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马自达

白龙洞钟声不在 珍珠泉泽殷后人

发布时间:2014-07-25 13:58:51   来源:贵阳网  

摘要:2011年3月17日,《贵阳日报》登出包括龙洞钟声在内的清代贵阳八景“名单”,说是市文化局与该报传媒集团共同发起“贵阳历史八景恢复征集民意”活动,请市民们献策献计出点子。这对于其他景点的恢复建设,的确不失为福音。但对于龙洞钟声这一景点来说,无疑是正月十五贴门神——为时晚矣。前些天,我去龙泉村采访,向打石沟村民打听白龙洞的所在,他们不无惋惜地说:“已经压在世纪城的大楼底下了。”我问原来的位置在什么地方,他们指着几栋刚刚竣工的商住楼说:“就在那儿。”我按照村民们指点的位置走近察看,那地方属于世纪城的龙泉苑。

    因为贵阳世纪城大量征拨土地,原乌当区野鸭乡现金阳街道办事处所辖龙泉村的七个自然村,如今有五个已经消失了,回水屯这个自然村只剩下十几户人家了,唯有打石沟这一个自然村寨暂时基本保持原貌,但这个自然村的田土大部分已被征用,原来位于打石沟境内的白龙洞也就不复存在了。

    贵阳地区溶洞较多,单是名字叫做“白龙洞”的,我所知道的就有三个。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当属南郊公园的白龙洞,它近在城边,开发配套良好,且位于公园里面,贵阳市民大多都曾经到此一游,外地不少游客也曾在此一饱眼福。因此,很多人都知道它。但它被发现至今只有几十年历史,与另外两个白龙洞相比,简直太年轻了。另外两个白龙洞,一个位于红枫湖景区,早在三百多年前,《徐霞客游记》里就提到过它,现已辟为旅游景点。还有一个名气更大的同样老资格的白龙洞,洞口位于龙泉村打石沟自然村西北角一华里多远的岩上坡与竹林大坡之间的凹地。明代《贵州图经》所载:“白龙洞在司城西北部”,清代《贵阳府志》所说:“在城西北二十里有白龙洞”,说的就是它。

    这个白龙洞,是个地下溶洞。据有关资料记载,洞口高两米左右,洞里面有七个“厅”,第三厅顶部,从前写有“贞姑洞府仙天宝宫”八个大字,后来字迹模糊得早已不可辨认了。白龙洞里有形形色色、惟妙惟肖的钟乳石。(乾隆)《贵州通志》上说,此洞“岩石玲珑,备极灵异,入数十丈渐幽暗,非秉烛不得前,中有潭水,驾竹而渡,石笋数茎,扣之铿然若钟声”。因此,从前人们称这个景点为“龙洞钟声”,为清代贵阳八景之一景。白龙洞长数百米,洞内有一条阴河,即(乾隆)《贵州通志》所谓“潭水”。明朝监察御史俞振才描写洞中阴河的诗说:“仙桥斜挂玉虹影,广寒夜浴蟾宫娥。”他描写洞内景致的诗句是:“凿破层岩千丈雪,玲珑百叠营瑶台。”由此不难想象,从前的白龙洞还是很有看头的。后来由于泥土淤塞,洞内景观有的已为泥沙掩埋,有些地方已经堵塞不通了。

    1983年,贵阳市委宣传部曾组织有关人士进洞考察,据说走了不多远,就走不通了。当时就有人建议开发,但不知什么原因,迟迟未能付诸实施。2011年3月17日,《贵阳日报》登出包括龙洞钟声在内的清代贵阳八景“名单”,说是市文化局与该报传媒集团共同发起“贵阳历史八景恢复征集民意”活动,请市民们献策献计出点子。这对于其他景点的恢复建设,的确不失为福音。但对于龙洞钟声这一景点来说,无疑是正月十五贴门神——为时晚矣。前些天,我去龙泉村采访,向打石沟村民打听白龙洞的所在,他们不无惋惜地说:“已经压在世纪城的大楼底下了。”我问原来的位置在什么地方,他们指着几栋刚刚竣工的商住楼说:“就在那儿。”我按照村民们指点的位置走近察看,那地方属于世纪城的龙泉苑。

