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粑粑街漫忆:人间烟火去 车水马龙来

发布时间:2014-07-04 11:03:33   来源:贵阳网  

摘要:粑粑街长不过百米,就在纪念塔附近。市南路、解放路和粑粑街构成了一个三角形,其中最短的那条边就是粑粑街。不管是在市南路的那边,还是站在解放路的这边,抬头一望,都能很轻易地看到粑粑街的另一头。

    粑粑街长不过百米,就在纪念塔附近。市南路、解放路和粑粑街构成了一个三角形,其中最短的那条边就是粑粑街。不管是在市南路的那边,还是站在解放路的这边,抬头一望,都能很轻易地看到粑粑街的另一头。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即开型的彩票风行,每年都要在纪念塔进行盛大的发售活动,粑粑街便像赶集一样的热闹,这样的情景要持续一个星期。现场人声鼎沸,特别是有中奖人上台去领奖的时候,幸运者戴着大红花,面向观众,伴着强劲的音乐,主持人摇动三寸不烂之舌,极尽鼓动渲染之能事。台下的彩民便奋不顾身,把身上的最后两个硬币也掏光才作罢。我中过两次奖,一次是石英炉,一次是电炒锅。都是刚走拢,掏两块钱买第一注的时候中的,但最后把身上带的一百多块钱全部换成了彩票,也没有见到另外的惊喜。那时候,最高奖项是一辆小轿车。我曾经工作过的一个私营印刷厂的老板,就中过一辆小轿车。大家都说:“钱往热和的地方拱!”

    粑粑街曾有一位老中医,就在自己家里面开了一个门诊,每天上午坐诊,治疗儿科小有名气。我的儿子,小时候体质较弱,每年冬天都会感冒。有一次感冒了,在小诊所吃药、打针、输液都不见好,夜间还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吃冰糖鸭梨也不见效。妻子打探到粑粑街的老中医治儿科还不错,我们便背着儿子前去。老中医一番望闻问切,便处了方,一个老太婆依照单子配药,用戥子来称。老太婆可能是老中医的妻子,慢条斯理地称药,满头白头在灯光下闪着银光,却一脸冷傲,我一下子对这药的效果产生了怀疑。对中医,我一直敬畏着,觉得很神奇,甚至想过有机缘的话自己也去拜师好好学学。可看着老太婆冰冷的面孔,我竟然没来由的不信任,甚至无理地觉得要用手抓药的,才真是有功夫的杏林圣手。

    儿子吃了那几副药,也没见有明显的效果,我们也就没有再去。后来,妻子听别人讲了一个小偏方,把大蒜剥了皮,与黄糖放在一起蒸来吃,对咳嗽有奇效。我虽然没有吃过一口,但一辈子记得那刺鼻的味道。一开始儿子还勉强吃了下去,吃过两三次竟然就真的不咳了。后来每次感冒都会咳嗽,每次咳嗽都要吃大蒜蒸黄糖,吃多了,便有些不愿意吃。我在旁边闻着那味,也觉得很难下口,便闭口不言。因为我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没法冷着脸去要求一个娃娃做到。妻子没有办法,便苦口婆心地,想方设法哄着儿子吃下去。那神情,如果自己吃下去能让儿子不咳,我相信妻子会毫不犹豫地一口吃下去,不管味道有多么难吃。也正是那一刻,我体味到了天下母亲平凡中的伟大。

    之所以记住粑粑街,是因了这个散发着烟火气的名字。但关于名字的由来,却无从查考,只能信马由疆,放开思绪去臆想。

    粑粑这个东西,或许和农耕文化有关。我想,第一个做成粑粑的人,是不是某天上山做活路,包了一砣糯米饭去当午饭,在行走或劳动的过程中,糯米饭受了挤压,甚至摔了重重的一跤,糯米饭成了胶状的一团,虽然没有今天我们专门用石碓舂出来的烂。中午,那人打开带来的糯米饭来吃,发现已经成了一砣粑粑,但别无选择,只好将就对付。哪知一咬,竟然发现与糯米饭不同的滋味,更有嚼头,也更绵长。就这样,粑粑于无意中便发明出来了。糯米又多了一种新的食用方法,以至后来专门有食用糯米粑粑的节日,那就是重阳节,也叫敬老节。

    而这条街,为什么就叫粑粑街呢?是不是当初命名的人,不但有幽默感,还有着不同凡响的想象力,他竟然看出这条街形似一个糯米粑粑,所以干脆就叫作粑粑街。当然,也有可能是,这条街曾经有卖粑粑的人家,并且让远远近近的美食家们慕名而来。总之,这是一个具有浓厚人间烟火味的名字,我们应该感谢这样的命名。

    虽然今天走在宽阔的粑粑街上,我们已经闻不到多少人间的烟火,只有车水马龙,只有满目的繁华。记得九十年代,这条街还搞过轰轰烈烈的美食节。而今天,粑粑街紧挨解放路的这一头,有一家姊妹饭店,一家羊肉粉馆,算是最后留下的一点人间烟火气吧。

责任编辑:侯舟舟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