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不同记忆相同情怀 三代出版人书博会共述经历

发布时间:2014-08-04 13:33:24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摘要:每一代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阅读记忆。与时代阅读脉搏贴得最近的,除知识分子之外,也许还有书商。在书博会上,三位不同年代的出版人,讲述自己与书的故事,解密不同时代的阅读密码。

    核心提示

    每一代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阅读记忆。与时代阅读脉搏贴得最近的,除知识分子之外,也许还有书商。在书博会上,三位不同年代的出版人,讲述自己与书的故事,解密不同时代的阅读密码。

    1960年代

    红色经典不会埋没

    讲述者:杨连增(中国农业出版社发行部主任)

    我生于1957年,人生第一本书,是小人书《欧阳海之歌》。那时书不好买,学校开出新华书店提供的目录,我们选好后得交钱预订。《敌后武工队》、《雷锋日记》等红色经典,是所有人的必看书。最火的一本,我记得还是《欧阳海之歌》。

    实际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一类红色书籍,影响了我们整整一代人的价值观。至今,我还有一点英雄主义情结。

    等我刚学会认字,就赶上文革。父母都是中国人民大学职工,家里的书在“破四旧”时被烧掉,学校停课,我和小伙伴们无书可读。

    一天,我在人大图书馆外墙掏鸟窝,爬至四楼发现窗户是破的,从此钻进了“书海”。

    当时读书受苏联文学影响较大,图书馆里能接触的译著几乎都是前苏联的作家:托尔斯泰、契科夫、高尔基等等。

    文革结束那年,我进入北京市新华书店工作,此后一直待在出版行业内,书市里再版的新书也都是文革前那一批,经典不会被埋没。现在回想起来,在人大大院里,爬上房顶,在大杨树的树荫下,看书看至夕阳西下,可真是人生中最充实的一段岁月。 

    1980年代

    白衣飘飘的文艺情怀

    讲述者:张作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副总经理)

    我出生于1978年,老家在山东的一座小乡村。上小学时,恰逢1980年代全民读书潮。

    百花齐放的1980年代,是白衣飘飘的纯真年代。什么流派都有市场,有人崇拜小资范儿的张爱玲,也有人啃起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还有人能将汪国真的诗倒背如流。各地最火的是青年杂志,《辽宁青年》1毛2一本,书店加价1毛5,还经常断货。

    普希金的诗、鲁迅的杂文、钱钟书的小说,在那个年代,都对我影响至深。《平凡的世界》,我看了整整五遍。

    上大学之后,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巴金的《思想录》。现在我收藏有六个不同版本的《思想录》。

    以前的读书历程,直接影响了我在三联的选书方向。浮躁没有内核的书,哪怕作者人气再高,三联也不要。

    去年三联出了一本书《邓小平时代》,作者写了整整十年,出版后效果很好。平装本88元,精装本128元,一年半时间,我们就卖出了八十多万册。有这个成绩,我很欣慰,在中国真正的好书还是有市场。

    2000年代

    谁是下一个书市神话

    讲述者:张雨(武汉爱漫画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发行经理)

    作为典型的80后,小学看地摊上《三侠五义》、《说唐》的连环画,初中看书店里租来的郑渊洁和金庸,再往后就在网上看《盗墓笔记》了。

    2002年毕业之后,我去了深圳一家书店。这十多年,畅销书榜单换得很快。《萌芽》时期,韩寒郭敬明那一批人火过一阵,“百家讲坛”时期,于丹易中天的书又经常卖断货。然而对我而言,对人生影响最大的一本书,还是余华的《活着》。不管生活多么艰难,都要努力活下去。

    如今是90后的天下。转战网络文学,书市也在不断诞生新的财富奇迹。《盗墓笔记》精装纪念本58.8元,也已经了卖出了20万本。2012年前我初入行,月薪只有50元,现在涨了二十倍还不止,这也和出版业的繁荣有关吧。

    书市更新换代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永远不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财富神话。

    (本报记者)

责任编辑:盛超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