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阳网  黔资讯> 本地时政   >正文
[ 打印 ]
24.1K

贵阳孔学堂“牵手”南京《市民学堂》两地文化深度交融

发布时间: 2014-03-30 10:13:02 来源: 贵阳日报
摘要: 3月29日,由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名牌文化栏目《市民学堂》落地贵州的文化新地标贵阳孔学堂,拉开了此次“文化联姻”的序幕。这标志着贵阳孔学堂和南京“市民学堂”搭建起了贵阳——南京两地文化交流、资源共享的新平台。两地将借助这一平台传播正能量,共同推介“爽爽的贵阳”、“文化南京”。

  郦波教授讲《孔子的歌与泣》。

  讲座现场。

  贵阳孔学堂向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颁发特聘教授证书。

  六百多年前,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为巩固边疆,调动数以十万计的大军和南京城的工匠艺人前来贵州屯军开垦,为贵州的汉文化“种下”了南京的DNA。

  六百多年后,贵州贵阳和江苏南京迎来一次“文化联姻”。

  3月29日,由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名牌文化栏目《市民学堂》落地贵州的文化新地标贵阳孔学堂,拉开了此次“文化联姻”的序幕。这标志着贵阳孔学堂和南京“市民学堂”搭建起了贵阳——南京两地文化交流、资源共享的新平台。两地将借助这一平台传播正能量,共同推介“爽爽的贵阳”、“文化南京”。

  昨日,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南京师范大学郦波教授领衔的讲师团队,受邀在贵阳孔学堂正式开讲《名家讲坛》特别节目。他以《孔子的歌与泣——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与品格》为主题,向现场观众讲述了一个在生活中“爱哭、爱唱”的真实的孔子。

  郦波:孔子是一个爱哭、爱唱的活生生的人

  “孔子本是一个活泼泼的人,但两千年多年间不断的被塑造,成了一个‘高大上’的符号化人物。但这并非是真实的孔子。”讲座刚开始,郦波教授说自己要“还原真实孔子本来面目,让大家了解生活中的孔子”。

  ■从孔子之死发现孔子爱哭、爱唱

  这一切都要从孔子之死说起。《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病,子贡请见。孔子方负杖逍遥于门,曰:“赐,汝来何其晚也?”孔子因叹,歌曰:“太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因而涕下。

  “这段文献告诉我们:临终前的孔子,不仅埋怨赶来送终的学生子贡来得太迟,而且又掉眼泪又唱哀歌,表现得十分不甘心。”起初,郦波觉得孔子很失态,一点都不像一个大哲学家、大思想家、大教育家。他的疑惑是,“中国传统文化普遍呈现视死如归的精神特质。中国文化奠基人之一的孔子怎么反而不超脱呢?”

  更令人意外的是,郦波发现孔子在日常生活中就是个“爱哭鬼”,包括《论语》在内的许多典籍都有关于孔子好哭、善哭的记载,西汉学者刘向就说:“夫子不歌者则哭,不哭者则歌”。此外,孔子还“知哭”,甚至能根据哭声判断出哭者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次,孔子和弟子路过泰山,听到远处有妇人的悲痛声,感觉声音里有许多故事,就派学生前去探访。果然,妇人的家人都被猛虎咬死,但老妇不愿搬走,只因那里没有苛捐杂税。于是便有了孔子那声著名的“苛政猛于虎”的感慨。

  “孔子临终前一歌,也不是偶然。”郦波发现孔子极具音乐天赋。孔子曾师从师襄子练琴,不久就弹得一首好琴,且能根据曲子推断出作者是周文王。那首曲子正是《文王操》,师襄子由此大惊。听完孔子酣畅淋漓的演奏,师襄子失魂落魄,原来他一辈子也没弹出那样的好曲子来。

  ■孔子之“歌”为己,孔子之“泣”为人

  以孔子之死作引出孔子“爱哭”“爱唱”,接下来郦波教授着重解读了孔子“歌”与“泣”背后的文化根源。

  郦波认为,“歌”与孔子的其教育精神有紧密的联系。“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学习受教育的本质是获得内心的快乐,而不是世俗的成功。”他说,孔子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把心灵教育和道德教育作为教育根本的人。

