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马自达

此心安处是吾乡:应文和尚与马铃

发布时间:2014-07-03 14:26:47   来源:贵阳网综合  

摘要:听说过吗?明朝时,有个20多岁和尚,来到马铃民族乡,做过好些益事、善事,被山乡人说是个好和尚、活菩萨。 听说过吗?明朝时,有位年轻皇帝,跋山涉水行马铃,与山民和谐相处,共度穷苦的“蛮荒”岁月,不言舍弃。

    文/弋良俊

    听说过吗?明朝时,有个20多岁和尚,来到马铃民族乡,做过好些益事、善事,被山乡人说是个好和尚、活菩萨。

    听说过吗?明朝时,有位年轻皇帝,跋山涉水行马铃,与山民和谐相处,共度穷苦的“蛮荒”岁月,不言舍弃。

    和尚是谁?应文和尚。

    皇帝是谁?建文皇帝。

    和尚也好,皇帝也好,实为一个人,就是明太祖朱元璋之孙朱允炆。朱元璋死后,皇太孙朱允炆承继大统,登皇位,改元建文,史称建文皇帝。

    建文皇帝怎么变成和尚呢?怎么远行到“蛮荒”之地贵阳、马铃呢?这,是个谜。亘古罕见。

    建文皇帝“退出”皇位,当上和尚,与他祖父朱元璋洪武有关。也许朱元璋早预料到,他传位给皇太孙朱允炆,必被自己儿子篡夺,所以,安排建文皇帝剃发当和尚,逊国出逃,亡命贵州等南夷“蛮荒”之地。

    朱元璋是先当和尚,后还俗投军,经过战斗夺得天下,建立明王朝,当上皇帝的。

    朱允炆是先当皇帝,后被叔父夺去皇位,被迫当和尚的。

    这正是:

    天道有意也无意,

    人间有情也无情。

    《明纪》载:“太祖年十七,九日入皇觉寺为僧。逾日,僧乏食,太祖乃游江淮,崎岖三载,仍还皇觉寺。时,汝、颖兵起,骚动濠州。定远人郭子兴据濠州。元将彻里不花不敢进,日掠良民邀赏。太祖诣伽蓝卜,问避乱,不吉;即守故,又不吉;因视曰:‘岂欲予倡义耶?’大吉,意遂决。以闰三月朔,入濠州见郭子兴。郭子兴奇其状貌,与语,大悦之,取为亲兵,凡有功伐,命往之,辄胜。子兴故抚宿州马公之女为女,遂妻焉,即高(马秀英)皇后也。元朝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正月戊申,明太祖高皇帝洪武元年,春正月,吴王(朱元璋)即皇帝位,定有天下之号曰明,建元洪武,追尊四代祖考妣皆为帝后。”

    这,便是朱元璋先当和尚,后当皇帝情况。

    《明纪》载:“丁巳(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十一月,皇孙允炆生。”“王申(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夏四月,皇太子朱标甍,谥曰懿文。九月,立嫡长孙允炆为皇太孙。”“戊寅(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闰五月,帝崩,太孙允炆即位。”

