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长安马自达

聚焦全国各版语文教材修订 还是你熟悉的小学课本吗?

发布时间:2016-06-14 10:39:59   来源:贵阳网综合  

摘要:教育部今年4月公布的《关于2016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义务教育品德、语文、历史学科,起始年级使用新编、修订教材。

    

    

     教育部今年4月公布的《关于2016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义务教育品德、语文、历史学科,起始年级使用新编、修订教材。
 
    说到语文教材修订,先和小编一起来看看语文教材的前世今生吧......

    为什么叫“语文”?叶圣陶先生改的名

    要说语文教材,就得先从“语文”这门学科说起。

    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始于1905年的废科举兴学堂,清朝在废除科举制度以后,开始开办新学堂。当时的课程以及教材,都是从西方引进的,只有称为“中国文学课”一科,传授的仍是历代古文。

    五四运动爆发以后,提倡白话文,反对文言文,国文课受到了冲击,小学于是改设“国语”,教材具有鲜明的口语特点,选用的都是白话短文或儿歌、故事等。中学仍设国文课,白话文的比重也明显增加,选用了鲁迅、叶圣陶、冰心等新文学作家的作品。

    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叶圣陶、夏丏尊联名提出了“语文”的概念,并尝试编写了新的语文教材,可惜因日本侵略中国而被迫终止。

    至南京国民政府时代,要求语文教材必须选取“党国要人”时文,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训词》等,遂进入语文教材。

   全国解放后,叶圣陶先生再次提出将“国语”和“国文”合二为一,改称“语文”。这一建议被华北政府教育机关采纳,随后推向全国,从此,“语文”成了中小学的一门主课。

    语文教材的演变及背景

    第一次,20年代的小学国语教育,用白话文全面替换文言文

    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始于1905年的废科举兴学堂,当时设立了“中国文学课”,教材课文大多是古代散文。

    20年代初,北洋政府训令小学“国语课”全部使用白话文(语体文),初中教材第一年白话文须占3/4,第二年2/4,第三年1/4。周作人、蔡元培、胡适、鲁迅、梁启超等人的文章,最受当时国文教材的欢迎;政要人物的文章则与教科书完全绝缘。

  1929年《中小学课程暂行标准·初级中学之部》封面及初中国文教学目标内文

    1929年的《暂行课程标准》,把语文教育区分为“小学国语”和“中学国文”两个科目,相当科学。小学国语的教育目标,是让学生学习平易的白话文,欣赏通俗的儿童文学,以锻炼其交际表达能力、扩展其想象空间。教材所选课文,在内容上,须积极乐观,有一定艺术水准而非“可怕而无寓意的纯粹神话”,且符合儿童的学习心理;在形式上,须是流利的白话文。初级中学国文的教育目标,是养成学生用白话文流畅充分地叙事说理、表情达意的技能,和阅读书报(包括平易文言文书报)的能力、习惯以及欣赏文艺的兴趣。教材所选课文,在内容上,要观照现实社会生活,“含有改进社会现状的意味”;在形式上,白话文逐渐递减,文言文逐渐递增,第一学年七三开,第二学年六四开,第三学年五五开。

    1897年,南洋公学师范学院师生编写出一套《蒙学课本》,这是我国自行编写教科书之始。其编辑大意:“泰西教育之学,其旨万端,而以德育、智育、体育为三大纲……”这套教材在“德、智、体”编写思想的指导下,按照我国传统蒙学教材的形式编写,中西杂糅,这也正是这一时期语文教育的发展特点。

    1902到1904年,“壬寅——癸卯学制”的颁布标志着“中国文学”正式设科。这里的“中国文学”并非纯文学课,是相对于当时设立的“外国文学”而言的科目。从这时开始,语文教育开始真正走向独立,走向学科科学化的道路。这一时期的语文教材有林纾编的《中学国文读本》、吴曾祺编的《中学国文教科书》等,在编写体例和内容选取上都有不小的突破。

