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高楼丛中搭戏台 京剧款款穿越来

发布时间:2016-10-17 11:13:28   来源:贵州都市报  

  方舟戏台以全木打造,整个舞台精美无比。现场观看,仿佛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参演的演员都来自贵州省京剧院,个个身手了得。

  中天·未来方舟斥资近亿元打造的古戏台,每晚8点开始,将有一个小时的戏曲演出。

  参演吕布的李俊博(右)与师傅在后台化妆。

  方舟戏台的观众席分为两种,大厅和包间,大厅每人200元,包括用餐和茶点,包房每人600元。

  他们画下的京剧脸谱,是一种写意和夸张的艺术。

  《大闹天宫》表演。

  请问小姐芳名?

  小字貂蝉。

  哟,貂蝉,青春几何哇?

  二九年华。

  可曾适人否?

  这,尚未。

  这是一段发生在吕布和貂蝉身上的对话。二人初次见面,吕布毫不掩饰对面前这位女子的喜欢,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即使王司徒喊了三次喝酒,吕布都没能反应过来。

  在电视和网络的冲击下,如今的年轻人当中,已鲜有人听过这样的台词。他们更难说出这段对话的出处,来自于京剧《小宴》,是京剧《吕布和貂蝉》中的一折。

  而正是这样一段对话,发生在2016年9月20日,方舟戏台的舞台上。这个由中天·未来方舟斥资近亿元打造的古戏台,每晚8点开始,有一个小时的戏曲演出。谁也无法理解,这个贵州最大的房开商,为何会投资这样的“冷门行业”。但多位戏曲界人士均表示,此举将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一刹那就爱上京剧

  “青春丽质,怎么错过佳期?”

  “易经有云,迟归终吉。”

  “小姐既知迟归终吉,你可知诗经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唉,只是未遇英雄耳。”

  9月20日下午5点,方舟戏台。牛雁已经忙碌起来,一些服务人员有不懂的问题会跟她请教;一些客人先到,她也得招呼着;后台的暖气突然不通,她又马上通知维修。

  半年前,牛雁接到通知,负责方舟戏台的具体运营。

  方舟戏台位于贵阳市水东路外滩七公里,由中天·未来方舟打造。如果从空中俯瞰,这个沿袭中国古戏台建制的戏台正好处于一群现代建筑中间,颇为独特。

  彼时的牛雁,是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总经理,也是一个“戏曲白痴”。“当时心里都是拔凉的。”牛雁说,“对于我来说,戏曲就是遥控器调到中央11台,然后马上换台。”无法推脱,她只能硬着头皮上。

  然而,当她如此近距离看到一场京剧时,整个人都震惊了。“他们的一招一式没有假把式,都是真功夫。”牛雁说,现在的舞台艺术,都靠声光线,而京剧一样都没有,靠的就是本身的唱念做打舞。

  就是一刹那,牛雁爱上了京剧。

  她开始学习,先学京剧的审美,至少要懂些京剧,知道哪个唱段精彩。她甚至还拜了京剧名家为师。她渐渐知道,京剧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其源头要追溯到几种古老的地方戏剧,特别是十八世纪流行于中国南方的地方戏“徽班”。19世纪末、20世纪初,经过数十年的融汇,京剧才算形成,并成为中国最大戏曲剧种。

  方舟戏台的运营是将戏曲文化、茶艺和生态精品餐食融合。正因为如此,牛雁又开始学茶艺,她还专程跑去景德镇学习瓷器。整个戏台里的瓷器,均是从景德镇定制空运而来,而包间里的古董,也都价值不菲。

  值得一说的是,方舟戏台的每一处细节,设计师们都颇为用心。方舟戏台沿袭明清以来的雕刻装饰艺术,采用浮雕法对雀替及额枋进行装饰。装饰上,运用大量传统文化符号,比如云头、如意、麒麟等,这些符号有的镂刻在门窗上,有的彩绘在梁柱上。

  此外,建筑上还采用斗拱结构,这种柱子与屋顶的过渡部分,被称为“中国古建筑的灵魂”。

  正是为了与这个古建筑风格相契合,牛雁给戏台的服务人员都特意定制了素色长袍。“我想把这里变成梨园栖息的梧桐树。”牛雁说,来这里,不止可以听到京剧,还会邀请黄梅戏、越剧和相声名家们来这里演出。

  这个戏台带来穿越的感觉

  “哦,这英雄么……小姐,想俺吕布自出世以来,赤兔马踏平天下,画杆戟震动乾坤,俺吕布可算英雄么?”

