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阳网  > 黔资讯> 贵阳区县   >正文
[ 打印 ]
24.1K
世纪城有位热心的胡书记 大事小事都在管
发布时间: 2014-01-15 13:22:37 来源: 贵州都市报
摘要: 作为世纪城第二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副主任,胡德才要打理的范围是整个龙泽苑小区,每天更多的时间,他都花费在了处理小区各种琐碎细小的事情上,不管是居民吵架,还是小区停车,但凡看得见的、不妥的,胡德才都要去管上一管。

    胡德才在贴温馨提示提醒小区居民

    胡德才和儿子在兵马俑时照的照片,这是儿子第一次坐火车出省旅行。

    56岁的胡德才和儿子住在观山湖区世纪城社区龙泽苑小区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房子有近80平米,很大,也很空。除了一张简易的沙发,朋友送的一张取暖桌、一台电视机外,客厅余下的空间里,就只放着一张弹簧床和几块木板。他和儿子的卧室也很简单,两张床,几张被学校淘汰了的桌子、椅子,靠墙堆着的书籍和衣物,再加上洗手间里同样也是朋友送的洗衣机,这几乎就是他们所有的财产。

    “家”的范围似乎就是这么点大,但对于胡德才来说,这远不是生活的全部。作为世纪城第二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副主任,胡德才要打理的范围是整个龙泽苑小区,每天更多的时间,他都花费在了处理小区各种琐碎细小的事情上,不管是居民吵架,还是小区停车,但凡看得见的、不妥的,胡德才都要去管上一管。

    胡德才总说,我要把我的一生都奉献给党,奉献给人民群众。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一句挂在嘴上的口号。2012年5月,胡德才在贵阳市红十字会签下了《自愿捐献遗体申请书》,换来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红本子和已被决定好的身后归处,他是真的决定,要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出去。

    三年两次祸

    十多位好心人借钱保住了他的命

    胡德才在世纪城社区的生活是从2011年10月31日开始的,而在之前,他的生活其实也并不太好。

    现年56岁的胡德才出生于1958年,跟那个时代出生的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胡德才青年时代的人生轨迹大致分为四个阶段:下乡知青、井下工人、大学学生及青年教师。胡德才1974年上山下乡,1977年成为井下工人,1985年到林东矿务局贵阳煤矿子弟学校教书的同年,他公费考取了贵州师范大学,成为了一名大学生,并入了党。大学毕业后,虽然中途曾经离开了教师岗位一段时间,但最终,胡德才还是回到了煤矿子弟学校。

    这一教就是20多年。虽然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比较困难,在此期间,妻子也离开了他,留下他独自带着孩子,但胡德才一直告诉自己,“想开点,哪样事情就都不得喔。”

    可命运的严苛总是不招自来。2007年3月的一天,胡德才在接儿子回家的途中遇上夺包抢劫,措手不及的他头撞到地上,当即昏死过去。胡德才后来听医生说,是路过的行人将他送往医院的,送到医院时,他头部的血一个劲儿往外喷涌,生命非常危险。经过紧急抢救,他才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好景不长,3年后的又一个3月份,胡德才又遭遇了一次车祸,3个月后,胡德才的视网膜脱落,经过三次手术才得以修复。

    三年两祸都发生在3月,这使得3月成为胡德才生命中最“不吉利”的月份,同时也让这个原本已经清白的家庭再次雪上加霜。胡德才只有到处借钱,几百、几万的借,前后借了十几个人,总共十几万,才把自己的命保住。胡德才说,这些债主家里经济情况其实也一般,他们都是“悄悄还、悄悄借”,“债主”就怕家里人知道了会闹;但借了四五年,几乎没有一个人追着他要债。“他们都是相信我才借给我,”胡德才说:“他们都是我的恩人。”