    1919年爆发了以“民主”、“科学”为口号的“五四 ”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的一个鲜明的标志就是白话文和文言文的斗争。这一时期的语文教材内容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文言文不再是教材的正宗,而是变成了文言、白话并列的局面;教材的体系也开始趋于完善,具备了现代意义上的教材的规模。周作人、蔡元培、胡适、鲁迅、梁启超等人的文章,最受当时国文教材的欢迎;政要人物的文章则与教科书完全绝缘。

    民国老课本的编者有一特点,多为当时的文化大家,如蔡元培、张元济、王云五、顾颉刚、叶圣陶、丰子恺、朱自清、夏丏尊、陈鹤琴、陆费逵、庄俞等。他们一方面有坚实的旧学根底,深谙传统之道;一方面又接受了西方现代自由、平等、民主的新思想,能开风气之先。他们之所以愿意俯下身来,不辞辛苦为孩子们编写国文、国语课本,其原因在于小学课本是一个民族的奠基工程。

    比如:《开明国语课本》1932年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由叶圣陶编写课文,丰子恺手绘插图。是一本适合初等小学用的国语课本,初版后印行40余版次

   《复兴国语教科书》丛书,1933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复兴说话教科书》为其中之一。此丛书是当时多家版本教材里发行量最大的,出版后多次重版印刷

    1912年至1949年,短短37年间,全国各书坊仍共计编印出版了100多套小学国文、国语教科书。这些教科书从内容上打破了传统私塾教育只读四书五经的局限,同时又继承传统,推陈出新,形成一派百花竞艳、百舸争流的格局。

     第二次,思想政治教育成为语文教学的第一要务,朱自清的名作《背影》,被逐出教科书

     1949年,教科书进入“要由国家办”的新阶段。叶圣陶被指定担当这一重任。按叶的理念——说出来的是语言,写出来的是文章,二者不可分割——教育部将以往惯用的“国语”,改成了“语文”。至于教材内容,则有着鲜明的政治色彩。1951年7月出版的初级中学语文课本的《编辑大意》里说得非常清楚:“无论哪一门功课,都有完成思想政治教育的任务,这个任务,在语文科更显得重要。”

    在这一指导方针下,很多传统名篇,被撤出了教科书。最典型的,莫过于朱自清的《背影》。叶圣陶早年曾激赞《背影》,认为整篇文章无一处闲笔。但当1951年,有中学语文教师在《人民教育》上刊文批评《背影》没法教,与当前政治任务矛盾时,叶圣陶也保不住这篇文章。这位教师声称:

    “这课书,在今日青少年学生面前,抽象而颓弱地渲染着一个父子之爱,是与当前三大政治任务——抗美援朝(参加军干校),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相矛盾的。假若将背影的思想感情在今天向学生渲染得太深的话,那么就可能使本想参加军干校的同学,或感于父母年迈而迟疑不前。也可能使地主或恶霸地主家庭出身的学生,在思想感情上无故勾起‘家道中落’或‘失父之痛’一类的无谓的纷扰,这是不言而喻的。再者,……光就朱自清那三次感情脆弱,有点林黛玉式的下泪,就可能给感情尚未完全成熟的青少年学生以不健康的感染。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青少年的眼泪,只有欢笑的眼泪,胜利的眼泪,以及对万恶敌人忿恨的眼泪。”③

    1951年,东北人民政府教育部编写的《初中语文课本》第五册封面及目录

    《人民教育》在编者按里高度赞誉该文,号召全国语文教师一起来检举教科书里其他“不适当的文章”,引发了语文教育界对《背影》的集中批判。1952年,《背影》被逐出语文教材。直到1982年,才再度回归。 

    第三次 文革后闭关编写教材 类型越来越宽

    随着1978年教学大纲的出台,语文教育逐渐回归正轨,大纲要求对学生进行严格的读写训练,并分别为初、高中制定了不同的读写目标。这一时期代表性的语文教材有1978年出版并分别于1982、1987年进行两次修订的人教社“合编本”语文教材。

