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高坡安上村:万念俱灰向孤崖 一声佛号诉往生

发布时间:2014-07-15 14:27:16   来源:贵阳网  

摘要:花溪区高坡乡新安行政村辖下有个安上自然村,原名却叫庵上,应该寨坡下原有个古庵,至今遗址仍在。此庵乃明朝曼静师太创建,她出家前有个悲惨而无奈的故事。

    花溪区高坡乡新安行政村辖下有个安上自然村,原名却叫庵上,应该寨坡下原有个古庵,至今遗址仍在。此庵乃明朝曼静师太创建,她出家前有个悲惨而无奈的故事。

    曼静师太俗名罗杨花,生于青岩药材商人家,至十六岁上识书达理、精明能干,笔上功夫、账面收支皆难不倒,由于是家中独女,故生怕找上个文化程度高、干练精明、野心勃勃的男子盖过她;天长地久,凌驾于三人之上,岂不受气受辱?只想找个老实本分、勤快听话的汉子。

    不久如愿以偿,新婿杜老二,四肢发达,没有文化,少言寡语,父母双亡。只知埋头干活,从不过问生意上赚多赚少。但杜老二毕竟是穷乡僻壤来的庄稼汉,根本不懂得日常生活习惯、卫生、礼节、公共道德等。如从不洗脸洗脚刷牙漱口、从不洗澡洗衣。非要曼静提醒逼迫方勉强为其难。像猪八戒那样“吧嗒吧嗒”吃饭声,四邻皆闻,一到冬天,任由那两道黄白的浓鼻涕一直长流碗中,他从不管。若要放屁,从不顾忌,不管什么场合,只管“嗵嗵”大放,响亮无比。擤鼻涕吐痰亦是如此,晚上睡觉,鼾声如雷,震动屋宇;磨牙之声,锥耳刺心,辗转反侧,如木滚坡,更有甚者,常用器皿拉屎拉尿,臭气熏天不说,器皿又如何在用!父母为此没几年就郁郁而死。

    曼静亦为此事郁郁寡欢,憔悴异常,更有雪上加霜之事;她自17岁生娃,连生五子皆不满两岁夭折,第六胎总算生了个女儿,挺过两岁这个坎坎,健康成长,曼静视如掌上明珠。谁知女儿六岁上忽然走失,曼静让杜老二去找,却被强盗打死在山野,死尸一丝不挂,直挺挺躺在野地。待将其埋葬,又传来消息,密林中有一被野狗吃残的女孩尸体。曼静赶去察看,果真是自己的女儿。此时真正万念俱灰,了无生趣,孤独一人走向悬崖,却被一声佛号唤住。

    曼静回首,认得是朝阳寺主持信贞,劝其坐下,道:“你知杜老二是谁?为何陪了你整整二十年。你女儿为何陪你六年而去?此中因果,听我讲个故事,你自明白。”

    从前有个后生,因母老家贫,至二十八岁还未娶妻。一日拿药材去青岩类苑药材铺卖,伙计与他相熟,问及婚姻,后生皱眉道:“我是靠打柴挖药养活老母和自己,哪有余钱娶媳妇呢。”

    伙计指点他:“离青岩两百余里的惠水长顺地界有座高山有棵千年杜仲,由于路险兽多,先前去过几拨人,均未再回,故再无人敢尝试,你不如一试,如果成功,就有钱娶妻。如不成功,死便死了。”后生问好价格,知有搞头,决心一试。他千辛万苦找到那棵杜仲,竟有一抱粗、数丈高。他决定将其砍倒,剥取所有树皮,于是挥斧猛砍。砍至天黑,上树睡觉。睡梦中,见有一穿着翠绿长衬衫的人跪在面前哭泣,左腿有深深的伤痕流着血,哭道:“在下就是这棵杜仲树精,在此修炼了九百九十八年,只差两年就功德圆满,得道成仙,那时我有极大能力帮助你,你何愁无钱娶妇。现在我还离不开这个躯壳啊,你挥斧猛砍,我真疼得受不了,而且九百多岁的潜心修炼也付出东流。求求你再熬两年吧。”后生很是怜他,但转眼一想,一个树精之话岂能相信,自己哪里还熬得两个年头呢,先顾眼前利益吧,于是硬着心肠不答应。树精一直痛哭啜泣,跪了整整三个时辰。天将要亮时,突然不见。第二天清晨,后生早将梦境忘却,满怀希望将树砍倒,将树皮剥光晒干,捆成一大挑回青岩,一共只用了三十天时间。

    类苑堂伙计将他杜仲分成三等收购。后生共得了二十两纹银,欢天喜地。他对伙计道:“我爬山涉水、出生入死,用了一个月时间才将杜仲挑回,你可不能抠克我的血汗钱。”伙计信誓旦旦:“短斤少两之事我从不干,如果作假,下辈子就做你女儿,抠克一两做你一年女儿,最后让豺狗吃掉。”其实伙计暗地狠捞了后生一笔,有六两之多。

    曼静是个聪明人,听完故事,一切明白,再无自杀之意,随信贞下山,将家产尽数归入佛界,削发为民。不久,去高坡创建般若庵,声名远播,香火颇旺,坡上渐渐形成一个寨子,便叫庵上寨。(作者 曹如人)

责任编辑:王丹丹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