    除了白龙洞,龙泉村另一处很有名气的景观是珍珠泉。珍珠泉位于仡佬寨(村委会所在地)南侧。是一股地下泉水。(乾隆)《贵州通志》上说“珠泉在城西三十里,泉分六七道而出,累累如贯珠。”因此,当时人们称之为珍珠泉。

    珍珠泉水流量大,形成溪流,经年不竭。龙泉村村民饮水、洗涤、浇灌田园,皆用珍珠泉之水,村民们把它视为赖以生存的命脉,所以,又把它称为龙泉。龙泉村即因这个龙泉而得名。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的野鸭公社流传着一句家喻户晓的顺口溜,叫做“穷杨惠,富龙泉,不穷不富是茶园。”那时候,茶园大队是种蔬菜的,菜农的口粮是由国家定量供应的,可谓旱涝保收,与一些种粮食的生产大队相比,茶园大队的社员处于“不穷不富”状态。杨惠大队和龙泉大队都是生产粮食的,社员的口粮必须“自力更生”,而且还必须“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那部分才是公社社员“自己”的,社员的口粮标准取决于本队粮食的收成。同样是生产粮食的大队,为什么杨惠穷龙泉富呢?是不是杨惠大队人均田土少,龙泉大队人均田土多呢?不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我手里现有1982年的统计数据,当时杨惠大队的总人口是1052人,有稻田700亩,人均0.66亩,有土625亩,人均0.6亩。当时龙泉大队的总人口是1270人,有稻田738亩,人均0.58亩,有土395亩,人均0.31亩。无论田,还是土,杨惠大队的人均数都高于龙泉大队。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杨惠穷龙泉富的呢?导致杨惠与龙泉贫富悬殊的主要原因,是水利条件。杨惠大队境内地表切割较深,溪流多从山谷深处流过,田土水源条件较差,农业收成不好,“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以后,社员所得口粮较少。龙泉大队赖有珍珠泉提供水利之便,有足够的水源灌溉田土,庄稼长势好,粮食产量高,“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以后,社员所得口粮相对的要多一些。于是,就形成了“穷杨惠,富龙泉,不穷不富是茶园”那么一种局面。也就是说,龙泉村的“富”,得益于村里那昼夜冒水,“经年不竭”的珍珠泉。

    1975年到978年,我在野鸭卫生院工作,卫生院在珍珠泉西南方向,离珍珠泉只有一公里路,夏天休息的时候,我常常到珍珠泉那儿去溜达。驻足泉边,看泉水一股股从深不可测的泉底汩汩汩冒将出来,大大小小的水泡像珍珠一样,一串一串地从水下浮出水面,恍若置身于趵突泉一般。环顾四周,但见珍珠泉附近的小溪里流水潺潺,小溪边时有村姑浣衣,农妇洗菜,壮夫担水,顽童游泳,亦有人在那儿钓鱼网虾摸黄鳝。稍远处秧田一碧如茵,田间农民一边薅秧一边哼唱山歌,空中有白鹭绕着秧田飞来飞去,田里有青蛙一阵阵欢唱。这样的田园风光,在趵突泉是绝然见不到的。贵阳的泉水,名气最大的是黔灵山下的圣泉,但若论水流量之大,它与珍珠泉是无法相比的。即使趵突泉公园里,有些泉我看也不能与珍珠泉相比。

    现在,原龙泉村的大部分地盘上面处处矗立着世纪城的高楼大厦,珍珠泉南面紧挨着北京西路,东面紧靠着世纪城的金源街,北面和西面是世纪城的龙祥苑。从前,水面大体与地面持平,现在周围地面高出水面3米多,四周围着铁栏杆,看起来像是一口深井。

    随着世纪城的发展,珍珠泉“一不小心”已置身“城”里,附近不再有田土需要它灌溉了,它及时“转换职能”,成了抽水站了,继续以它清澈甘甜的泉水,供新老居民饮用。在有些人看来,珍珠泉也许远比白龙洞有实用价值,只要它还能够“经年不竭”,开发商就不至于像对待白龙洞那样对待它的。不过,周围那些良田沃土大多已成了硬帮帮的水泥地面,失去地面水的滋润,白龙洞能否长久保持“经年不竭”的状态,恐恐怕就难以预料了。

责任编辑:王丹丹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