    “文革”结束后,空了十年的人教社紧急从全国调来了多名教育部及直属单位下放的知识分子,不但能拖家带口,还给解决北京户口。重新组建的人教社,头一年即被统一拉到香山饭店闭关编写教材。对业务已然生疏的编选者面对的是精神家园同样荒废十年、年龄大小不等的中学生们。邓小平亲自下达指示,“合格的学生,合格的老师,中等偏上水平,把先进科学知识吸收进来。”文革之前被弃之不用的叶圣陶主编的教材重新启用,经典文章恢复了三分之二。

    1991年语文课本再次修订,是80后上中学前最后一次。此后十年教材没有再出现大变化,它最终成就了80后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进入新世纪,人教社已从中南海对门搬到了中关村,周围高校林立。虽然“思想内容好、语言文字好、适合教学”仍然是编辑课本的核心标准,但编辑们已经开始着重考虑文质兼美,酝酿部分删除内容的逐步恢复。

    原来,考虑到有些内容不适合在课堂上讲,入选课本的文章都经过了一定的删改。比如《荷塘月色》中雪藏多年的“如出浴的美人”这一句,重新回到了文章当中。时代在变,当年的禁忌已经成为常识。能够选入课本的文章类型也越来越宽。90后的课本里已经能看到金庸的《雪山飞狐》(2007年北京版教材推荐阅读作品),知道普利策获奖作品《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2004年人教版高一课本),还有马丁·路德·金的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

    第四次 新课改后各具特色

    2004年新课改之后,各地陆续开始编撰更符合当地教学水平和特色的语文教材,目前全国中小学语文教材版本大概有:人教版 、语文版、湘教版 、长春版、苏教版 、教科版、冀教版、西师大版、沪教版 、鲁教版、北师大版 、浙教版等十几种,北京地区使用的教材主要是人教版、苏教版、语文版和北师大版。对于九零后的学生们来说,关于课本的“集体记忆”时代已经渐渐远去了。

    了解过了语文以及语文教材的发展历程,是不是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2016中小学教学用书修改

    根据教育部今年4月公布的《关于2016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义务教育品德、语文、历史学科,起始年级使用新编、修订教材。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各地的语文教材怎么修?修了啥?修订后语文课本和之前有哪些差别?

    修了啥?“增减换留”是修订四大特点

    记者梳理发现,自2012年全国义务教育新课标启用后,目前已有包括人教版、语文版、苏教版在内的多版语文教材进行了修订,增、减、换、留是新修订课本的四个特点。

    --增,国学内容普涨。据了解,今秋即将投入使用的语文出版社新课本中,大幅增加了反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课文比重。一至六年级相关课文约占全部课文的30%;七至九年级相关课文约占全部课文的40%,每册安排两个单元的古诗文。

    一位参加苏教版小学语文教材修订讨论的老师向记者介绍,今年有望启用的修订版中,曾经在五六年级语文教材才设置的课后练习“古今贤文”,有可能增加到每册课本中。

    --减,课文数量减少。语文出版社小学语文部负责人郑伟钟介绍,目前新修订的教材课文数量减少了15%。苏教版高中课本在原来的5个模块、20个专题不变的前提下,篇目也从108篇调整为95篇。

    --换,更新时代标签。记者采访了解到,新修订语文版教材约更换了40%的课文,如中学课本里将《洲际导弹自述》改为《网络表情符号》,切合互联网时代的学生生活。人教版教材最近一次修订中,七年级语文教材中30篇课文亦有多篇被更换。

    --留,传承经典。此次修订的各版本中,不乏传承多年的老面孔。例如,体现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小英雄王二小》《国旗和太阳一同升起》等课文得以保留,体现优秀品德与情操的《我能行》《月下桨声》等也依旧保留。

    记者了解到,此前有的语文书中存在常识性错误,部分插图陈旧粗糙,一些编排缺乏梯度,甚至存在“教材不够,教辅来凑”等问题。业内专家表示,此次修订将一定程度上修复上述问题。

      怎么修?多审并行千人参与,小改动亦需大研究

    业内人士指出,修订语文教材时的增减换留看似简单,其实是一项极为耗时耗力的大工程,难度甚至超过编写新的教材。

    --做足提前量,修订期长达三四年。人教版语文教材于2013年1月重启修订,然而早在2010年之前,出版社就已经分赴各地进行了多轮调研,收集建议。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总编辑办公室主任史玉娜告诉记者,苏教版语文教材虽是2013年初开始修订的,但相关论证也早就开始。

