“想想也习惯了,公安系统,遇到突发是常事嘛。”缓过神来,他就开始盘算:“到下面驻村扶贫,我能带些什么项目下去?”

  他想到了小龙虾。不久前,张宏波有个好朋友在县城开了一家小龙虾店,生意火爆。他跟朋友打听过,店里的小龙虾是从浙江进来的。当时他就感叹,“这也太远了吧?”

  在领导的办公室里,这个思路被接起来。“现在小龙虾市场那么大,也许可以试试搞养殖呢?”

  第二天,他下村了。出发前,局里举行了一个简短的出发仪式,驻村的干警们集体宣誓,“不脱贫,不回来!”

  猴场镇离县城有80多公里,工作七年,这是张宏波到过的最远的紫云的村子了。塘贯村终于出现在眼前,张宏波的心凉了半截,放眼望去,村子找不出一块平地,“这样的地理条件,怎么发展产业?”

  村里人

  如何发展产业,是四个多月来张宏波一直在思考奔波的事情。这天上午会议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讨论下个月即将启动的养猪项目。项目资金一直在审批中。开完会,张宏波匆匆吃了几口饭,又赶往猴场镇去催资金,顺便找教育局谈“校农结合”。

  到村里之后,张宏波先走访农户。一个多月的时间,塘贯村的四个组被他走了个遍。他发现,原来养殖小龙虾的想法,暂时不可行。不过,村子可以发展养猪产业。“养普通的土猪,几乎每户农户都会。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规模化。”

  听说别的镇搞养殖业,有农业龙头公司合作,张宏波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模式,就四处去找农业公司。他一趟趟从村子往镇上,往县城甚至省城跑,可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公司。

  “找不到公司,我们就自己干。”虽然有些难过,张宏波却并不气馁。

  养猪项目最大的问题在于资金。按照相关政策,每个贫困村有一定数目的扶贫资金。张宏波想到,塘贯村可以申请这笔资金作为养猪项目的启动资金。申请资金下拨,需要做可行性报告。张宏波就跟村干部一起,到处找适合建猪舍的地方;挨家动员农户参与养猪项目;晚上回到住处,再用手机计算器,一笔钱一笔钱地加减乘除,做预算。

  没有龙头公司帮扶,销路也是一个问题。做可行性报告的时候,张宏波就四处打听。他从县教育局那里知道了一个叫做“校农结合”的项目。

  “就是说,将全县中小学的营养午餐的食材来源,与县里扶贫的种养殖业结合起来,自产自销。对于发展种养殖业的贫困村来讲,这当然是个很好的市场。”张宏波介绍,现在,塘贯村未来猪产业的销路,已经跟教育局谈得差不多了。“现在就等着资金下来,我们这个产业就可以搞起来了。我们首批准备养100头左右,可以带动农户20多户。”

  下午,赶往镇上的路,起了雾。出村的路上,张宏波的车和另一辆进村的车狭路相逢,他老道地完成了错车。四个多月,这条路他已经熟悉得像回家路。塘贯村好像也成了他的另一个家。跟外人说起,他开口必说“我们村……”他已经成了塘贯人。

  管家人

  在镇上处理完各项事务,天已经暗下来。张宏波看了一眼表,已经六点多。他盘算着,学校已经放学,要不要给孩子打个电话?

  他要打电话的这个女孩在县里读高中,并不是他的孩子,却让他很牵挂。“我们村的孩子,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尽管张宏波也才33岁,却好像扮演着这个19岁的女孩子父亲的角色。

  女孩子是塘贯村人。几个月前,张宏波几次去家访,这家农户都没有人。向人一打听,才知道,这家人有两个孩子在城里读书,另一个本来读高二的孩子,为了生计,跟着父母去浙江打工。“可惜了,这女孩子学习成绩很好,但是他爸妈供不起三个孩子。”村主任向张宏波感叹。

  张宏波立即给女孩子打了电话,没人接,他决定第二天再打。第二天一早,女孩主动打回来。“想回来上学吗?我帮你。”女孩子愣了一下。他又补充说明自己的身份。女孩子才小心地说,“想。”张宏波记得,女孩子的声音很小。“那就回来,我帮你重新读书。”电话那边先是几秒钟的沉默,又是带着哭腔的感谢。

  放下电话,张宏波就跑到县教育局、扶贫办去了解情况。实际上,女孩子家属于建档立卡户,按照相关政策,她可以享受从小学到高中十二年的学费减免,生活费也有一定补助。

  “现实情况就是这样,很多农户不了解政策,供不起孩子读书,就偷偷带着出去打工。”张宏波很无奈。“所以我们驻村,政策宣传这一块也是重点。”

  打完电话的第三天,女孩子就从浙江回来了。张宏波自己掏钱请女孩子在镇上吃了饭,又给她置备了学习用具,生活用品,带着她去学校。到了学校,班主任外出办事不在,校长把女孩子安顿好,建议张宏波先离开。可张宏波坚持等班主任回来,“我要知道我把孩子交给了谁啊。”他说,就跟送自己的孩子上学一样。

  重新有书读的女孩子,给张宏波发了很长的短信,结尾时候,她说,“我一定好好学习,感谢你。”可张宏波觉得,感谢与否不重要,他不希望女孩子背负这种感恩的压力。“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

  不过,张宏波很珍视女孩子给他发的短信。他明白,女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也是村子未来的希望之一。

编辑:何莹莹

统筹:刘瑾龙

 编审:刘文强

 

 

责任编辑:何莹莹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