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沙河桥留下悲壮故事 烽火硝烟烙下红印

发布时间:2014-06-25 15:42:23   来源:贵阳网  

摘要:沙河桥是贵阳的老地名,虽然现在改叫沙河街,不少市民仍习惯叫这里为沙河桥。因为沙河桥给许多贵阳人留下了太多、太深的记忆。

      沙河桥是贵阳的老地名,虽然现在改叫沙河街,不少市民仍习惯叫这里为沙河桥。因为沙河桥给许多贵阳人留下了太多、太深的记忆。

    抗日战争期间,日寇的飞机经常侵扰贵阳,沙河桥是城内市民“跑警报”,去宅吉坝躲飞机的必经之路。当时,坊间流传这么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只怕飞机屙巴巴。”(敌机丢炸弹像屙屎一样),只要东山顶上的报警杆上挂起一只红灯笼,人们就知道这是预袭警报。敌机要来了,赶快“跑警报”。

    在沙河桥东头有一家卖臭豆腐果的小摊店,每当从宅吉坝躲飞机返城内的人过这里,都爱围着小店吃几块臭豆腐。久之,城内的许多青年学生,放学后也喜欢相约到这家臭豆腐店品尝一下,其中不乏谈恋爱的年轻人。有人就给这家的臭豆腐果的取名叫“恋爱豆腐果”。一提到沙河桥的恋爱豆腐果,贵阳无人不晓,沙河桥也因此更出名了。但最让贵阳人难以忘掉的,还是发生在沙河桥的一段红色故事……

    1949年秋,贵阳解放前夕,国民党贵州省主席谷正伦制定了“贵州应变总方案”——《贵州省自卫纲要》,国民党贵州省党部也制定了“应变方案”,其内容之一是要在溃逃出贵阳之前处决大批政治犯。11月11日,处决大批政治犯的罪恶计划分别在南郊的马家坡和北郊的沙河桥实施。据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云岩区委宣传部工作时,专门走访沙河桥一带老住户时收集的现场情况:那天,一队全副武装的军警押着10名政治犯来到沙河桥西端如今“沙河桥公交车站”旁的土坡下,随着一阵枪响,10人倒在血泊中,尸体就草草埋在土坡下。

    这10名政治犯中,2人是共产党员,3人是青年团员,2人是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成员(简称“新青”),3人是非党革命人士。年长者已年届花甲,年少者才21岁。尤其是杜蓉、金芳云、陈开秀3个花季少女,平均年龄才23岁。特别让围观者难以忍睹的是杜蓉烈士,她已是双腿被截肢的残废人,国民党也不放过她。杜蓉家在解放前迁往花溪吉林村时,曾与我母亲认了本家,其弟杜义仁又与我是同学,所以我知道杜蓉的双腿是贵阳女中迁到花溪石头村后,她每天从家中去上学,要涉水过河,受了风寒,两腿落下病根,又因贵阳医疗条件太差,只得截掉双腿。

    杜蓉身残志坚,一直是地下党外围组织“新青”骨干成员,为革命事业做了不少力所能及的事。1949年7月2日深夜,国民党特务闯入她家搜查,并逮捕了她,被关在国民党贵州省党部。牺牲时才26岁。

    贵阳解放后,人们从沙河桥土坡下挖出烈士们的遗体时发现,杜蓉身中7枪,双眼在牺牲前已被挖去,全身被烧烙得斑斑伤痕。国民党犯下的这次暴行,史称贵阳“双十一惨案”。贵阳各界在公祭“双十一惨案”被害的烈士时,她的母校贵阳女中全校师生为她写了一幅輓联:“烈血不虚抛为吾黔人民而死;正气应长在是我校同学之花。”贵阳中学为她送的輓联是:“为国家为民族不惜生死;求真理求自由英勇可风。”烈士念芳云生前战友为她作诗悼念:“筑市作囚锁铁窗,南明东流逐兴亡。三军向西追穷寇,一支红梅做黔阳。”

    为了纪念在“双十一惨案”中牺牲的战友,在2005年市政府重建沙河桥时,“新青”成员、曾任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赵西林同去亲书沙河桥名刻于桥上。周诗若

责任编辑:林萌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