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阳网  黔资讯> 本地时政   >正文
[ 打印 ]
24.1K

“发现多彩贵州”首站开阳 行走“五百里画廊”

发布时间: 2014-04-14 10:35:00 来源: 贵阳晚报
摘要: 三天,六地,近五百里路。一行十人,游走于开阳的黔中高原之上。溯游开阳港,以期通江达海,拜访宝王宫,揭秘百年前的朱砂真容。4月13日,本报主办的“发现多彩贵州”主题采访活动完成首站采访——探寻开阳。

行走路线

    本报讯 三天,六地,近五百里路。一行十人,游走于开阳的黔中高原之上。溯游开阳港,以期通江达海,拜访宝王宫,揭秘百年前的朱砂真容。4月13日,本报主办的“发现多彩贵州”主题采访活动完成首站采访——探寻开阳。

    在开阳的首站之旅中,贵州省著名歌唱家雷艳与4位热心市民加入本报采访团,共同发现大美贵州。采访团从开阳县双流镇的宝王宫启程,依次走过开阳港、云山茶海、马头寨、水头寨、猴耳天坑6地,行程近300公里。

    行走首日,遗落山野的宝王宫,丈量出600年朱砂文化的历史纵深。当天下午,采访团走进开州湖,从贵阳首个通江达海的港口——开阳港启航,顺流而下直抵乌江,追寻先民溯流而上的迁徙足迹。第二天,在百花山的百亩茶海里,村民摘下茶树顶端的新芽,一片毛尖的故事从老孃孃的掌心开始。接着,采访团一行来到开阳禾丰乡,骑单车环行青龙河边的布依水头寨。晚间的布依族夜宴在歌声中开幕,再现昔日土司宴请宾客的闹热。行程的最后一天,在“猴耳天坑”里,触碰一千万年前大地的震颤。

    行走三天,山一程,水一程。山水之间,是老乡们淳朴亲切的乡音。在马头寨村口的老槐树下,三、五名村民围坐闲谈。看到路过的行人面露疲倦,老乡们总忍不住打招呼,“进屋歇一哈”。

    歇一哈,再出发。本周,我们的发现之旅还将继续。(本报记者 欧阳洁)

    开阳自然人文景观寻迹

    遇见·水头寨

水头寨留影

水头寨的傍晚,景色迷人

    一侧是静静流淌的青龙河,一侧是被苍绿拥簇的布依族古村庄……

    汽车驰入禾丰乡后,所有闹市的气息似乎被迅速地消解、融化,汇入袅袅炊烟与水雾飘荡的朴拙时光中。

    在公路前方,水头寨仿佛躲避喧嚣的终点站。像无声又高明的说客,精准抓住都市人的衣襟。

    村民的“三截人生”

    正午时分,60岁的罗婷超百无聊赖地频繁更换着电视频道,偶尔与身旁的亲戚班起芬低声说两句话。对忽然“闯”进家中的记者视而不见,任由我们四下打望。

    “我早就习惯咯,别说你们,就是外国人来了也不稀奇”。在罗启芬的描述中,多数四十岁以上水头寨居民的人生可以裁剪为三截。

    一截是山林里、河坝上的童年生活,一截是捕鱼、耕作的幽静岁月,然后就是现在,依托旅游业谋生,旺季忙昏头、淡季闲得慌的日子。

    改变源于四、五年前。

    流水人家、木墙黑瓦,这些对水头寨原住民来说再平常不过的景象,忽然击中了浮躁都市人的神经末梢。画家、摄影师、记者、背包客接踵而至,平静了数百年的水头寨一下子热闹起来。

    “老外最无聊,老往山上跑,肯定从小没得到高处耍过。”班起芬记忆中,刚有陌生人进入布依古寨时,村民都放不开,关门闭户,不愿出门。

    随着有“胆大”的村民为陌生人提供饭菜、住宿,换得过去不曾想过的丰厚报酬,水头寨人逐渐适应、接受了突如其来的变化。

    在古寨深处,我们遇到两名正吃着棒棒糖的八九岁的小女孩,看到陌生人的镜头,她们毫不惊慌地摆了一个造型,并露出天真的微笑。等人一走开,又嬉笑着在背后推搡,低声打闹。

    紧紧相依的旅游业

    不论何地,城镇化进程总出奇地相似。

    农民开始从生产的土地上搬离,重新调整着人与自然资源的关系。

    就在几天前,青龙河边占地3900平方米的“布依十三坊农事文化体验区”正式向游人开放。布依族人传统的酿酒、打糍粑、推豆腐、碾米、榨油、织布、刺绣等工艺,从木纹斑驳的老屋搬进为游客提供互动的开放式作坊。

    水头寨人对这类旅游项目的开发还算满意。在认同环保的大前提下,发展旅游业似乎是提高村民收入的最佳途径。

    79岁的陈光碧酿了一辈子酒,在她的认知中,不过是把酿酒给男人喝变成酿酒给游人喝而已。“一斤12块钱,旺季一天要卖50斤嘞。”酿糯米酒从日常家务变身为一份稳定的工作,皆大欢喜。

    村民陈大英每天起床就开始等待旅游公司的电话,常会接到些在河边种花、锄草的活路,干上一天能挣个五六十元。陈大英觉得水头寨的发展与旅游开发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她希望水头寨快速往前走,而自己始终亲密相依。

    青龙河边,偶有妇女三三两两蹲坐着聊天,老旧的木舟就栖在她们身旁的岸边,映衬着弯弯曲曲的水道,像极画家笔下的水粉画。陈大英说,游客越来越多,称赞水头寨的人也越来越多,她也愈发觉得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家,的确很美。

    古寨的未来

    傍晚的青龙河平静得看不清流向,年轻情侣会手牵手沿河漫步。但极少看见本地青年,他们多在县城、省城或更遥远的外地打工奔波。

    班起芬说,水头寨发展旅游业对年轻人是相对单一的选择,他们面对现实,纷纷离开古寨,到外面的世界追寻更长远的目标。过年归乡时,个个打扮新潮,变得斯斯文文。

    虽然古寨多剩下妇孺老少,但还是“吵得很”。在班起芬眼里,这是发展旅游带来的唯一坏处。

    常有游客玩得兴高,深夜还要叫几个小菜,喝一晚上的酒。青龙河边近两年也新增了不少消夜摊点。烤河里的小黄鱼,整件整件地卖啤酒。

    游客们夜夜笙歌,潜移默化中改变着水头布依人的生活习惯。班起芬也开始会打麻将、看电视到深夜,或者约上几个街坊像游人一样围桌夜叙。

    有趣的是,游人的话题常常围绕怎样逃离浮躁都市的种种压力、烦恼,水头布依人则最关注如何让古寨能尽快赶上县城甚至省城的发展步伐。(刘流 欧阳洁)

责任编辑: 韦伟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