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遇食遇言】要吃羊肉 哪能不惹一身膻

发布时间:2016-06-28 17:37:22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摘要:顺带说一句,羊肉性热,水城常年气候阴冷,食之可御寒气,故而当地羊肉粉极为有名,只是药味偏重,吃不惯者难免不喜。没有羊膻味的羊肉,就好比不会起泡的肥皂,娘娘腔的男生,就算货色再好颜值再高,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作者:遇书房,男,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贵阳,大学本科,中文专业。曾在媒体工作十八年,现供职某文化机构。

  我是地地道道南方人,生于斯长于斯,却不知为何嗜食羊肉——不是说贵州不产此味,但毕竟并非本土肉食中的大宗——当然本土也有好羊肉,否则解释不了为何各地皆有自成一派,且互相不服气的羊肉粉。

  在水城、金沙、遵义这三大贵州羊肉粉名门中,我个人偏爱遵义风味。专栏中屡次亮相的杨胡子,河南人,也是其死忠粉。还记得几年前,我们到遵义出差,晚上八点多才赶到市里,当地接待的部门备好了一桌饭菜等着,进包房前,他偷偷耳语,“假装吃一点,待会我们去整羊肉粉”。如约,饭桌上我们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匆匆结束便去大快朵颐。

  出差期间,一日三餐乃至四餐羊肉粉。好在遵义羊肉粉大门派下面还有小分舵,各有特色,数日不厌,杨胡子甚至因此上火,流了不少鼻血。贵州土山羊,偏瘦而不免于柴,但有咬劲,所以别具风味,倒不好妄自菲薄的。平生食羊肉的快事之一,是差不多十年前在水城县南开乡偏坡村一户小花苗家中,苗家风俗,每逢重大节日或是有贵客上门,必要杀羊款待。一口直径足有三尺的大锅支在土灶上,炭火烧得极旺,两头全羊砍成小块,炖得烂熟,嘟嘟地冒着热气,汤面上漂着一层红油,望之垂涎欲滴。

  羊肉连汤捞入土碗,满满地抓一把择好洗净的野生芫荽堆在上头,伸筷子一搅,香气顿时扑鼻,佐以大碗白饭,吃得满头大汗,末了盛一海碗原汁原味的羊肉汤,吹开油花,趁热灌进肚子,其滋味绝非寻常可比。

  顺带说一句,羊肉性热,水城常年气候阴冷,食之可御寒气,故而当地羊肉粉极为有名,只是药味偏重,吃不惯者难免不喜。

  二零一零年,我参加一个报道组,三个月时间内,要走遍西部十二省市区。春节刚过,大队人马进入西北地界。顿顿牛羊肉,自不待言。只是南方人饭量比之当地土著的确渺小得“低到尘埃里”。

  三五个人分食两三斤白切羊肉,配些主食蔬菜,腹中便已容纳不下,而这,在西北地方,只是一个人的食量而已。

  可记尚多,限于篇幅,只说一件。是在呼和浩特,当地名产有称为稍麦者,视其形制,大约与南方的烧卖是同宗,唯内容有所区别耳。

  经打听,最正宗的味道不出所料乃是羊肉馅。四个人坐定,点餐,看过菜单,开口要两斤,服务员一脸懵圈,“吃得完吗”?“四个人,一人半斤,应该问题不大吧。”“一两一屉,一屉八个,两斤可有一百六十个嘞。”吓一跳,仔细询问方知,北方的计量方式与南方迥异,不按蒸出来的重量算,而是算干面粉,我们这点肚量,四屉足矣。据说类似的事情经常发生,碰到不大负责人的服务员,问也不问便上菜,二三十屉端将上来,着实是会把人给吓到的。然而味道实在好,至今思之。

  北方羊肉膻味重,大约是外地人不能接受的主要原因。在外吃饭,不时碰到店家标榜烹制羊肉善于去膻味,总是不能理解,羊肉无膻,还能叫羊肉么?没有羊膻味的羊肉,就好比不会起泡的肥皂,娘娘腔的男生,就算货色再好颜值再高,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责任编辑:韦伟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