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丽:做中国最好的苗绣丝巾 让苗疆故事活起来

发布时间:2014-06-16 14:55:07   来源:贵阳网—贵阳日报  

摘要:曾丽,“苗疆故事”品牌创始人、中视和阳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品牌运营总监,贵阳中视和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贵阳苗疆故事民族服饰博物馆馆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贵州苗学会会员。

  曾丽,“苗疆故事”品牌创始人、中视和阳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品牌运营总监,贵阳中视和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贵阳苗疆故事民族服饰博物馆馆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贵州苗学会会员。  2008年获首届“薪火相传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年度贡献奖”;曾获“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冯骥才民间文化基金会”颁发的荣誉奖。2009年出版《苗绣》画册、2011年出版

百褶裙

  以苗疆古老传说蝴蝶妈妈为设计题材的丝巾,命名为“蝴蝶妈妈”。

  以雷山苗族节庆盛装全套银饰为设计元素的丝巾,命名为“盛装”。

  以苗绣龙图腾纹样为设计元素的毛衣挂链。

  以苗疆图腾为设计元素的高档丝巾扣。

  6月14日是我国第九个文化遗产日,今年的活动主题是——让文化遗产活起来。

  文化遗产是人类文化“基因”,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已成为社会共识。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将文化遗产束之高阁,“宅”在博物馆库房中秘不示人的静态保护方式已经落伍了。文化遗产只有与现代人的生产生活发生联系,才能真正“活”起来。

  为此,本报采访了我省几位“非遗”传承人,记录他们“用心灵感悟文化,以行动保护遗产”所作出的努力。

  文化遗产传承与保护,看上去是个略显宏大和有距离感的话题。

  贵阳苗疆故事民族服饰博物馆馆长曾丽,在延续和继承了父亲曾宪阳先生毕生的苗绣心愿与珍藏之后,一直在与这个宏大的事业为伴,以一个苗绣文化传播者的无意识,自觉地在做着有意识的传承与保护的使命任务。从带着一颗纯粹的心单纯的守护着苗绣,到用苗绣与现代生活的互动来感召更多的人,她觉得这是一种机缘让自己很自然的这样做下去,却刚好见证了文化遗产脱离当下再与当下结合的轨迹。

  在曾丽看来,之前大家都觉得文化遗产是高大上、纯文化、遥远的东西,跟现代商业是两种节奏与轨迹。中国的非遗文化保护行动,走到现阶段提出让文化遗产“活”起来的理念,真的是历经多年探索出来的一条路。而她自己就在用与此相同的节奏在走着这条路,感慨诸多。“现在坚持、坚守、坚强之类的说法,已不足以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意,我觉得还是回到那句话,只要用心去做,方法自然会有的。”

  对话曾丽,我们可以更清晰的感知她走过的这条路径。

  文化遗产融入产品 传统文化焕发活力

  问:从收藏苗绣等非遗文化精品到开发相关的产品,您如何让苗疆故事“活”起来?

  曾丽:我在2008年创立了“苗疆故事”品牌并注册了商标,当时的“苗疆故事”完全是基于文化层面的行为,在我看来,收藏的过程、博物馆的建立,以及每一件藏品的背后、藏品上的纹饰等等,都是一个一个故事,而我的工作就是把故事讲给世人听,这也是当初取名为“苗疆故事”的基础。包括出书、做展览,甚至准备拍电影,都是呈现故事的不同方式。在2012年,我认识到“苗疆故事”要与现代和商业相融合,有市场规则可循,才能让传统文化焕发活力。

  根据多年积累下来的对苗文化的理解,近两年来,我从博物馆中挑选有代表性的苗绣、苗银、苗装等藏品,将图案、文化符号提炼出来,把它们的故事变成文字,然后与国内外顶尖设计大师合作,融入时尚现代的元素,加载在产品中,形成一种全新的产品形态,时尚产品又带着很浓的苗文化元素和氛围。我把它定义为“苗疆元素的国际表达”。

  基于这种理念,我们做的“苗疆故事”高端文化丝巾,获得了非常好的市场认可。现在,我们又开发了苗疆图腾五金饰件。所有的东西经过转换都可以承载非遗文化的传承,也让现代人很容易地感受非遗文化的内容,其实它们离我们并不遥远。传统与现代、民族与时尚、文化与生活能形成很好的互动。

  问:对于让文化遗产与现代人的生活关联起来,您的认知是什么?

