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民生车车信用卡

贵阳寻城——朱官古堡寨门立

发布时间:2017-05-31 11:32:16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大门洞“永胜门”

  清道光年间的碑刻与讲述者罗焕明

  门洞上的“野鹿衔枝”

  一大户人家的槽门,门石上有祥云绕寿

  寨民收集的部分柱础

  石制水缸

  大门洞悬顶构建

  朱官古堡位于今白云区麦架镇小桥村朱官寨,为明洪武年间驻军遗址;现存清乾隆年间建造城堡前后门各一座。青石古驿道、营盘坡故址;庙宇柱础、石缸花雕散布寨野;“关门田”“红前白后”习俗百年延续;身居古堡,朱官人未忘来路,也与时共生。

  风貌  

  朱官堡距离白云区麦架镇政府西北约四公里处,驾车沿白修线与麦沙线立交桥下右转,入朱官寨需过一涵洞,“朱官石门洞”于当地,尽人皆知。

  古堡大门“永胜门”石条砌,上刻“野鹿衔枝”、花鸟鱼兽;洞墙绿藤攀挂,内接青石古驿次阶登顶,岁月侵蚀泛出光滑;沿道两侧虽有老宅古墙,也多挪用新楼屋基;柱础、石磨、水缸散敞,或于地埂菜园、或于门前圈旁。

  门洞只见人或者牲畜往来,绝无机器鸣响。偶遇乡间货郎,挑担喊嗓,转悠古堡,廉价物件总能吸引儿童的目光;庇荫处,手持烟斗的长者,背靠石院墙,时而话谈,言语间仿若也有古堡驿道上的旧时光。

  溯源

  综合史料记载,朱官堡始建于明初,兴盛于清代,与周边程官、沈官等地一样,被列为明清时期贵阳地区有名的“养马十三官”。明初,中央王朝为加强对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控制,在贵州等土司统治地交通要隘设置屯堡,遣兵屯戍,形成“土流并治,军民分营“。洪武四年(1371年)12月设地方军事机构——贵州卫。

  郭子章《黔记》记载:“朱官堡为贵州卫中千户所四百户。”首任百户所长官为朱姓,是明军屯兵戍守之地,故名朱官堡。古堡前后门洞建有两座拱桥直通水西古驿道经堡属鸡公屯由堡侧穿过,为旧时贵阳通往水西(今黔西、大方境内)的交通要道。

  现存“永胜门”为城堡前门,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建,门高3.5米、宽2.4米、深3米,均为青石料砌筑。古堡内, 道光十四年(1834年)增修的后门洞“德胜门”,门上镌刻着“德胜千古”字样。连通前门与后门间,如今尚有古驿道数百米。

  2009年,村民集资于前后寨门处分建三所土地庙,并将捐资者碑刻留名。

  记忆

  朱官堡后门洞口处,尚有一块清道光十四年立碑铭刻,这是早年寨中改修道路,于“前门口”挖掘并转移到此,碑文记载了旧时朱官堡作为贵阳至修文、毕节等地的交通要道,并自然成集入市。

  “解放前,朱官还是大行政中心”,寨中年过八旬的老人还记得,那时,朱官还管辖潮水河、青山、沈官、小桥等寨。不论是春种秋收的时令还是纳粮防患,周边寨人代表都要汇聚朱官议事。

  廖、曾、陈、徐姓于当下近八百人的朱官是大家族,反而朱姓偏少。62岁的村民罗焕明回忆,二十年前的朱官还是清一色的小青瓦板壁房,寨中除几大户留有青石槽门外,多是6X10米见方的居所,密布于古驿道两侧的古堡内,被两丈高的寨墙合围,墙外到处是“咬人的荷马草”。

  寨中有一高地,当地人至今还喊“庙顶上”。63岁村民徐发明还记得朱官大庙垮塌前的样貌:四合天井、内供各路菩萨,柱础上架起的是麻桑树,单棵直径不少于60公分。“父辈们曾在里面读过私塾,听说当年为庙做饭的食堂占地就有三四百平大”。

  2009年,朱官修路,村民集资在前门洞和后门洞分别修建一所土地大庙,和两所土地小庙。“一方土地、一方菩萨、保佑一方人”,朱官人建庙时又对古寨门进行周边排水和裂缝进行部分补修。

  在朱官,至今延续着堡内风俗“红前白后”。婚嫁迎娶、添丁庆寿必从前门洞出入;老人过世及其他不吉之事必从后门洞出入。

  周边

  有关寨门的神护在当地还有未尽的延续,出后门洞几百米外,还有一片两亩多宽的“关门田”。老人说,旧时,两大寨门都是“晨开暮闭”,寨中会推选最有威望的人负责这一事务,“关门田”为集体种收,所得即为专职看门人的工饷。“关门田”虽已分产到户,但名称从未更改。

  在朱官,年长者都会哼唱一首童谣:“朱官出股好凉水、养活周边几寨人……”。罗焕明说流经朱官寨门前的“小曲河”源头是邻寨潮水河的一洞山泉,河水绕寨养田,于沈官桥附近汇入麦架河。

  “二十年前,家家有木桶,都是挑河水吃”,但近年修路改道,建厂造屋对河水污染较重。与朱官古驿相连横跨潮水河道的古桥曾有四座:朱官门口桥、王大桥、三岔口桥、大水田桥,后在修路时部分被掩埋。其中与大门洞对望的朱官门口桥由五块大石板搭建,形如四人抬轿,寨中老人至今仍戏说是:“抬奢香夫人”。桥头三人合抱的古树也在上世纪60年代中被当地人砍倒作为“榨油桩”。

  与后门洞对望的还有一高拔梯山——营盘坡。相传,这是守护以朱官为中心的“放哨坡”“信号塔”。早年的城墙屋建已经垮塌,登顶仍可窥其风貌。山腰及其周边山野还有古墓,“朱洪武墓”“赵三大人墓”,于外界,鲜为人知;于朱官人,或是世守古堡的又一处情结。

  本报记者 张志红 文/图

责任编辑:彭钥嘉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