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阳网  新闻频道> 本地时政   >正文
[ 打印 ]

省交通厅原厅长程孟仁受贿案开审 涉案2000万余

发布时间: 2014-05-20 07:52:11 来源: 贵阳日报
摘要: 5月19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程孟仁、遵义电视台记者何文受贿一案。两被告人出庭受审。被告人亲属、各界群众及媒体记者100余人旁听了庭审。

  被告人程孟仁、何文在庭审现场。

    5月19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程孟仁、遵义电视台记者何文受贿一案。两被告人出庭受审。被告人亲属、各界群众及媒体记者100余人旁听了庭审。

    贵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程孟仁与何文是情人关系。2003年至2011年间,程孟仁利用担任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厅长的职务便利,通过给交通厅下属企业负责人及相关工程项目负责人打招呼关照何文承接工程的方式,由何文出面承接工程后转给他人,从中收取好处费。何文先后承接了石料供应、隧道工程、重油供应、边坡绿化等工程项目,之后将工程项目转给王庆、高程、杨庭林等人,程孟仁与何文共同收取好处费共计人民币1804.43735万元。

    2002年至2012年,程孟仁担任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厅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接受车晓宇、高程、崔永进和安顺林木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申建新的请托,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承接房开工程、装修工程、隧道工程、重油供应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单独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52.885万元。

    贵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何文、程孟仁二人一个台前,一个幕后,你方唱罢我登台,共同演绎着腐败剧,二人的特定关系决定了他们是利益共同体。程孟仁伙同何文共同或者单独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057.32235万元,何文伙同他人共同收受人民币共计1804.43735万元,均应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在审判长主持下,被告人程孟仁、何文分别对起诉书指控的受贿犯罪事实进行了陈述和辩解。法庭就起诉指控程孟仁、何文受贿的事实进行了法庭调查。公诉人、辩护人分别讯(询)问了被告人。公诉人当庭出示了书证、物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有关证据,控辩双方进行了充分质证。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充分发表了意见。

    本案宣判时间和地点将另行通知。

    ■涉案人员简介

    程孟仁:男,1953年9月5日出生,仡佬族,贵州省道真县人,大学文化,中共党员,历任遵义地区行署副专员、遵义市副市长、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贵州省交通厅厅长、贵州省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因涉嫌受贿罪,2013年7月26日由贵州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年8月8日由贵州省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次日由贵州省公安厅执行逮捕。

    何文:曾用名何雯、何星谊,女,1967年2月6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南漳县人,大专文化,中共党员,贵州省遵义电视台记者。因涉嫌受贿罪,2013年5月15日由贵州省都匀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年5月28日由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5月30日由贵州省都匀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延伸阅读

    贵阳中院首次运用官方微博直播庭审实况

    5月19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程孟仁、遵义电视台记者何文受贿一案。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通过法院官方微博“贵阳中院”现场直播了庭审实况。

    贵阳中院利用网络微博传播范围广、互动性强、社会影响力大的优势,对程孟仁、何文这起公众关注度高、影响范围较大、依法公开审判的受贿案件,从当天上午9时20分至当晚8时20分对庭审进行微博直播,以增强法院与社会公众的网上互动,促进司法公开透明、确保司法公正。

    据介绍,该创新举措有利于推进庭审公开,更好落实“为民务实清廉”主题,对促进法院“阳光司法”起到了较好的示范作用;有利于打破法庭判案的神秘性,打消公众对司法公开公正性的质疑,促进法院更好地听民声,保证法律的公平公正;有助于普法宣传教育,依法惩恶扬善,促使人们遵纪守法,提升司法公信力,促进司法个案呈现“看得见”的公平正义。

    程孟仁何文请求法院轻判

    庭审中,被告人程孟仁和何文请求法院轻判。

    “我利用职务之便犯下了滔天大罪,严重损害了国家公职人员的形象,给家庭带来了巨大灾难,司法机关对我的定罪,我认罪。请求法院就以下原因酌情考虑量刑情节:我对交通事业做出的贡献;我是少数民族干部;在感到我犯的罪行可能会被定罪量刑,为了不影响贵州的交通建设,我主动提出辞去厅长职务,并安排相应工作。”程孟仁在陈述中说。

    “我没认为这是犯罪,我认为自己是农民工的代表,是在支持交通建设,传递着正能量。”何文说,“在相关工程建设中我也耗费了很多精力和心血,从中拿取的只是劳务费,而不是好处费;我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认罪伏法;另外基于我是一个弱女子和受害者,又是一位母亲,请求法院对我从轻处理。”本栏稿件由本报记者 张勇/文 李强/图

责任编辑: 林萌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