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广东率先试点门诊只看病、不卖药:这家医院没药房

发布时间:2017-02-28 17:07:4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要求推进医药分开。《意见》提出,门诊患者可以自主选择在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购药,医疗机构不得限制门诊患者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具备条件的可探索将门诊药房从医疗机构剥离。

医院不卖药了,此举有几大好处:减少患者排队拿药的时间,市场上的药店互相竞争促进药价降低,减少医生通过滥开药品吃回扣。

元宵节后,广州市民何小姐来到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看病,在手机上用支付宝缴完药费后,拿着处方单的她却满医院找不到药房,最后被告知该院自2月8日起,就将成人门诊药房移出了院外。在医院附近一家名为“大众医药妇儿中心店”的药店,她在店员指引下在自助机报到后,不到5分钟就拿到了自己的药。

作为广东探索“医药分开”的试点医院,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率先取消门诊药房,让不少像何小姐这样的患者第一次体验了医院看病、药店买药的新鲜感觉。“这措施挺好,既避免了患者排队等药,又有利于减少医生灰色收入。”她感慨。

跑去外面买药折腾吗

药店窗口足、门店多,反而更省时

事实上,早在2016年12月16日,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和广药集团合作专门设立的大众医药妇儿中心店就已开张试运营,该院也开出了第一张医药分离处方,不过那时候试水的只有妇科门诊。今年2月8日起,全部成人门诊处方(包括产科、中医科、成人内科、普通外科、乳腺外科等科室)都需要在药店取药。下一步,该措施还将覆盖儿童药房。“医院仅保留急诊药房和住院药房以及静脉药物的配置,此外还有一些法律规定不允许在药房出售的特殊药物,主要是精神类用药和麻醉类用药。”医院药学部部长陈怡禄介绍。

推动医药分开,首先是便利患者,改善了就医体验。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门诊量常年居高不下,日门诊量1.4万,为了缩短患者就诊等候时间,该院一直致力于信息化建设,患者挂号、支付、报告单查询等多项功能都可以在手机端实现。然而,患者去药房拿药却仍然需要排队苦等,平均候药时间长达二三十分钟,高峰期甚至可能需要一个小时。副院长冯琼表示,药房业务“外置”之后,可以大大缩短患者及家属在院内的等候时间。“我以孕妇或抱着孩子的家长们的缓慢步速测算过,从医院走到药店只需5分钟,在那里拿药几乎不需要等待。”如今每天都有400多张处方到药店取药,每人取药时间平均约10分钟。

同样是药房变药店,院内到院外,为何效率能提升这么多?原来,过去药房虽然有10个左右的取药窗口,但成人、儿童门诊的药都得从这里出,其中儿童门诊又占多数,平均下来可供成人取药的窗口只相当于3—4个。

而如今,记者看到,虽然只有一家药店,但开了8个窗口,只面向成人。医生的处方开出后,即刻就传输到药店,在患者往药店走的过程中,后者就同时着手配药了。再加之药店使用了更先进的自助报到机,一扫处方上的二维码,就知道该去哪个窗口拿药,做到精准对接。

有人要问:“以后医院的儿童门诊药房也移出来,到那时候不是一样挤吗?”对此,陈怡禄摇摇头,“完全不用担心。”她说,之所以选择与广药集团合作的原因之一,正是看中了它在珠三角地区拥有60多家药店,在广州就有30多家,不久之后医院合作的药店会越来越多。从一个医院一个药房变成一个医院几十家药店,患者可以随时到就近的药店取药,可望分散人流,避免扎堆。

对降药价能起作用吗

未来合作药店增多,竞争会促降价

把药房移出医院,不仅仅是一个换汤不换药的地点变动。据了解,大众医药妇儿中心店完全隶属广药集团经营,在收入上与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没有任何关联,双方仅仅是处方信息系统的对接,以便医院通过闭环管理实现对药品采购、销售的监控。也就是说,无论该药店卖多少药,和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都没有“半毛钱”关系。此举也被舆论和专家认为是真正打响了广东公立医院医药分家的第一炮。

“医药分开最终的目标,是希望患者拿到经过医院审核的处方后,可以去任何药店取药,医院只负责审核处方是否正确用药、合理用药。未来医院不再将药房作为重点,而是可以专心做医疗。”广东省委党校副教授陈晓运表示,顺着这条路径坚持走下去,“医院既看病又取药”的传统就诊流程将被彻底改变,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可望进一步阳光化、透明化,以药补医的模式也将被打破,从而真正起到降药价,缓解看病贵的目的。

当然,医院方也坦言,由于刚刚蹒跚起步,合作药店只有一家,尚未明显看到降药价的效果。但冯琼明确承诺,合作的药店也与医院药房一样,执行政府指导的最高限价,只可能低于而绝不会高于在医院买药的价格。未来随着合作药店的扩增,患者自然会选择到就近、方便、便宜的药房取药,药店之间正当的市场竞争,会对药价降低起到积极作用。

开方吃回扣能杜绝吗

都去院外买药,无法统计处方流向、数量,没法给医生回扣

对于医院来说,药品收入一直是医院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这也是长期以来医药分开雷声大、雨点小的症结。

记者也获悉: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过去在药上的收入占近三成,贸然把这块剥离,医院如何舍得?再有,药店也是医院指定的,由来已久的通过多开药获取收益的潜规则和医生开方收受回扣的寻租行为,会不会通过变相的方式继续延伸到院外的药店?

对此,记者从广东省卫计委了解到,广东今年启动的全省综合医改工作中,公立医院将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加之在制度设计上,医院和药店是两个不同的经营主体,人、财、物各自独立,医院本身并没有多开药的动机。而且合作药店也不是医院指定的,只不过眼下只选择了一家药店合作而已;未来也不仅仅局限在广药旗下的那60家,这个大门向所有有资质、有条件的药店敞开,医院最终的目标是全面关闭门诊药房。

而对于医生个人的寻租行为,陈晓运分析,过去医生收受的回扣,来自于医药公司或医药代表定期在医院药房统方后计成所得,你这个医生一个月开了多少我这个药的处方,我就给你提成多少钱。但是现在,院外药店非常多,患者的处方都是分散的,医药公司或医药代表很难获取处方的流向,再要统计处方的数量何其困难?统计不出数量,依据什么给你医生回扣?“这无疑能大大提升寻租的难度。”

事实上,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已经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要求推进医药分开。医疗机构应按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并主动向患者提供处方。门诊患者可以自主选择在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购药,医疗机构不得限制门诊患者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具备条件的可探索将门诊药房从医疗机构剥离。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院长夏慧敏表示,医院此举正是顺应改革大势,率先主动作为。其减少的收入,将在药房及挂号收费窗口(挂号和收费窗口在该院此前两轮的网上预约挂号和手机支付改革中,已大幅减少甚至完全取消)用工成本下降、场地腾笼换鸟中力求弥补。而政府也会对医院进行一定的补偿。“诚然,医药分家是新的工作,既往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现在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要顺利推进下去还需要多方努力。”他说。(记者 贺林平)

责任编辑:廖国才 李兰松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