    这,记述建文皇帝从出生、受封皇太孙,到朱元璋崩驾,即帝位。建文皇帝当皇帝时,年仅21岁,是位年轻皇帝。

    朱允炆当皇帝,他叔父燕王朱棣不服,一面招兵买马,准备兴兵功南京,杀建文篡位;一面装病入膏肓,麻痹建文皇帝,伺机发兵。后来,朱棣以“清君侧”为名,发兵反建文。

    《明纪》载:“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秋七月,燕王朱棣杀北平左布政使张昺(昞),都指挥使谢贵,遂发兵反。”“壬午(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五月,燕兵抵达泗州,守将周景初举城投降……燕兵渡淮河,守淮河兵部主事樊士信死之。燕兵陷盱眙、长天,进至扬州,守将崇刚、监察御史王彬死亡,遂陷仪真。”“六月,燕兵渡江,盛庸整众御之,师溃,庸单骑遁。燕兵进屯金川门,谷王穗与李隆开门降……时,朝廷文武俱迎燕。(建文)帝闻金川门失守,欲自杀。翰林院编修程济曰:‘不如出亡。’少监王钺跪进曰:‘昔高祖(朱元璋)升遐时,有遗箧,曰临大难当发。仅收藏奉先殿之左。’群臣齐言急出之。俄尔,舁一红箧至,四周俱固以铁。二锁亦灌铁。帝见而大恸。急命举火焚大内,皇后马氏赴火至。程济碎箧,得度牒三张,一曰应文。一曰应贤。一曰应能,袈裟、帽鞋、剃刀俱备,白金十锭,朱节箧内:‘应文从鬼门出,余从水关御沟而行,薄暮会于神乐观之西房。’帝曰:‘数也。’程济即为帝祝发(剃发)。吴王教授杨应能愿祝发随亡。监察御史叶希贤毅然曰:‘臣名贤,应贤无疑。’亦祝发。各易衣披牒。在殿凡五六十人,俱失随亡。帝曰:‘多人不能,无生得失,宜各从便。’九人从帝至鬼门,而一舟舣岸,为神乐观道士壬升见帝,叩头称万岁,曰:‘臣固知陛下之来也。畴时,高皇帝(朱元璋)见梦,令臣至此耳。’乃乘舟至太平门,升异至观,已薄暮矣。俄尔,杨应能,叶希贤等十三人同至,共二十三人。帝曰:‘今后以师弟称,不必拘主臣之礼也。’约定左右不离者三人,给运衣食者六人,余俱遥为应援。黎明,取道溧阳去。初,帝阶舟至京口(江苏镇江)、过六合、陸行至襄阳(湖北襄阳)。至是往滇(当时贵州未建省,大部分地区属云南)。

    从《明纪》记述看,朱元璋是早预料到儿子燕王朱棣,会兴兵反,夺爱孙允炆的皇位。于是乎,为建文皇帝逃生,早就准备好袈裟、度牒、剃头刀,还备有逃生金银。表面看,朱元璋真神乎其神,把朱允炆推上皇位,又想到皇位被夺后,怎样让其逃生。其实,用一句民间俗话解释:知子莫如父。朱棣的阴谋,怎能瞒过朱元璋呢?

    建文皇帝与杨应能、叶希贤等人逃出京城后,昼宿夜行,躲避燕王派杀手追杀,一路惊恐,一路坎坷,不顾辛劳,往贵州蛮荒偏僻民族山区急逃奔。

    《贵州佛教史》载:“建文帝削发为僧,由南京光至黔中,至黑羊箐(贵阳古地名),过太子桥(俗称太慈桥,纪念建文帝建)……”

    《明史·纪事本末》载:“(建文帝逃至黔中)至贵州(即贵阳)在金竹长官司(应为金竹安抚司)罗永庵堂,题诗壁间。”

    显然,建文皇帝和杨应能、叶希贤、至贵阳(黑羊箐)后,是直奔金竹安抚司统领的山区,并在罗永庵庙堂墙上,题讲坛抒怀。

    建文皇帝题的壁诗怎么写的呢?先按下不说,先说建文皇帝和应能、希贤到金竹安抚司的情况。

    据史载,建文皇帝三人,出次南门,走过太子桥,左转,步入幽幽静静的夷家(即今布依族)山乡,进入夜郎王裔金竹安抚司辖地。

    那年月,明朝初年,贵阳,也就是史称的黑羊箐,石头城新建不久,城小,街巷少,居民数万户,夷汉族杂居。城外,基本是少数民族世居的古村寨。

    建文皇帝与杨应能、叶希贤,一身僧人束装,背揹竹制装存佛像,经书的行脚僧人的背囊,缓步行在青山间,绿水滨,田坝田梗上,望远山如黛,横亘天际,看近山似彩屏,或绿树、或红花、或黄、或紫,或白的野山花、或农家菜花,铺缀彩屏,逗引得彩蝶、白粉蝶、密蜂,飞舞花丛,带走醉人花香味,飞入翠竹,古树围拱的夷家山寨中,引得山鸟鸣唱不歇。

    此年此月此日,正值初夏,阳光灿烂,把青山辉映得绿茵茵;把田野、山寨照射得金光闪烁灼,晃人眼目。田间,夷家人(今布依族)男女下田,弯腰插秧,拔掉稗草、绿茵茵禾苗正随风摇曳,飘散阵阵清香……

    建文皇帝边走边思忖:这儿青山绵亘,直抵天际;这儿绿水绕城、绕山寨、绕田,宛如绿玉带护住大地;这儿民风淳朴、待人和善……为何好些史书,要把贵州这雄浑、壮美的黔中山国,写得可怕,说这儿的人们不知礼数、蛮横无比,动辄“抢劫、杀人”,说这儿是“远在要荒”的“蛮荒”之地。这史官之言,是站在中央王朝角度,审视贵州古夜郎国故地。他暗思至此,油然想起皇太祖朱元璋的军师刘基(伯温)。刘基在上奏,请皇太祖派30万大军从贵州顺元城(即今贵阳),远征云南元朝残余势力时,曾赞贵州山国,口赞一首诗: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人。

    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

    建文皇帝谓然赞曰:“伯温之诗,至真,定为后世所证啊!”

