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三届贵阳啤酒节首届摄影大赛
|
贵阳网  新闻频道> 国际   >正文
[ 打印 ]

乡野史家痴心撰乡志 誓让赣南古风不成灰(组图)

发布时间: 2014-07-04 22:25:25 来源: 国际在线
摘要: 地方志,一种特殊的文献体裁,在我国的历史已超过两千年。(摄影:潘天宇)   李宗汉老人多年来整理收集编撰乡志的材料,所花费的金钱已经难以统计。

原标题:乡野史家痴心撰乡志 誓让赣南古风不成灰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潘天宇):地方志,一种特殊的文献体裁,在我国的历史已超过两千年。中国人重修史,地方志也有着繁多的类别和层级,从全国地方志到省、市、县、乡、村各级地方志,背后是中国人对历史的尊重和对乡土的热爱。官家修史历来是传统也有优势,个人撰方志,能调动的资源少、所能涉猎的内容寡,难度自不必多言。然而,在江西赣州的崇义县上堡乡,68岁的退休教师李宗汉,仅凭一人之力,数十年考据,撰写出总计40余万字、跨度超过500年的《上堡乡志》。这位乡野史家,与历代史家一样,有着自己修史的理念;他的特殊之处,更在于“虽微必录,无隐不宣”的艰难与执着。

麻袋中各种本 手稿蝇头小字“虽微必录”

记者一行观看李宗汉老人整理的手稿。(摄影:赣州晚报记者 廖祥云)

能去李宗汉的家、看到他让人动容的手稿,其实只是记者采访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若不是老人的坚持与极其动人的诚恳,在赣州行程紧张的记者,便会错过与这位乡村史家深入交流的机会,也错过那些手稿带来的“震撼”。

老人的家在一条窄巷的尽头,若没有窗外美丽稻田的映衬,会更显沧桑。不大的房子颇为昏暗,迎接我们的是老人的爱人还有恰好在他家中做客的一对夫妇。

当记者进屋四处打量时,老人从麻袋中拿出一部分手稿摆在桌面上,他介绍说这只是全部资料的十分之一,有一部分手稿已经遗失,所幸电子文本已经存入电脑。翻看这些资料时记者发现,老人用来记录的本子种类繁多,其中大部分是课时本,有的甚至是学生所用的练习本,而里面所记录的细节,丰富详细不胜枚举,例如某一时期当地的蔬菜价格。

这些内容不仅对于当地的历史意义重大,同时也为研究一个年代的各方面整体情况提供了依据。

因修史变拮据 妻子支持成为“精神支柱”

李宗汉老人整理的手稿,工整的字体透露出老人在整理材料时非常细致耐心。(摄影:潘天宇)

李宗汉老人多年来整理收集编撰乡志的材料,所花费的金钱已经难以统计。随行的乡干部表示,老人每月的收入大概在3000元左右,原本足够在当地安度晚年。但是,老人选择了一项系统而繁杂的工作,因此经济上的捉襟见肘就不难理解了。

欣慰的是,爱人对他所做的一切十分支持。面对一项只有投入却几乎没有产出的工作,这也是他最强有力的精神支柱之一。

李宗汉老人说,他编撰的材料必须有可靠的出处,要经得起推敲。为此,他不断走访当地村庄,寻找当地大姓人家的族谱进行研究,并不断收集可靠的典籍。依据当地风俗,族谱向来秘不示人,我们大约可以想象到老人在此过程中所经历的艰辛,但是,为了能给后人留下一份可靠的乡志,老人最终克服了这些困难,乡民们也被他的行为感动,后来,他每到一地,甚至有人主动拿出一些资料供他查阅。

为修史学电脑 《上堡乡志》赛县志

为了能使自己整理的资料有凭有据经得起推敲,老人翻阅了大量文献,其中不乏一些古籍善本。(摄影:潘天宇)

李宗汉自年轻时就爱好文学,曾在各级报刊上发表数十篇文章。随着对家乡了解的不断深入,他发现上堡乡的历史文化精彩之处颇多,但却不成体系,自那时起,李宗汉有了编撰一部《上堡乡志》的想法。

2004年,李宗汉正式退休,用他自己的话说,“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全力以赴完成年轻时的愿望了”。他开始逐步整理20多年来多搜集的各类资料,为防止资料遗失,老人买了电脑并从零开始学习打字,将自己整理的手稿输入电脑保存。据统计,老人整理的手稿多达上百万字。

已经出版发行的《上堡乡志》,从时间段上可以窥见老人默默的坚守。(摄影:潘天宇)

2009年10月,《上堡乡志》得以公开出版,全书共7编,总计40余万字,记载了上堡乡从明朝正德年间至今500多年的历史变迁,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领域,是一份丝毫不逊色于各地县志一级的地方志。

除了整理出版《上堡乡志》,李宗汉老人还自己出资学习和传承当地的非物质文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富有当地客家特色的民俗灯彩“舞春牛”。在老人的努力下,2010年6月,“舞春牛”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老的民俗再次焕发生机,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濒临消失的乡土文化得以延续。

另一种曲高和寡 

李宗汉老人接受记者采访。

李宗汉老人所做的事情,对于大多数乡民来说可能过于曲高和寡,但他们不难理解的是老人对家乡的热爱,这也是所有乡民的共通之处。临别时老人表示,他对我们的到来非常感动,并希望在我们的报道下,故乡的物质和非物质的遗产能被人重视并得到更好的保护。

不可否认,在一定程度上,老人的内心是孤独的,他也许不在意几十年来的辛苦和资金上的不断付出,但却一定希望有人能关注他的研究成果,哪怕像记者一行的走马观花。正如老人的爱人不经意间对记者说的那句话:“还是你们关心他。”

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并不难,刹那间的感动也并非难以捕捉,但几十年的默默投入却无法不令人动容,我们没有能力对老人的研究工作提供帮助,但至少可以尽己所能不再让他这样的人继续隐藏在大家的视野之外。在介绍老人时,他多被称作“乡土文化的守望者”,记者却以为,“守护者”似乎更为贴切,当我们中的不少人正在感叹“文化之不存”时,老人却已经开始了对本乡本土文化的保护。正是因为他的努力,远道而来的我们才能了解到这片土地的过往,这里的乡民才能找回绵延不断的来自祖先的记忆。

相信像李宗汉老人一样的“守护者”全国还有很多。作为媒体人,我们不愿让“守护者”们继续隐匿在昏暗的角落,任由这些人和他们所守护的文化慢慢消逝。有一天,风景优美的崇义县上堡乡或许真的会迎来期盼已久的大批游客,那时,乡民们会绞尽脑汁寻找生养自己的这片土地所谓“历史悠久”的依据,当那时大家为此匆匆翻开《上堡乡志》的时候,还会记得这位本土文化的艰辛守护者吗?

责任编辑: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