  “温侯么,可算得万将无敌,天下第一英雄也。”

  李俊博要比牛雁晚些时候来。他是贵州京剧院的小生演员,曾在湖南卫视播出的电视剧《胭脂霸王》中饰演反派搞笑人物“二子”。

  贵州京剧院和方舟戏台约定,每年将在这里演出300场,时间是晚上8点到9点。而李俊博,则是参加演出的演员之一。

  演出之前,李俊博喜欢在台上先模拟一下站位和动作。方舟戏台是单层戏台,李俊博就在这个一米左右高的舞台上来回比划,争取让演出更加顺利。

  1998年,8岁的李俊博就开始跟着父亲学戏。2007年,李俊博来到贵州京剧院。在学校的时候,李俊博学的是武生,但贵州京剧院的小生很缺,他又改学小生。

  “小生是一个极难的行当,其唱腔得像女生,但又不是女生。此外,对个头和扮相也都有要求。”李俊博解释说,小生特点是阳刚气、书卷气和奶油气很浓,由于角色身份的不同,其表现的气质差异就很大。有的英武豪迈、有的桀骜不驯、有的才华横溢,还有的胆怯怕事等。

  这个戏台的建设,由贵州首个获得戏曲梅花奖的京剧艺术家侯丹梅参与设计指导,戏台呈三面观制,全木质结构,四周雕梁画栋,重檐歇山顶,檐角飞起,多面开窗。

  而戏台上的一些细节,也让李俊博有一种穿越到古代的感觉。比如舞台上的两扇门,一扇为“出将”,演出开始,演员从这里出来。另一扇为“入相”,演出结束,演员从这一扇门出去。

  除此之外,台前正中高处悬挂台匾,后台正中设置梨园祖师神龛,每次上场之前,演员们都要拜,以求得演出顺利。

  演员的衣箱、道具等放置得有条不紊。

  提前2个小时,李俊博和演员们一起开始化妆。他们画下的京剧脸谱,是一种写意和夸张的艺术,常以蝙蝠、燕翼、蝶翅等为图案勾眉眼面颊,结合夸张的鼻窝、嘴窝来刻画面部的表情。开朗乐观的脸谱总是舒眉展眼,悲伤或暴戾的脸谱多是曲眉合目。除此之外,人物的忠奸、美丑、善恶、尊卑,也都能通过脸谱表现出来。

  第一场戏,就是李俊博参演的《小宴》,他在这出戏中饰演吕布。

  京剧实在太震撼了

  “小姐既知布是英雄,你就该许……”

  “许什么?”

  晚上8点,好戏开场。

  《小宴》的背景是,王司徒和貂蝉定下连环计,王收貂蝉为义女,准备先将貂蝉许配给吕布为妻,再献给董卓为妾,貂蝉再从中施离间计,让董吕二人为色而反目。

  狂妄的吕布谁的账都不买,在王司徒面前自称“我”。直到见到貂蝉的那一刻,他收起了自己的狂傲,立马自称“小将”。

  在貂蝉面前,吕布大夸自己的战绩,“那一日,在虎牢大摆战场。”这一唱段,已然成为小生代表唱段,在众多京剧爱好者之间流行了多年。这正说的是虎牢关三英战吕布,刘备、关羽和张飞齐战吕布。

  虽然吕布最终战败,但他在貂蝉面前仍说“只杀得刘关张左遮右挡,俺吕布美名儿天下传扬。”

  吕布的饰演者李俊博,用一系列细致入微的表演突出吕布对貂蝉的“垂涎欲滴”,在最短的时间,迅速抓住观众眼球,并且恰当地表现出吕布这个人物“贪酒好色”的本性。

  有意思的是,《小宴》原来是以旦行应工的并以貂蝉为看点的戏,京剧大师叶盛兰在1946年对该戏进行了整理和加工,进而突出了小生应工的吕布在剧中的分量,使之成为了一出叶派小生的代表剧目。

