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阳网  新闻频道> 本地时政   >正文
[ 打印 ]

原省交通厅厅长程孟仁与情妇受审 两人当庭认罪

发布时间: 2014-05-20 09:40:57 来源: 贵阳晚报
摘要: 5月19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程孟仁、何文受贿一案。2003年至2011年间,程孟仁利用担任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厅长的职务便利,通过给交通厅下属企业负责人及相关工程项目负责人打招呼关照何文承接工程的方式,由何文出面承接工程后转给他人,从中收取好处费。何文先后承接了石料供应、隧道工程、重油供应、边坡绿化等工程项目,之后将工程项目转给王庆、高程、杨庭林等人,程孟仁与何文共同收取好处费共计人民币1804万余元。

    ■法庭速写:两名被告的“庭审表情”

    5月19日上午9时30分,两名法警带着程孟仁走进法庭。

    61岁的程孟仁,中等身材,穿着黑夹克、蓝裤子,头部已经谢顶。距离他5步间隔,跟在他身后走进法庭的是一名中年女性,短发、眼大、鼻高、翘下巴,她就是这起案件的另一位嫌疑人——程孟仁的情妇何文。

    开庭后,两人的目光一直盯着审判席上的法官,在长达43分钟的宣读起诉书过程中,他们的目光并未有过交流。

    “被告人程孟仁,你和何文是什么关系?”在审判长的讯问下,程孟仁没有考虑就作答:“情人关系”。但是何文并没有这么爽快,她把这四个字诠释成一种特殊的情感,在她生活碰到困难后,程孟仁让她从北京回到贵阳来承建项目,她度过难关后,为了不影响程孟仁的家庭,10年来,她们一直保持着“地下恋”的关系。

    昨天的庭审持续了10个多小时,在下午6点过,审判长让大家休息一下,程孟仁和何文被带到门外休息,两人相隔一个座位坐着,程孟仁有低血压,审判长问他需不需先吃饭,他表示能够把庭审做完。这时,何文转脸望了他一眼,这是记者在整个庭审当天,见到何文第一次转脸看程孟仁,而程孟仁没有发现。

    当天的辩论阶段很是激烈,不光是公诉人与辩护人之间的辩论,两名当事人也陈述了自己的意见。公诉人认为,程孟仁和何文属于共同受贿,不分主次。这让何文一下子激动起来,她极力辩称自己并不是交通系统的人,她不能接受自己被认为是程孟仁的共犯,而应作为从犯来处理,很多事情她并没有话语权。而对于这样的辩护,程孟仁没有开口发言。

    晚上8时左右,庭审接近尾声,在最后的被告人陈述中,程孟仁和何文表示认罪。

    ■控辩焦点:影响力受贿?还是职务之便受贿?

    被告人程孟仁、何文利用程孟仁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共同收受贿赂1804.43735万元。

    公诉人:利用职务之便也包括职务上有隶属关系的上下级关系,在本案中程孟仁给路桥公司、公路公司等交通厅下属公司人员打招呼、叫关照,就是典型的利用职务之便的行为。

    辩护人:根据刑法规定,必须是利用职务范围内的权利才能构成受贿,程孟仁是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为何文提供工程项目。如果没有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程孟仁是不可能单独完成这些过程的,只不过是程孟仁的地位和职权可能会对其他人员产生一定的间接影响。程孟仁充其量是利用影响力受贿。

    ★人物档案:

    程孟仁

    男,1953年9月5日出生。1993年8月至1997年10月任遵义地区行署副专员,1997年10月至2002年6月任遵义市副市长,2002年6月起任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2007年3月起任厅长(2011年2月兼任厅党委书记),2012年10月任省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因涉嫌受贿罪,2013年7月26日由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年8月8日省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次日由省公安厅执行逮捕。

     何文

    女,1967年2月6日出生,遵义电视台记者,因涉嫌受贿罪,2013年5月15日由都匀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年5月28日由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5月30日由都匀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本报记者 李 强

    ★延伸阅读:

    不盯大工程靠“边角料”发财,打招呼下属企业不敢不听……5月19日,备受关注的原贵州省交通厅厅长程孟仁伙同情人何文受贿案在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十年前的2004年,曾在1996年至2001年期间担任贵州省交通厅长的卢万里因受贿、巨额财产来因不明等罪被判处死刑。卢万里及其团伙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震动全国。

    2002年至2012年,程孟仁先后担任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厅长。前任血的教训为什么没给他带来警醒?工程建设出现的腐败问题,难道真成了“不治之症”?

    卢万里案件创下贵州经济案中之最。贵州省制定一系列防腐制度,以防止类似事件重演。但从程孟仁案件看来,这些制度似乎成了摆设。

    贵州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黄德林研究员认为,“前腐后继”现象说明管理的漏洞还是不小。

    以交通、水利等重点建设工程为例,在我国不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和西部大开发的背景下,目前各地的交通、水利等工程建设投资动辄几亿几十亿元。尽管按照国家规定这些投资的使用都要经过严格的招投标程序,但一些行政主管部门既是投资者,又是管理者。一些建设、交通等部门的负责人,有的虽然不任项目公司的董事长,但对“赛场组委会”有决定权,实则仍是“运动员”和“裁判员”一体的特殊身份,为他们滥用权力提供了极大方便。

    一些专家建议,根治交通领域的腐败,须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切实做到政企分开、官商分离。为了有效地制约权力,还应在工程分包、物资采购、资金拨付等重要环节,建立严格的权力制衡和公开透明机制,加强审计、纪检、监察监督,建立起严密的制度“防火墙”。  ■据新华社

责任编辑: 王丹丹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