    无家可归时

    世纪城张开了温暖的怀抱

    两次生命威胁,不仅给胡德才的身体埋下隐患,最终也让他不得不离开站立了26年的讲台。从执教生涯中的第二站——修文大石民族中学病退后,胡德才和儿子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学校提供的旧教室不能再住,老家的房子也没了他的份,几经周折,胡德才找到了观山湖区群众工作中心。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经协调,最终,胡德才在世纪城小区龙泽苑找到了他和儿子的落脚之地。

    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新家,但9岁儿子读书的问题却又让胡德才犯了难。户口不在世纪城,又没有在世纪城买房,儿子根本不够资格念小区里的贵阳市第一实验小学。无奈之下,胡德才“闯”进了时任观山湖区教育局局长、现任观山湖区宣传部部长郝天宝的办公室。胡德才说,了解了他的情况后,郝局长告诉他,虽然儿子的情况确实不能在实验小学读书,但考虑到他为乡村教育作出的贡献,可以给儿子开辟绿色通道。如今说起当年的那一幕,胡德才仍然特别感动,“我当时都想给郝局长跪下了。”

    若说是什么成就了现在的世纪城第二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副主任,胡德才认为,除了观山湖区各领导的帮助、亲戚朋友的关心,还有社区工作人员的感召与激励。其中,让他记忆最为深刻的就是现任世纪城社区服务中心主任杨梅。虽然感动他的,只是他在提交转组织关系的文件时,杨梅所表现出的亲切态度。

    “你们知道《悲惨世界》中的主角冉·阿让吗?我觉得我就是冉·阿让,当时杨梅主任亲切的态度,让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尽力服务居民,这才是一个党员应尽的责任。”胡德才说,“这是一种感召力。”

    小家他只管儿子

    大家他操心大伙的大小事

    2012年3月份世纪城社区成立龙泽苑居委会筹备委员会,胡德才成了其中一名成员,后来,他又担任了中共金阳新区龙泽苑党支部组织部成员,2013年8月份,胡德才正式被任命为世纪城第二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副主任。

    虽然正式“走马上任”才半年不到,但其实早在2013年初乃至更早之前,胡德才的生活便已紧紧跟社区建设联系在了一起。世纪城第二居委会党支部刚成立时,连像样的办公室都没有,他照样每天为小区居民忙里忙外,还发动党支部其他成员一块儿干。居委会的工作琐碎而复杂,但不管是上下楼居民漏水,还是小区停车行车,不管是早上七点还是晚上十一点,只要居民的一个电话打来,他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应该的,社区就是我的大家庭,大伙的小事都是俺的大事。”胡德才这样说。龙泽苑两个小区,一个小区转下来至少要四十分钟,而胡德才大部分的时间,都花费在这些“兜兜转转”里从不吝惜。

    2013年8月21日即农历“七月半”,龙泽苑小区家家户户都在小区树根草堆里烧起了纸钱,那天风特别大,眼见着星星火火燃起来十分危险,胡德才拖上另一名同事,挨家挨户提醒居民在烧纸钱的同时,小心防火。

    胡德才说,也许有人觉得我多管闲事,但他从来不管这些。“国家有领导们来管,我要管好的就是龙泽苑这地方,全心全意为居民服务。”

    现在,胡德才的生活目标清晰而坚定:“管好”龙泽苑,节约钱还债。儿子每天中午都会回家吃饭,“因为中午在学校开餐‘开’不起”;一菜一汤,给儿子打上一个鸡蛋,这就是他们餐桌上常有的菜肴;大部分时候,两父子各自就着一碗面就能打发一顿饭食。父子二人平均每个月的消费差不多有一千元左右,本来胡德才每个月还需要吃药,但他都从来不吃那些总价五百多块的药,一个月的药钱用五十块就打发了。1月4日是胡德才的生日,那天,他给自己买了几斤苹果、两斤肉。

    但即便是这样,2012年被世纪城社区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得到五百块奖金时,他还是拿了三百元分给党支部其他成员。“我是为了让其他成员也能感受下组织的温暖。”胡德才说。这就像他曾经感受到过的一样。

    本报记者刘姝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 乐丽琳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