  吕布的每一个动作、眼神甚至唱段都能够赢得台下阵阵喝彩。

  方舟戏台的观众席分为两种,大厅和包间,目前的收费是大厅每人200元,包括用餐和茶点,包房每人600元。无论是大厅还是包间,均设置了6人围坐的八仙桌,这是方便观众观戏、品茶和饮食。

  9月20日这一天晚上,方舟戏台的上座率达到80%。

  顾盼是一名小学教师。应朋友的邀请,来这里看一场京剧。整个演出,她的眼睛都不离开舞台,那些武打场面,绚丽多彩的服饰让她觉得格外新奇。

  “比电视里面好看多了。”顾盼说。在此之前,顾盼从来没有在剧场或者戏院看过京剧,她也不懂戏。戏台两边,有纯平的显示器,把演员唱词全部显示出来,这样,即使不懂戏的人,也能听懂他们在唱什么。

  看完之后,她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消息:“太震撼了。”然后配了一张貂蝉的演出照片。

  她说,她一定要告诉她的学生们,亲眼去瞧上一场京剧,这样的震撼程度远远大于电视上看到的。

  爱戏之人越来越少

  “许配英雄哦。哈,哈,哈……”

  “将军乃当世英雄,承蒙不弃,我无不乐从。惟愿将军勿使我有白头之叹可矣。”

  “既蒙小姐见允,俺焉能负盟。”

  整个演出,冯冠博都得在后台盯着。

  这个贵州省京剧院副院长特别看重和方舟戏台的合作。“我们在努力让更多的人熟知中国的传统文化。”冯冠博说,而方舟戏台正是提供了这么好的平台让传统文化得到发扬。

  一个直接的例子是,乐队平时演出随意穿着。但在方舟戏台演出就不一样,为了和这里的风格统一,乐队都配上了灰色长大褂。

  1990年,冯冠博考入中国戏曲学院,2006年调到贵州京剧院。他主要唱老生,喜欢刘秀、刘冲等角色,是因为这些人物有一股古人的正义感,气质上比较精神。

  在冯冠博看来,京剧在此前曾有多个高峰发展时期。比如在1927年,北京《顺天时报》举办评选“首届京剧旦角最佳演员”活动,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当选,被誉为京剧“四大名旦”,这些名角,至今被人熟知。

  另一个高峰期是上个世纪70年代,八个样板戏盛行,这其中,京剧《红灯记》《智取威虎山》和《沙家浜》等名篇广为流传。“就连街头卖冰棍的,都能唱上两句。”冯冠博说。

  然而,因为历史原因,传统戏曲传承脱节,爱戏之人也就少了一辈。后来又遭遇上世纪90年代出现的电视、电影和现在的网络冲击,这使得喜欢京剧的年轻人,越来越少。

  传统戏曲的没落变得普遍,比如川剧,“四川原来有100多个川剧团,如今只有几十个。”四川省广播电视厅原副厅长分析着民间川剧团现状。

  冯冠博说,贵州京剧院对京剧的推广也做得不少,比如下乡或者到各个社区进行演出,又比如到各个学校做京剧讲座或者进行公益汇演等。但这些手段的效果有限。

  而方舟戏台不一样,无论是社会关注度还是宣传力度,都是一个很大的平台。他们的宣传专业,每一个动静都能得到关注,京剧院还做不到这些。

  除此之外,方舟戏台这种将餐饮、茶艺和戏曲结合起来,消费层变得不一样,听戏的不再是平常票友,这拓宽了京剧的观众。但这对于方舟戏台来说,并不太“划算”。

  整个戏台的建设总投资近亿元,这还不包括餐具、茶具和京剧院的合作。除此之外,方舟戏台还将每个月邀请一位名家前来演出,“下一步,还可能邀请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来。”牛雁说,这些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人文的东西,是赚不了钱的。”牛雁说,我们做这个也不求回报。

  “这些优秀传统、文化遗产理应得到我们的保护和延续。”牛雁说,中天·未来方舟提出修人文以润繁华,并建设和发展城市文化。而方舟戏台,正好是“修人文”的一个载体。

  牛雁的判断是,在未来,这里绝对不会冷清,只会越来越有市场,11月份以后,这里将会一票难求。

责任编辑:胡丽涓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