    应能、负贤随在建文皇帝身后,听见他自言自语,便问:“大师,”他们按照建文皇帝逊国逃亡时嘱咐:以后不准称皇上,以师相称,所以叫大师,“你刚才在称赞伯温丞相吗?”

    “是啊,是啊。”建文皇帝答,“说古夜国所在之地,乃蛮夷之地,其不公允。其实,依应文(建文皇帝以佛家名自称)所见,古夜郎国之人,是古越人中一支佼佼者,殷周时建鬼方国,名扬春秋,怎能歧视,称之蛮荒哩!?二位同意否?”

    “极是,极是。”二人点头赞同。

    三人行走间,忽闻夷家人唱的插秧歌声,从田间传来。闻之,心情欢悦,解人困乏。

    这插秧歌,宛若天籁飘散山水之间:

    夏日太阳亮堂堂,

    田里禾苗旺长长,

    插秧铜锣响当当,

    秋天金谷满仓仓……

    唱插秧歌的夷家人,见三个和尚笑着听他们唱歌,便伸直腰杆,欢呼道:“大师们好!”

    建文皇帝和应能、希贤双手合十,唸三声阿弥陀佛;齐说:“乡亲们万安!”

    离开插秧的田坝,建文皇帝等人,又沿山脚小道,往山垭口走去。他们刚走几步,便听见田坝方向传来呼救声:“阿陶跌倒啦!——倒在田里啦!——快来救人呀!——快!快!快呀!——……”这惊炸炸叫喊声,不仅使建文皇帝停步、转身往呼救处望,而且迅速作对应能、希贤说:“走!救人去!”讲罢,快步如飞,直奔插秧的田坝。

    原来,这天插秧的夷家(今布依族)人中,有位过门才一年的新媳妇,名叫阿陶。她,本是金竹安抚使金大土司手下罗吏目之女,前些年“三月三”歌节时,在歌场“浪哨”(布依语,谈情说爱之意),看中水车坝韦家小伙岩生。两人通过对唱情歌,通过交游,逐渐产生情爱。后来,通过说亲,交换生辰贴,终于得成美眷。过门刚一年,阿陶这个吏目家土司娇女,觉得既为岩生妻,也应跟其他新媳妇一样下田插秧。谁知,阿陶从小被父母宠爱。未下田插过秧,这天充狠、充能下田插秧,在烈日照晒下,突然昏倒在水稻田中,吓得旁边的人们,惊慌呼救。

    建文皇帝首先赶到田坎边。此时,两位中年妇女,将阿陶抬到田坎上。建文皇帝将双脚踏进水田边,伸出中、食指试阿陶鼻息,发觉已闭气。他又伸出大指按,死劲掐住阿陶人中穴。过了好一会儿,阿陶长呼一口气,轻声地叫了声:“妈吔……”醒过来,脸色由卡白渐成微红微红,并睁开双眼,打量周围人群。

    此刻,阿陶的丈夫韦岩生已闻讯跑来,拉着阿陶的手,着急地问:“阿陶,怎么啦?怎么啦?……”

    建文皇帝看到岩生这样边喊边摇阿陶的手,猜到是夷家年轻妇女的丈夫,便欲告诉岩生,昏厥的人刚喘过气、苏醒,不宜这么大声喊叫、摇动,弄不好阿陶一激动,又会昏厥过去。果不然,话未说出口,但听得阿陶激动地张开口,吐出两个字:“我,对……”又昏厥过去。

    建文皇帝见状,忙说:“快!快!快!这儿太阳大,直射昏厥妇女,会、会……”他不愿说出“死”字,便说,“快抬她到山边大树下去,快快快……”

    插秧的夷家人全上田坎了,一路护着阿陶,抬到几株古树下,将人放下。

    有人通知韦吏目土司,说他媳妇昏厥倒水田里,现被三个和尚救治中。韦吏目听说后,急忙赶来看望媳妇。他到古树下后,见建文皇帝正在针炙救治。便连连拱手称谢:“感谢!感谢!感谢远来的菩萨们!——”

    建文皇帝在给阿陶施治,微微一笑,连连颔首,表示承受不起,见人危难,施救理该。

    应能、希贤双手合十,口颂阿弥陀佛,连声说:“不必称谢,救人理之所该。”

    建文皇帝不断救治后,阿陶彻底苏醒。接着,他细心,闭目给阿陶号脉。他接二连三给阿陶切脉之后,站起身,对韦吏目,对岩生和插秧的众夷家人,合掌行礼,说道:“女施主,已无大碍。但,还须静息,不能再下田务劳……”

    “为哪样?”韦岩生急问。

    “因为,她、她有喜了!”建文皇帝转身对韦吏目土司和众人讲,“恭喜啦、恭喜啦!”