  曾丽:将文化遗产与生活关联起来,基本上是我自己走过的一个历程。七八年前,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我们做收藏或者研究,都觉得是一件特别纯粹的事情,属于纯文化层面。尤其是我父亲,他完全不允许有任何商业行为或者相关因素介入进来。当时贵州有家做高端物业和餐饮的企业来找我商量,希望“苗疆故事”博物馆的内容和藏品,以及延伸产品可以进入他们的业态中,这个事情对于今天的我来说是非常好的互动方式,但在当时,我觉得是一件很受“伤害”的事情,因为我无法接受把博物馆和餐厅、咖啡厅联系在一起。现在明白了,如果不让更多的人知道和参与,没有传播,那么这些珍贵的非遗文化精品永远只能孤独地呆在博物馆里。

  生产中保护和传承 古老手艺迎来新商机

  问:当下,如何做好非遗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曾丽:首先,“苗疆故事”产品与非遗传承人有良好的互动,他们的手艺通过新的载体与再设计,进入到当下人们的视野中和用品中。我们的合作激发了非遗传承人、手艺人的创作与劳作,也增加了他们的收入,形成一种可持续性的合作行为,也迎来了新的商机;其次,购买者也通过非遗主题性的文化产品,感受到他们与非遗文化的关联,在无形当中也参与到非遗文化的传承与保护中,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互动。今后我们还会推出授课培训展览等方式,让现代人近距离感受染织、刺绣、剪纸等非遗文化技艺。此外,将会通过拍电影、做舞台剧,甚至尝试在电脑上教人们制作苗绣、自助设计等方式,让非遗文化与当下生活关联起来。

  非遗文化保护是个很有挑战性的话题,撇开现代和当下,单纯谈保护,谁都没有找到好的方法,每个做文化保护的人都非常孤独和艰难。

  我把苗绣的保护、传承当成一个事业来做,是从2002年开始,但真正让我对这个事业不再纠结、产生信心,是从2013年开始。之前我只在想着“保护保护保护”,又纠结又困难,个人能力实在太有限了。跟市场脱节让我难以为继,连自己的生存都出现了问题。

  但是现在不会了,那个纯粹只讲保护和当下隔离的阶段已经过了,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很明显的两个阶段,是一种成长体验。所以现在政府提出“让文化遗产活起来”的思路,我真的觉得这才是正确的路,而且正好在我身上得到了印证,完全是我的一个历程。

  问:当苗绣遇上时尚生活,对于苗绣文化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和作用?

  曾丽: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我们“苗疆故事”的行事原则。苗绣有自己的文化体系,数千年沿袭,是一种严肃的、族徽特征的、关乎于生命观、宇宙观的表达,有特定的传承方式。苗绣对于纹样图案和制作技法,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我认为苗绣是完美的,我敬畏它、尊重它,绝不会轻易去改变它。

  所以,当我把苗绣中的元素、图案提炼出来之后,在重新组合时仍然会遵从传统的文化沿袭,只是用现代手法来进行演绎,这是我目前正在做的,而且效果很好。那些绣娘看到“苗疆故事”丝巾后非常惊讶,虽然仍然是在讲苗绣那些故事,但却是另外一种形态,精美、雅致和时尚。这样做的方式对于苗绣文化来说,是相互促进的作用,而且可以让苗家人更有自信心。

  以纯粹之心打造工艺 做中国最好的苗绣丝巾

  问:您所希望的苗绣的未来是什么?

  曾丽:我希望苗绣未来能回到本真的状态,因为现在外界对它的干扰太多,大家都觉得这个东西好,但是每个人对它的认知不一样。有的产品做得很粗糙,完全以利益为目的,这就与苗绣原本最核心的东西相背离。

  没有做苗绣的纯粹之心而去做苗绣,这是对苗绣最大的伤害。我希望我能与大家分享苗绣的绝美,让更多的人能够因为有这种文化自信,接下来产生一种文化自觉,逐渐恢复古老传统的苗绣,这是我最真切的一种期待。对于我来说,我要做的这件事情,要向世界展示的是,一边是最纯粹最古老的苗绣,一边是我们现代的产品,让人们同时能够看到这两种东西。一方面,绝美的苗绣能够生活在人们的视线里,而另一方面,新的产品、新的演绎也能互动到人们的生活里。

  问:做好“苗疆故事”品牌,您认为需要什么样的精神?

  曾丽:要保持一颗纯粹的心。我们做“苗疆故事”,从品牌定位到产品定位都在强调这样的原则,第一,要尊重原有的文化;第二,用一种极致的态度来做卓越的产品。苗绣在它原本的生活体系里,一个妇女要花好几年时间才能做一套衣装,这简直就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与此对应,我们的产品开发定位也必须高端而赋予文化,定义为“具有奢侈品精神的高端文化产品”。不求速度,也不追求规模效应,我们要做卓越的产品。

  跟我们合作的生产商,其实蛮怕做我们的产品,加工难度大、要求高、次品率高、太有挑战性,他们要价很高,还常常无法按期交货。但“苗疆故事”必须坚持品质要求,这是苗绣教会我的道理,用心去做的东西才会有生命力。

  刚起步的我们,已经做出了中国最好品质的丝巾。其实,世界上从来不缺一张刺绣、一条丝巾,但当下的环境缺乏一种精神,一种追求极致的精神。用心追求极致,是“苗疆故事”的精神所在。我觉得“非遗”传承要做好,也需要这种用心和专心的精神。

  特约撰稿 / 王婷

责任编辑:王丹丹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