    据记者了解,多数版本语文教材从修订立项到最终出版使用,少则三年,多则四五年。

    --多选多审多读。据业内人士介绍,语文教材的修订要经过一个复杂的过程:征求社会意见,拟定教材修订方案,选文,编订,统稿会,编写组讨论,修改定稿,审稿,审读等。

    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顾之川表示,在审稿环节,各大出版社一般都按照责任编辑初审、编辑室主任复审、主管社领导三审这样的程序,有的还约请语言学、文学和语文教育学专家特约审稿。

    据了解,有的出版社还会对教材部分篇目进行试教,如语文出版社教材中《我的发现》《一诺千金》等课文,均由语文特级教师进行试教,便于理解编写理念和思路。

    --动辄千余人参与。据介绍,语文教材的修订动辄千人上阵,一些出版社都成立了专门的研究所等机构。据语文出版社提供的统计数据,在该社此次语文教材修订中,全国各地有100多位省市级教研员、2000多名一线教师参与了研讨和审改,发放并回收调查表一千余份。苏教版光是在选文阶段,就有近200名专家参与,包括小学一线教师、特级教师、教研员、大学教授等。

    与此同时,部分教育及文学名家也参与其中。曾荣获“国际安徒生奖”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是国家中小学语文教材编写工作的主编之一,孙绍振、温儒敏、倪文锦等语文教育领域的专家也时常参与教材修订的座谈、策划。

     依据啥?文质兼美是最高标准

    专家表示,语文教材修订并非信马由缰。在具体操作中,各大出版社语文课本的修订主要依据《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和《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史玉娜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每当新课标出炉,他们都会组织相关专家进行新老对比研究,分析其中的新变化、新趋势,应用到修订工作中去。

    一线师生的意见是修订标准之一。郑伟钟告诉记者,他们从2008年起每年都给学校师生发放征求意见表,以“你最喜欢的课文是什么”“你最不喜欢的课文是什么”等问题作为参考。

    在修订过程中,坚持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一个重要原则,即老师好教、学生好学、教材好看。

    山东省临沂市语文老师胡小丹认为,修订要坚持教材的本质--一种教育工具,需要对晦涩陈旧的课文进行淘汰更换,“这样降低了教学难度,为师生减负,同时有助于学生知识库的更新。”

    人文性则要求教材注重引领学生思考人生、社会和自然,形成正确三观。安徽省明光市逸夫小学语文教师何腊梅告诉记者,教材的历次修订都是传统文化不断加强、经典篇目次次传承的过程。“从教材中学到的国学经典积淀成学生传统文化的基础,更形成了几代人关于语文课本的共同记忆。”

    有业内人士指出,一本优秀语文教材的最高标准在于文质兼美。“作为一个载体,语文书承载的语言文字应该是典雅的,有示范作用的;承载的思想内容,应该是正能量,能立德树人的。”安徽省芜湖市第一中学语文教研组组长程丽华说。

    这意味着,修订不可能一劳永逸,而是漫长的“求索”过程。“教材应是一个例子,而不是一个标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不同时代、不同学生决定了语文教材永远存在多维多面,需要持续创新。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建议,在调整语文教材的同时,更要改革教学方式和评价体系,消除应试思维,真正让语文教育起到教书育人的作用。

    日前,语文出版社对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的修订已经完成。这次修订中,已有的课文被更换,增加古诗文内容,占比超过30%;另一方面增强了时代感,更加贴近中小学生的现实生活。2001年以来,语文版教材被福建、广东、广西、贵州、河北、河南、湖北、湖南、辽宁、宁夏、山西、四川、云南、浙江等省份的2000多万学生使用,今年秋天将有400万的中小学入学新生拿到修订的新版语文书。    

    贵阳网综合新华社、法制晚报、网易等

责任编辑:胡丽涓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贵州二十一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有新闻内容系贵阳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黔ICP备13002985号-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24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65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