    听建文皇帝这么一讲,在场人都雀跃起来,都欢呼起来,齐呼:“喜事!喜事!……”

    韦吏目招来土司兵,用竹竿滑轿,将阿陶抬回韦吏目家住的古夷家寨子。这古寨,用夷语称呼,叫“骆云寨”。夷语,即古越语,是今日布依族的古语,可释为“山田附近村寨”。

    建文皇帝和应能、希贤被韦吏目邀请,一起来到骆云寨汉家人因在后山峰云雾缭绕,叫此寨后的山峰为“骆云峰”。

    阿陶被韦岩生母亲及家人扶进安房。

    韦吏目请建文皇帝等客厅落坐,敬了茶,便问他们从何而来,向何处而去。

    建文皇帝答道:他们从皇觉寺来。是向菩萨谢恩,愿当走遍千山万水的苦行僧。他还介绍自己和应能、希贤之名说,他叫释应丈,那俩人一名释应能,一名释应贤。

    韦吏目曾随金竹被安抚使密定去过京城,呈弃元归明的降表,见过朱元璋皇帝,还听京城人说,朱元璋是皇觉寺出家和尚,后还俗从军,凭大智大勇,建奇功业,立大明王朝。此刻一听建文皇帝自称“应文”和尚,便肃然起敬,站起身,弯腰行礼,十分虔诚地说道:

    “原来,救我媳妇的大恩师,是皇觉寺的僧人呀!您与太祖洪武皇帝同出一个寺庙呵,失敬,失敬……”

    而建文皇帝一听韦吏目讲他与太祖同庙感动得热泪盈眶,感慨萬端,暗想:想不到地处边荒的贵州土司,竟然知道我与太祖爷是同宗庙的“和尚”呀!谁说黑羊箐(贵州城)夷家人是“蛮夷”?殊不知古夜郎族群人都聪明睿智呵!不深入民间,特别是边远的所谓穷乡探知民情,会成瞎子、聋子的。我逊国出逃,也算不幸中有幸,得补上一课,读大明江山的万民一书,祸兮福所寓!他心所想,未露出他就是太祖朱元璋之孙,而是谦逊地答:

    “小僧怎敢与洪武大皇帝相提啊!”

    应能、希贤听韦吏目之言,也暗叹:一个小小吏目,也知太祖洪武皇帝出自皇觉寺,真不简单,真不简单。

    建文皇帝答完韦吏目的问话,从背篓中取出几颗安神保胎药丸,递给韦岩生,叫他早晚给队陶服一丸,可保母子平安。

    韦岩生接过安神保胎药丸,不停作揖,不住口称“谢谢”。

    当天中午,韦吏目叫家人弄了一桌素菜,招待建文皇帝三人。饭后,韦吏目又请建文皇帝等人到骆云寨转游,还请建文皇帝三人留在寨内,他愿建一寺庙,供奉佛祖,请建文皇帝主持这个寺庙。

    骆云寨,明天顺四年,被明军烧毁。

    建文皇帝见韦吏目这般真诚、热情,表示愿暂时留下。

    后来,一座寺庙建在骆云寨寨后,史书写“罗永庵”。这,可能是《明史·纪事本末》据夷语(今布依语)音,按音记名,将骆云寺,写成音同字不同的寺名,这情况在元明清史书中,屡见不鲜,例如,将系铃峰写成“杏林峰”,将马铃写成“马林”,等等。

    建文皇帝救阿陶之事,不胫而走,传遍各乡各寨,而且越传越神奇,说建文皇帝等三人,是从天外驾祥云飞过骆云寨时,见插秧的阿陶有难,便按下五彩云头,到田间救了昏死过去的阿陶,用神指将阿陶救醒,还用神丹给阿陶保胎……

    事情传开,附近各寨人都来请建文皇帝看病,都来求神拜佛,都来看望“活菩萨”。

    建文皇帝逃亡躲追杀,在马铃暂时找到一个幽静的安身之地,每日早晚敲钟击鼓唸经,每日接待来看病,求神拜神之人,小路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一日,建文皇帝做完晚课,出寺门漫步,见皓月如银盘,夜鸟鸣叫,山虫啾啁,山野静悄悄,油然思想逊国逃离金陵城之事,喟然长叹不已。散步后,回到骆云寺中,情绪萦胸,拿起桌上朱笔,沾上红色墨水,挥毫题诗于壁:

