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知青文学专业户”叶辛:为“书香贵州”凑份子

发布时间:2014-08-02 11:36:04   来源:贵阳网—贵阳日报  

     人物名片

    叶辛,著名作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文联副主席。已出版五十多部作品,代表作有《蹉跎岁月》、《孽债》、《客过亭》“知青三部曲”等。最新出版《安江事件》、《问世间情》两部小说。

    “我说话的口音带一点贵阳话、一点上海话、一点普通话。虽说有些怪,但‘格局’很广,大家都能听得懂我在讲什么,这在‘全国书博会’如此大格局的文化活动中就很占优势。”著名作家叶辛先生昨日幽默地向记者解释他来“第二家乡”贵州参加第二十四届“全国书博会”的缘由。

    随后,叶先生认真地说,得知“全国书博会”落户贵州的第一时间,就决定来贵州。“我在贵阳插队整整有十年零七个月的时间,深知阅读和书籍对偏远的贵州意味着什么,‘全国书博会’推动贵州全民阅读的意义,怎么评价都不过分。所以我来了,为‘书香贵州’凑一份子。”

    既然为“书香”而来,叶辛把行程安排得满满的,仅8月1日,他有两场读者交流会,一场创作报告会,报告会一结束又马不停蹄赶赴遵义。期间,记者对叶辛的采访也围绕书和书香展开。

     “全国书博会”最大的意义在于推动“全民阅读”

    “书可以告诉我出生以前的很多事情。”还在上海读小学二年级的叶辛看完《我的一家》一书,突然对书产生了感情。他想,“一本书尚且如此,那整个书本世界里肯定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很长时间内,叶辛读书为的是“满足一己好奇心”。

    等到叶辛从“第一家乡”上海到贵阳修文砂锅寨插队当知青,他才发现“读书”具有更大的意义。当时,他从家中挑选出两箱他最喜欢的书来到贵阳。三、四年时间过去了,带的书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恰好生产队叫他去教小学,叶辛趁机向学生提要求,说:“你们家里有没有书?要是有书的话,借给老师看一看,看完了就还。”结果班上无人应答,只有一位男同学说家里有一本。拿来一看,竟然是一本1955年的《农历》,讲二十四节气及相应的农事活动。“就这么一本书,竟是我插队落户十年七个月的时间里,在当地找到的唯一的一本除小学课本之外的书。”叶辛感慨地说,对一个人而言,书难找时才觉察到书是精神的源泉,没有书人会枯竭;对一个偏远的地方而言,没有书就会永远偏远。

    叶辛早已回到了上海。这几年来,他常常会回到他的“第二故乡”来看看,在为贵州日新月异的变化欣喜的时候,也发现“书香味”还不够,叶辛试图尽力地为贵州增添一些。2013年,叶辛在出版散文精选集《叶辛的贵州》后,向全省88个县赠送《叶辛的贵州》,每个县100本,这些书按照他的安排被送到了小学、中学的图书室,走进孩子们中间。

    得知第二十四届“全国书博会”花落贵州,叶辛说他“心头为之一喜”,“作为国内新闻出版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文化平台,‘书博会’对推动贵州全民阅读的意义,在一定程度将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在中国掀起的全民体育相当。”说到这里,他顿一顿,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作为说明。

    原来,这些年来,他自己买的和别人送的书加起来,几乎攻占了家里的每个角落。有时实在是太多了,他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清理一番。书是一本也舍不得扔掉的,会特意捐到贵州贫困山区。“这些在城市里只能论斤贱卖给旧货摊的书,对于那些买不起书的山乡孩子们来说却是至宝。”叶辛说,“贵州山区的孩子对书本、对阅读的渴望,是城里人无法想象的。”说这些话的叶辛,似乎又回到了他自己无书可读的年代。

    “‘全国书博会’最大的意义,恰就在于全民阅读,尤其是无书、少书可读的孩子。”叶辛说。

    “知青文学专业户”的自我超越之路

    叶辛说他当知青时,没有书看,就干脆自己写书。写的就是他置身其中的知青生活,写来写去成了“知青文学专业户”。从1977年发表处女作《高高的苗岭》至今三十多年间,叶辛已经出版了50多本书,这些书无论是儿童文学题材、农村少数民族题材还是知青题材,都多多少少和他在贵阳的知青生涯有关。

    但评论家惊奇地发现,叶辛笔下的“知青文学”从不自我重复,他的笔墨始终跟随着知青一代人的生活脚步,从《蹉跎岁月》、《孽债》到2011年的《客过亭》的“知青三部曲”,完整刻画出了知青一代人几十年的人生轨迹和命运轨迹。

    但叶辛在2013年、2014年出版的新小说《安江事件》、《问世间情》,故事主人公和知青无关。这是在和知青文学告别么?叶辛坦诚,“今后的知青文学作品,包括对我们这些有过知青经历的人要想再写下去,且能完成自我超越,是有难度的。但知青题材就像抗日战争、辛亥革命等题材一样,是绕不开的历史,它本身是有强大生命力的。”他告诉记者,《安江事件》写基层生态、《问世间情》写“新上海人”的生存处境,本质上都写的还是中国现代进程中绕不开的一段历史。(本报记者 郑文丰/文 本报记者 徐其飞/图)

责任编辑:韦伟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