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治国理政新实践·贵州篇】借助“一带一路” 贵州人带着家乡菜闯荡柬埔寨

发布时间:2017-01-11 15:22:14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柬埔寨首都金边的亚洲大酒店旁,是一条华人街,马路对面的6层楼房,像是贵阳等待拆迁改造的陈旧居民楼,楼里住着不少中国人。在这座城市的200多万人口中,大约有六分之一来自中国。

他们一部分是明朝末期“下南洋”先行者的后人,祖辈打拼的积蓄,还有他们自己创造的财富,让他们在这里成为富人。另一部分中国人,则是近年来,像贵州人陈忠和、丁桂仙这样的新时期探路者,他们或是经营中餐馆,或是外资公司的外派高管。

渐渐地,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发现,“一带一路”竟然与自己关联密切。

异国他乡 贵州人抱团开餐馆

金边这条被称为华人街的街道,拥有超市、理发店、中餐馆等,几乎涵盖了所有中国人的日常所需。这里的房租不菲,能在这里营生的中国人,大部分是祖辈来到金边“淘金”后留下的产业。

32岁的贵州人陈忠和,地地道道的遵义农村人。他选择距离此地5公里外,靠近多个外资工厂的地方经营中餐馆,看中的正是这里大量的中国工人。

4层楼的餐厅,取名御膳房,这是一家从2012年开始经营的中餐馆。在开餐馆之前,陈忠和经历过大起大落。

2006年,在一家外资鞋厂从普通工人被提拔到管理岗位后,陈忠和被派遣到柬埔寨进行市场开发。“但是只做了1年半我就辞职了,我看中这里的制造业工厂,需要大量的国内材料,我和朋友投资搞贸易。”陈忠和说,不料2008年碰上经济危机,生意亏损严重,最困难时,他身上只剩下4000美金。

后来几年,经济慢慢复苏。一次逛街,陈忠和看到了这间门面的转让广告,陈忠和东拼西借,与另一合伙人一共拿出40万元开起了餐馆。如今,御膳房生意稳定,陈忠和把妻子和儿子都接了过来。

几年来,陈忠和通过自己的努力,带了10多位老乡来柬发展,其中也有一部分受他影响,做起了中餐行业。“我希望能把家乡菜带过来,让柬埔寨人也尝尝贵州菜的味道。”陈忠和说。

建个老乡群 交流创业经验

丁桂仙,贵阳人,日企高管。因为御膳楼,她与陈忠和结识了很多贵州老乡,有企业管理者、工厂员工,还有一些民营创业者。

因为富有组织能力,热情好客,微信在柬埔寨流行起来后,她组建了一个贵州同乡群。现在群里的同乡有146人,其中122人在金边发展,不少人也和陈忠和一样经营者中餐馆。

陈忠和和丁桂仙是群里的组织者,在每年中秋节,两人把有空闲的老乡都请到御膳楼聚会。

“建立了老乡群,我们还可以资源共享,寻找发展机遇。”丁桂仙说,在柬埔寨,他们更加团结。

在这个微信群里,还有24名贵州老乡在国内各个地区或是老家贵州,他们常询问柬埔寨的条件与创业机会,丁桂仙鼓励他们前来创业,但是收获不大。

“他们总认为金边落后,社会不稳定。”丁桂仙并没有否认这里确实处于刚起步的阶段,但就因如此,创业机会多,也相对简单,而社会治安并非想象中那么糟糕。

而在1年前,丁桂仙的4名亲戚来到柬埔寨创业,通过老乡群牵线搭桥,找路段门面,小店已经开起。丁桂仙把很多关于金边的图片,发到了老乡群里,她希望有更多老乡前来金边创业,改变对柬埔寨的印象。

借助家乡味 介绍家乡美

御膳房馆这几年的经营,让金边本地人也爱上了中国菜。陈忠和说,宫保肚尖和麻婆豆腐这两道菜特别受当地人欢迎。尽管口味有的偏辣,但在当地众多中餐馆的影响下,当地人也慢慢爱上了家乡菜。

尽管身处异国他乡,但时时刻刻挂念着家乡的陈忠和特地买了一口“大锅盖”架在楼顶上,楼下悬挂在墙面上的液晶电视能收到40多个国内频道。如果客人没有特殊要求,他总调到贵州台,看见旅游报道会赶紧向金边本地人推介,可他的柬语一般,说不上来急得手舞足蹈,逗得一旁的贵州老乡阵阵发笑。