    风尘一夕忽南侵,

    天命潜移四海心。

    凤返丹山红日远,

    龙归沧海碧云深。

    紫微有象星还拱,

    玉漏无声水自沉。

    遥想禁城今夜月,

    六宫犹望翠华临。

    阅罢“楞严”磬懒敲,

    笑看茅屋寄团瓢。

    南来瘴岭千层迥,

    北望天门万里遥。

    款段久忘飞凤辇,

    袈裟新换衮龙袍。

    百官此日知何处,

    惟有群鸦早晚朝。

    此诗,写在壁上后,第二天被韦吏目发现,立即猜到这释应文和尚,就是永乐皇帝下旨查找、追杀的好皇帝朱允炆、明太祖朱元璋洪武皇帝之孙建文皇帝,不由大吃一惊。他暗下决心,保护建文皇帝,不让燕王朱棣这位永乐皇帝找到他,杀掉他。从此,韦吏目对建文皇帝更恭敬,更关心,派儿子岩生暗中保护,寸步不离。

    建文皇帝题在骆云寺中的寺,被韦吏目传抄起来。后来,《贵阳府志·文征十三》载录此诗。

    那么,这骆云诗,或史书说的罗永庵还在吗?为此,我到马铃乡寻找过,不仅古寺不存在,连韦吏目家住的落云寨也被消毁。这是历史的悲剧,是件惨绝人寰的事件:明朝天顺年间,派南和侯方英,右副都御史白圭,去镇压贵阳高坡起义苗族首领干把猪(写此名带侮辱性,应为甘八祖),认为马铃民族乡的夷家反明义军,是甘八祖党翼,派兵先进剿,杀人无数,烧毁所有古村寨。骆云寨当然难逃厄运。

    这情况,明史有载。

    《明实录·英宗天顺实录》载:“天顺三年四月已巳(十八)(公元1459年5月19日),赞理湖广,贵州军务右副都御史白圭奏:‘臣奉命同南和侯方瑛等进剿东苗。臣议以谷种等处山箐诸夷(今布依族)杂处,乃东苗之羽翼,宜先剪除,遂分兵四进:臣同瑛兵进青崖,(即今青岩镇),右副总兵李都督李贵兵进牛皮箐(即今马铃民族乡牛皮箐村一带,含水车坝)……所向皆捷,克水车坝(即今马铃民族乡政府附近村寨)等一百四十七寨,斩首七百五十六级,擒获九百余人……’”

    这样残酷镇压,骆云寺(罗永庵)怎能保存?!骆云寨怎能保存?!

    往事如流水,逝去如斯、如斯……

    历史似去烟,流走如存、如存……

    据清康熙时任过台湾省堵罗县知县,后任过山东高唐府知府,后又升任台湾员外郎的周钟瑄,写有《白云山序》,讲建文皇帝因被永乐皇帝派人追杀,离开骆云寺,又避祸于他乡,又到过贵阳的永乐乡,朱昌镇等地。

    周钟瑄与周起谓(渔璌)是叔侄。起谓是清康熙王朝时著名诗人,参与编《康熙字典》,排名第三,代表皇帝祭过大禹陵。史称“两周”。周钟瑄在《白云山序》中,写有两诗评价建文皇帝,记叙建文皇帝逊国之事:

    脱身皇觉靖烽烟,

    瓶钵袈裟又再传。

    两世空门同泡影,

    一堂猜忌动戈筵。

    星驰铁马乾坤碎,

    帝入避荒日月偏。

    回首榆川真蝶梦,

    老僧犹戴白云还。

    “回首榆川真蝶梦”句,讲的是永乐皇帝朱棣西征时,死在榆川这地方。

    历史远去,但建文皇帝留在马铃民族乡的许多遗迹,仍然存在在马铃乡寨里,仍然存在在人们的记忆中,传承下来,传存下来,让人畅想,给人启迪。

    在此,录我旧诗作结尾:

    朱氏王朝两和尚,

    命运迥然不相仿,

    一个征战建明朝,

    一个逊国逃蛮荒。

    (弋良俊:诗人,作家,民族文史专家,主任记者。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理事,贵州省曲艺家协会副主席,贵州省布依学会副会长兼民族旅游经济研究所所长、贵阳市文物保护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专家。)

责任编辑:侯舟舟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