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胡侃.每日一事】南海仲裁案:一场荒唐的政治闹剧

发布时间:2016-07-14 15:35:23   来源:贵阳网综合  

摘要: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12日作出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对此,中方多次声明,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12日作出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对此,中方多次声明,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中国不接受,不承认。近段时间,南海仲裁案引发多方关注讨论。

关于“南海仲裁案” 

南海仲裁案,即所谓“菲律宾控告中国案”(英语:Philippines v. China),或“菲律宾诉中国仲裁案”,全称为“菲律宾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仲裁案”(Arbitration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菲律宾要求裁定太平岛美济礁等8个南沙岛礁的海洋地位(实际上涉及海洋管辖权,是反对中国在南中国海所主张的九段线)。该仲裁庭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组成,登记在PCA的名下。仲裁一结束,该仲裁庭立刻解散。

 2016年7月12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12日作出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对此,中方多次声明,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南海仲裁案始末

2013年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问题提交国际仲裁(菲律宾要求裁定太平岛美济礁等8个南沙岛礁的海洋地位,实际上涉及海洋管辖权,是反对中国在南中国海所主张的九段线)。

 2013年10月29号,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就这些问题的管辖权和可受理性作出裁决; 2014年12月7日,发布《中国政府关于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 。《(原标题)外交部条法司司长徐宏就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接受中外媒体采访实录》有比较详细的解释;

 2015年7月7日,法院首次举办了听证会;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也同时发表声明,不承认常设仲裁法院对此案的司法管辖权,也拒绝接受菲律宾任何形式有关此案的和解建议;

2015年10月30日中国外交部作出回应: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就有关问题的裁决是无效的,对中方没有拘束力。《(原标题)外交部条法司司长徐宏就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接受中外媒体采访实录》有比较详细的解释 。

 2016年7月12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12日作出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对此,中方多次声明,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关于“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

    北京时间13日晚间,国际法院在其官方网站首页发布提示信息称,国际法院(ICJ)希望媒体和公众注意,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由常设仲裁法院(PCA)提供秘书服务下的一个特别仲裁庭做出。国际法院作为完全不同的另一机构,自始至终未曾参与该案。

    13日早些时候,联合国也在其官方微博发文,称国际法院是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根据《联合国宪章》设立,位于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这座建筑由非营利机构卡内基基金会为国际法院的前身常设国际法院建造。联合国因使用该建筑每年要向卡内基基金会捐款。和平宫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不过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微博最后还加上“再见”表情,表明与己无关。

    中新社记者14日登陆国际法院官方网站看到,网站首页置顶最新消息即为此条提示信息,消息用中英文双语发布。据网站官方发布的国际法院规约介绍,国际法院为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负责依国际法解决国家之间的法律争端,并对联合国各机关和专门机构向其提出的法律问题发表咨询意见。

    在该网站首页,国际法院明确了发布该提示信息的原因: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由常设仲裁法院下的一个特别仲裁庭作出,因此在国际法院网站上无法查询到相关信息。为进一步“释惑”,声明中还附上常设仲裁法院的网址链接供访客参阅。

    记者点开常设仲裁法院的网站,其首页介绍“常设仲裁法院是基于条约创立于1899年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为国际社会提供多种纠纷解决服务。”网站还下设“纠纷解决服务”、“案件”、“文件材料”和“外部联系”等栏目。在“案件”栏目下,记者并未看到有关所谓南海仲裁案的任何内容。

    国际法院为何特意声明,撇清与常设仲裁法院的关系?常设仲裁法院网站为何查询不到南海仲裁案裁决呢?

    实际上,常设仲裁法院和国际法院唯一的联系在于它们“合租”在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前者与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但由于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结果是在荷兰海牙作出,国际法院“躺着也中枪”,为澄清两者关系,联合国和国际法院先后发文,表明与仲裁案毫无干系。

    至于常设仲裁法院与南海仲裁庭的关系,后者是为菲律宾单方提请仲裁而临时拼凑的一个机构,常设仲裁法院仅为其提供了秘书服务,由5名人员组成的南海临时仲裁庭在庭审时使用了常设仲裁法院的大厅,两者关系“仅此而已”。因此在常设仲裁法院的网站上查询不到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也不足为奇。

    一场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诉求、一个充满争议和不公的临时仲裁庭上演了一出毫无公信力和权威性的政治闹剧,这就难怪所谓仲裁结果被指“不可能产生任何法律效力”,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联合国和国际法院要相继发布声明与之撇清干系。