丁桂仙每隔几个月就要回贵阳一次。在她的记忆中,每次回家,城区街头播放的贵州旅游宣传片是最难忘的。2017年4月,丁桂仙计划要一趟老家,陈忠和让丁桂仙去旅游部门走一趟,争取拿到一张推介片的光盘,这样他可以找人翻译成柬语,在餐馆里循环播放,也可以找些柬埔寨朋友,帮忙推介。

“其实,我们也希望柬埔寨的推介片能出现在贵州。”丁桂仙说,她心目中的推介片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旅游推介,第二个版本应该有贵州的企业和创业者,名字就叫“一带一路”上的贵州人。

“我们开的餐馆可不仅仅是个吃饭的地方。”陈忠和说,他希望在当地开餐馆的贵州老乡能更多地承担起通过家乡菜推介贵州的责任,同时也把柬埔寨的文化介绍给家乡人,带动更多的老乡前来柬埔寨创业。

延伸阅读

暹粒小伙 也有贵州情结

San ChinhHeang,23岁,个头不高,身材偏胖,一位暹粒的出租车司机,在暹粒机场外候客。接了4名贵阳游客后,San用熟练的中文自我介绍,他是华裔,祖父从海南来到柬埔寨。

“这几年,来暹粒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我知道很多中国城市的名字。”San说,暹粒机场今年提供的数据显示,从北京、上海、广州来暹粒的游客最多,其次就是贵阳。隔一段时间就会有贵阳游客包机到暹粒旅游,他们喜欢推介贵州,还教会San一句贵阳话——“我是暹粒的哥”。

看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进暹粒,San也想走出去,不止到贵州,他也想去海南,看看祖辈生活的地方。

2016年4月25日,San上网查资料,一条新闻让他非常兴奋:前一天,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陈敏尔与暹粒省省长金邦颂举行会谈,共同签署贵州省与暹粒省建立友好省关系意向书。贵州同暹粒省将在旅游、教育、文化遗产保护等方面深化交流把两省合作推向新阶段。

San说,他非常期待暹粒和贵州合作的未来。2016年,他有了2000多美金的积蓄,也许在今年5月,他就会来贵阳见识游客们给他说了上千遍的“青岩古镇”。

贵州企业品牌“打响”东南亚

在繁华的柬埔寨金边国会路上,有一栋106米高的娱乐城项目。按照设计图上进行装修后,这栋24层的高楼将成为柬埔寨最豪华的建筑,而它的施工方是一家来自贵州的企业——贵州建工集团。

在工程轮胎领域,来自贵州的企业同样大展身手。贵州“前进牌”轮胎,凭借着过硬的质量,硬是从米其林、普利司通、韩泰等世界著名品牌的市场里分下一杯羹。

在“一带一路”政策的推动下,我们相信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乃至贵州企业在柬埔寨建功立业。

贵工集团打响

建筑业“头阵”

2016年6月18日,娱乐城成功封顶。项目负责人谢勇站在施工现场,还能回忆起从项目立项,投标,建设,历时4年的跨国经历。

“整个项目使用国内钢材1万吨,能带动国内的建筑材料企业发展,还能帮助柬埔寨发展。”谢勇说,贵州建工已正式加入到“一带一路”国家总体战略中。

在建的道路、高架桥、楼盘,让整个金边城区布满扬尘,迫使当地人戴着口罩出行。在金边的贵州人说,这像是90年代初期贵阳的模样,各项城市设施正在同步大力的发展着。

遵义人冉瑞松在金边四年,他说,国内建筑业进入金边市场的不少,但这是第一次见到楼盘上挂着的是贵州企业牌子,他们感觉很骄傲。

“这是我们贵州建筑业第一次在东南亚做项目,要开好头。”谢勇说,更何况这个项目来之不易,意义重大,可以说是十年磨一剑。

据贵州建工集团副总经理李小峰介绍,10年前,贵工集团有职工1.6万人,年施工任务仅10亿,资产负债2.5亿,属于“老大难”企业。10年后,集团年产值突破百亿,上缴税金3亿多元,连续6年获得“中国建筑总承包60强企业”称号。

这10年,贵州建工做了什么?李小峰心中有答案,集团的“大人才观”迅速培养了一批人才,并且将业务延伸至海外市场。

2013年,马来西亚财团在金边拿下娱乐城项目对外招标,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贵州建工准备了10多年,等到了这次机遇。