  至于临终前的孔子之泣,郦波认为有三重含义:第一,孔子并不是为了自己而哭,更多的是为他人而哭,他担心抱负无人继承。孔子最后关心的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天下苍生的问题;第二,他关注的是生命的状态,生命的价值和意义;第三,临终歌哭不在当下,而在于永恒,这是知识分子最重要的品格。

  什么是知识分子?郦波引用一句名言说,知识分子就是每个族群里引导所有人奔向光明奔向永恒的人,虽然不能达到,但却可以指引方向。这就是宋代理学家张载所说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圣往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延伸

  南京客人“点赞”贵阳孔学堂

  此次“文化联姻”,贵阳、南京两地早在今年1月14日即签署了“牵手协议”,经过两个多月的“恋爱期”正式步入了“婚姻殿堂”。作为“亲家”,南京一方来了许多客人,有官员也有学者。经过对贵阳和孔学堂的实地踏访,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曹劲松:贵阳孔学堂助南京文化平台升级

  (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明办主任曹劲松)

  南京《市民学堂》自2005年开讲的近十个年头里,受众近百万。2012年年底有过一次“升级”,在先前“实体讲堂”的基础上增加了“互联网虚拟讲堂”,实现了线上线下同步传播,我们称之为《市民学堂》2.0版。此次和贵阳孔学堂的合作,标志着南京《市民学堂》进入3.0版时代。

  我们非常羡慕贵阳,有孔学堂这么好的文化平台。作为一个新的文化空间和文化坐标,孔学堂在传承文化传统上必将作出新的贡献。另外,孔学堂为我们南京新近打造的新文化平台《中华学堂》提供了很好的帮助和借鉴。此次孔学堂和市民学堂的联手,无疑为我们这样一个新的平台的运作和推出,提供的重要的支撑和力量。

  我相信,我们的贵阳孔学堂和南京市民学堂在新的起点上,能够为两地谱写出新篇章发挥更大的精神推动和支撑作用。

  郦波:贵阳孔学堂是“神来之笔”

  我长期在国内各地和海外讲学,深知在推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打破地域局限展开对话。在这一点上,贵阳孔学堂超越地域局限并走出了坚实的一步,真可谓拥有前瞻性的目光。我觉得,在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文化软实力建设上,贵阳孔学堂真是“神来之笔”。

  本报记者 郑文丰 / 文

  本报记者 孙琳 / 图

 

  ★人物名片

  郦波,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特约主讲人。已在《百家讲坛》主讲《风雨张居正》、《抗倭英雄戚继光》、《大明名臣:于谦》、《清官海瑞》和《郦波评说曾国藩家训》,讲座风格亲切幽默,被称为电视讲坛“鬼才”。出版有专著《王世贞文学研究》、《五代前的那些爱》、《宋元明清那些爱》、《郦波评说曾国藩家训》等十余部。

 

  ★花絮

  郦波趣说贵阳之“爽”

  正式开讲之前,郦波教授谈及了他对“爽爽的贵阳”中“爽”的理解。他说,“爽”字从字形上看是“腋下两团火”,本义是“明亮”,故《说文解字》的解释是:“爽者,大明也。”“恰巧,我就是从大明古都南京前来;恰巧,我在贵阳要讲的孔子,就是‘明亮’的象征。正所谓‘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有了孔子,中国文化开始明亮起来;又恰巧,儒家心学大师王阳明是在贵阳龙场悟道后走出黑暗明亮起来的——可见,爽爽的贵阳,不仅是清爽,而且有明亮之象。”郦波的一番妙谈,赢得掌声一片。

  扫地大爷听讲后口吐“金句”

  64岁的贺来安大爷,在位于龙洞堡的贵州警官职业学院打扫清洁卫生。每次孔学堂有讲座,他都乘46路公交转202路前来听讲座。听了郦波教授的讲座,没有多少文化的他“深有共鸣”,尤其喜欢郦波教授说的那句话:“真正的成功不是外在的,而是通过学习获得内心的愉悦。”“我没有多少文化,但我爱学习,我快乐。我虽然骨子里没有‘黄金’,但我有‘钢铁’意志。”面对记者的采访,贺大爷激动得口吐“金句”。

责任编辑: 黄思思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