    起底“南海仲裁案”仲裁庭

    2016年7月12日,应菲律宾共和国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以下简称“仲裁庭”)作出了所谓的裁决。然而,从“仲裁庭”的组成及其运行来看,该裁决不但是非法的和无效的,而且“仲裁庭”强行扩权破坏了国际法律秩序。

    1.“仲裁庭”的组成没有体现亚洲法律文化。

    “仲裁庭”是由如下五名仲裁员组成:加纳的托马斯·门萨、德国的吕迪格·沃尔夫鲁姆、法国的让—皮埃尔·科特、荷兰的阿尔弗莱德·松斯、波兰的斯坦尼洛夫·帕夫拉克。可见,“仲裁庭”有四人为欧洲人、一人为非洲人,而没有一人为亚洲人。

    按照《国际法院规约》第9条的规定:“应注意务使法官全体确能代表世界各大文化及各主要法系”。同样,“仲裁庭”的组成也应当遵守类似的规定,确保仲裁员能代表世界各大文化和各主要法系。因此,“仲裁庭”在裁决两个亚洲国家间的案件时,亚洲籍仲裁员的缺位无疑会影响该裁决结果的公正性。

    2.“仲裁庭”无视菲律宾提起仲裁事项的实质是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

    虽然中菲南海争端比较复杂,属于多层次、且具因果关系的法律争端,但是究其实质为:两国有关黄岩岛和“卡拉延群岛”的领土主权争端,以及两国因海洋权利主张重叠而形成的海域划界争端。然而,中菲间的领土主权争端和海域划界争端,既没有被菲律宾提交仲裁,也不涉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解释或适用,因此超出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调整范围和“仲裁庭”的管辖权范围。

    3.“仲裁庭”罔顾中国在南海所享有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中国在南海的活动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和开发经营南海诸岛,最早并持续对南海诸岛实施主权管辖。因此,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1947年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进行了重新命名,并于1948年在公开发行的官方地图上标绘南海断续线。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的声明》和199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均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

    上述行动一再重申了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相关的海洋权益。既然“仲裁庭”无权解决中菲间的领土主权争端和海域划界争端,那么“仲裁庭”的裁决当然也不能否定或影响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4.“仲裁庭”强行扩权违背了国际仲裁的基本要求。

    根据现代国际法,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机构针对国家间争端行使管辖权必须以当事国的同意为基础,即“国家同意原则”。1958年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拟定的《仲裁程序示范规则》序文也明确指出:“提出仲裁的约定……产生自当事双方之间的协议”。

    众所周知,在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问题上,中国政府一直坚持由有关国家通过谈判、协商的方式和平解决争端。事实上,中菲之间就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解决两国在南海的争端也早有共识。例如,1995年8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菲律宾共和国关于南海问题和其他领域合作的磋商联合声明》指出,双方“同意遵守”下列原则:“有关争议应通过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的磋商和平友好地加以解决”。况且,早在2006年中国政府就已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作出声明,将涉及海域划界等事项的争端排除适用仲裁等强制争端解决程序。可见,“仲裁庭”强行扩权违背了国际仲裁要基于国家同意原则的基本要求。

    5.“仲裁庭”强行扩权破坏了以国家主权平等原则为基础的国际法律秩序。

    现代国际法律秩序是建立在国家主权平等原则的基础上的。各国之间既没有一个统一的最高立法机关来制定法律,也没有一个处于国家之上的司法机关来适用和解释法律,更没有一个凌驾于国家之上的行政机关来执行法律。在各主权国家之间,不存在“垂直的”义务,只存在“水平”的义务。因此,根据国家主权平等原则,争端当事国可自行选择争端解决方式。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80条对此也明确规定:“本公约的任何规定均不损害任何缔约国于任何时候协议用自行选择的任何和平方法解决它们之间有关本公约的解释或适用的争端的权利。”然而,“仲裁庭”不顾中国政府不接受、不参与的基本立场而强行做出裁决,这种扩权行为必将破坏以国家主权平等原则为基础的国际法律秩序。

    总的来说,所谓的“南海仲裁案”,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仲裁庭抛出的这纸裁决,把这场纵曲枉直的闹剧唱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在极不光彩中收场。这一纸无效裁决既不可能改变南海“旧格局”,也不可能开创南海“新现实”,只是留下了一笔用伪规则破坏国际法治、破坏地区秩序的劣迹。

    贵阳网综合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网等报道

责任编辑:胡丽涓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