一场维持了1年时间的项目争夺战,最终以贵州建工集团打败日本、韩国、中国云南等几家建筑企业完结。2015年4月,贵州建工集团开始正式进场施工。

“走出去,企业能得到国家相关的政策支持,一个娱乐城项目就能消化国内1万吨钢材和无数其他建筑材料,带动国内企业发展,也能支援柬埔寨建设……”谢勇说,“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其实和每一位中国人都息息相关。

“前进牌”轮胎

在柬埔寨前进

贵阳市百花大道41号,是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所在地。距离它西南方向3000公里开外的柬埔寨金边市德克拉区俄罗斯大道117号,是额勒赛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它的负责人余林林,负责销售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前进牌”轮胎。

29岁的余林林,是福建莆田人,他的父辈们从1982年起,就在宜昌的中国葛洲坝集团从事工程胎的修补和翻新工作。多年以来,贵州出产的“前进牌”工程轮胎,一直是葛洲坝集团青睐的产品。

6年前,中国葛洲坝集团来到柬埔寨,为当地修建三座水利大坝,余的父亲跟着这个大型国有企业来到柬埔寨,继续从事自己干了28年的行当——轮胎修补、翻新工作。2016年,他们和贵州轮胎厂签约,成为贵州前进轮胎柬埔寨总代理。

作为工程轮胎的销售市场,四处兴建工程、发展中的柬埔寨,已经成为世界著名的各家轮胎销售公司争夺的市场,米其林、普利司通、韩泰等世界著名品牌早已在柬埔寨分羹,他们的广告牌立在柬埔寨的主要地段,“前进牌”轮胎多年来的知誉度,面临挑战。

面对强劲的对手,余和他的销售团队,开着皮卡车,载着“前进牌”轮胎,奔波在柬埔寨的各个大型工程地段,他们的经营方式是:“前进牌”轮胎先给工程队使用,觉得好就付钱,不好可以不付钱。今年以来,这项销售政策占了他们20多万元的现金,这对一个在柬埔寨,厂房只有1500平方米的国外企业来说,是不小的压力。实践证明,柬埔寨的工程企业,在实践中认可“前进牌”轮胎,陆续向余的团队交付货款。

2016年下半年开始,余的团队陆续在柬埔寨接到订单。余也和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制定时间表:一个轮胎的供应,45天内从贵州抵达金边。2016年12月31日,余结算,当年他们在柬埔寨销售“前进牌”轮胎的收入,达到60万元。

跟着葛洲坝集团出国寻找商机,是“傍大款”,再对国内的优良产品进行销售,树立国际优良品牌,余林林和他的团队,用自己的行为,塑造了“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相关产业“走出去”的一个模式。

借助“一带一路” 中企大展拳脚

程 雨(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柬埔寨研究所)

柬中友谊城、金边至西港高速公路、暹粒新机场及多元用途综合运动馆……在“一带一路”的共同愿景下,中柬两国签署了一系列的协议和备忘录,基础设施建设无疑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内容。

2016年1月至11月,柬埔寨建筑业总投资额达到82亿美元,而前一年同期仅为29.61亿美元。商住楼、写字楼、超市、公寓和工厂不断拔地而起。而这里面,同样也凝聚着贵州建设者的辛勤努力。

另一个数据是:2016年,来自中国的房地产企业云集柬埔寨,签下总额达6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

“一带一路”的共同愿景,为地处中南半岛南部的柬埔寨注入前所未有的发展动力,也成为包括贵州企业在内的中国建筑企业大展拳脚的舞台。

中建八局副总裁王少峰在相关论坛上阐述道:现在的中国建筑企业集团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加强全球化的进程。“一带一路”是中国建筑企业走出去的升级版。

从输出劳务,到输出劳务和设备,再到输出资本,包括贵州建工集团在内的中国建筑企业,先后经历了“走出去”的三个阶段。而目前所处的第三个阶段,难度、挑战更大。

早在2014年,贵州省人民政府就出台了《关于加快建筑业发展的意见》。《意见》中明确提出:推动建筑业“做大做强、做多做活、做精做专”的总体要求,明确支持建筑企业“走出去”,与国内外承包商组成联合体,共同承揽工程项目。

2016年,贵州建工集团牢牢抓住“一带一路”的战略机遇,成功承接柬埔寨、安哥拉等国的工程项目,巩固西亚、非洲、东南亚等境外市场,赴美国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进行水利基建及管网建设项目,为拓展美国市场打下基础。(记者:黄启旺 来源:贵阳晚报)

责任编辑:赵子滟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