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遇食遇言】饭桌上人有两种 生熟白菜各有所爱

发布时间:2016-06-02 18:41:12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摘要:周华健有首歌叫《两种》,“世界上的人有两种,一种喜欢唱歌,一种一窍不通;喜欢唱歌的人有两种,一种歌声不错,一种爱抢麦克风……”这样的两分法,几乎可以没有节操地无限往下说,就好像“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作者:遇书房,男,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贵阳,大学本科,中文专业。曾在媒体工作十八年,现供职某文化机构。

    周华健有首歌叫《两种》,“世界上的人有两种,一种喜欢唱歌,一种一窍不通;喜欢唱歌的人有两种,一种歌声不错,一种爱抢麦克风……”这样的两分法,几乎可以没有节操地无限往下说,就好像“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哲学问题高深,不敢妄议。仿其句式,饭桌上的人也有两种,一种爱吃稍涮即食的半生白菜,取其爽脆;一种不然,爱吃煮得又熟又烂的白菜,讲究的是入味。鄙人属于后者,于是吃亏,尤其是吃火锅,前半场基本夹不到菜,喜欢生脆的朋友通常手快,才下锅便三下两下拈了个干净。

  遥想大学时代,入冬后,寝室里的重要节目之一,便是火锅。有条件的用电炉,没有条件则煤油炉,总之不能甘落人后。我曾与几个电科系同学同住一年多,理科生动手能力强,跟着他们混,生活堪称优渥。比如,二十四小时不断电,当然是从老师寝室偷接来的线。于是,热水、热饭、热菜、热被子,一律有了保障。经常都能在寝室里弄各种吃的,火锅宴也便频繁,用不着多复杂,红烧肉罐头配上大白菜,就已经百吃不厌了。而我,总是耗到最后,等大家都吃饱上床喘息了,再闷上一大锅白菜,耐心炖到软烂熟透,再接着大快朵颐。

  有电的好处说不完。最不济,买个馒头当夜宵,偎着电炉边烤边吃,面皮焦黄了,慢慢撕将下来一层吃掉,接着再烤,可就劣质浓茶与武侠小说,消磨掉无数寒夜。更开心的,是小说还不用自己出钱租,因有一位“杀手”级别的老师同住一层楼,且经营着一个租书的第二职业。校园传说,常去租书,留下印象,过关的机会便大。这就便宜了我,电科系学业重,不比中文系逍遥自在,书租回来也没时间看,只好代劳。

  生活享受之余,是付出精神上的代价。简单来说,理科生与文科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物,彼此之间存在严重的误解和歧视,我势单力薄,关灯开侃,每每要忍受他们的言语“凌辱”。

  话题单一,主要就是嘲笑文科生百无一用,而这个世界根本是理科生创造的云云。那时碰巧正在读三联书店翻译出版的《两种文化》,著者英国人斯诺指出,科技与人文正被割裂为两种文化,科技和人文知识分子正在分化为两个言语不通、社会关怀和价值判断迥异的群体,这必然会妨碍社会及个人的进步和发展,“二者之间存在着互不理解的鸿沟———有时(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还互相憎恨和厌恶,当然大多数是由于缺乏了解”。简直叹服不已,具体而微,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分歧,完全可以印证书中的理论。

  “憎恨和厌恶”当然绝对不至于,鸿沟也深不到哪里去,互相之间的影响倒可能更加潜移默化。与理科生同居一室,我学会了接电炉丝、熟练使用电烙铁等等生活技能,至今还受益。斯诺的观点,是两种文化之间应该恢复交流、调和交融,我浅薄的理解,大概也和吃火锅差不多的道理,荤素搭配,融为一锅,和衷共济,方称美味,至于爱吃半生的还是全熟的大白菜,大可各取所爱。

责任编辑:韦伟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