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阳网  > 黔资讯> 本地时政   >正文
[ 打印 ]
24.1K
探访印度校园创业孵化器:“产学研一体化”样本
发布时间: 2014-01-10 09:13:26 来源: 贵阳晚报
摘要: 培养出有创新精神的学生,只是教育的第一步。教学、科研和市场之间的壁垒逐步消失后,年轻的创业者甚至可以选择在高校内办公时,和市场无缝对接。借由这种高效开放的教育体系,班加罗尔才能成为“世界办公室”。

    藏身于IIIT教学楼顶楼的一座创业孵化器,更为直观地展示了印度高校为推动产学研一体化所做的努力 本报记者 张志红 摄

    校园孵化器里,创业者之间总在上演思想的碰撞

    印度国际信息技术学院院长Sadagopan

    培养出有创新精神的学生,只是教育的第一步。教学、科研和市场之间的壁垒逐步消失后,年轻的创业者甚至可以选择在高校内办公时,和市场无缝对接。借由这种高效开放的教育体系,班加罗尔才能成为“世界办公室”。

    和创业者共享高校的各类资源,在高校的孵化器内培育出有活力的企业,也是“产学研一体化”的印度Style中,对贵阳更具实际借鉴意义的一环。

    “教育不应该只满足今天的需求,而应该看到明天的需求。”印度国际信息技术学院(IIIT)院长Sadagopan说,高科领域是知识更新最快的领域,书本更新远比不上市场变化快,教授们首先得做研究,然后将自己的研究带到课堂上。

    教学和研究融为一体,正是“印式产学研联合”的第一步。院长说,新技术出现后,教授们并不会给学生看关于新技术的论文,而是创造条件让他们参与到新技术的研究中。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所教的,就是我们正在研究的课题。”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助理教授Madhav Rao,带回了最火热的3D打印研究项目。为了让学生能充分接触新机器,他选择了相对便宜的3D打印机,机器出问题的时候,学生们还可自己动手拆卸修理。

    Sadagopan院长介绍,十年前,针对计算机语言这门课,学校会设置操作系统实验室、数据基础实验室等等。在人人都有了笔记本电脑之后,教授们不再强调老套的实验室概念,17岁的新生上课三周后就开始自己编程,并很快投入实践。

    大二学生Vaibhav Singh Rajput ,主攻数据分析领域。进入第一家公司实习后,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班加罗尔的公共投递系统,设计更优的解决方案。在学校里,尽力为学生和业界建立广泛的联系,也是教育和市场结合的快速通道之一。

    2013年的最后一周,在IIIT内,三位为好莱坞“梦工厂”工作的工程师,为学生们带来了最新的动画制作技术。其中一位工程师,曾参与了“怪物史瑞克”及“马达加斯加”的制作。

    藏身于IIIT教学楼顶楼的一座创业孵化器,更为直观地展示了印度高校为推动产学研一体化所做的努力。

    24岁的Sathyajith,从距离班加罗尔300公里远的一座地方性大学毕业后,来到了班加罗尔电子城内创业。他和小伙伴一起创建了一个专业搜索引擎,相比Google,一些特定人群可以利用它更快地查找相关信息。

    这家创业公司目前只有六个人,学院的创业孵化器为他们提供办公场地,每人每月缴纳5000卢布(500元),远低于电子城内同等地段商业办公室的租赁价格。

    “创业孵化器会优先考虑我们的毕业生,其次是我们的教职员工,第三考虑的是有共同创业意愿的人。我们帮助他们联系起来,让他们来我们这里创业。”院长透露,学院一共给创业公司提供了250万卢比的资金支持。

    2007年到2009年之间,一家名为“Tutor vista”的公司,就在院长办公室楼上办公。这家公司通过视频给美国学生当家庭教师,主攻数学。印度的白天刚好是美国的夜晚,业务扩张很快,发展最好的时候,公司拥有20000多学生,8000多名教授,业务覆盖七个国家,市值1.8亿美元。

    资金扶持之外,学院内的学术讲座对创业团队开放,创业者可以借此和掌握核心资源的业界精英们搭上线。一旦遇到技术难题,创业者也可以下楼直接和教授们交流。

    创办至今,IIIT的创业孵化器一共培育了12家成功的软件企业。孵化初期,学生就可到这些公司里寻求实习的机会。现在,与“Sathyajith”团队共享同一个办公区域的,还有一个从东京摩托罗拉回印度创业的团队,以及一家为宝马、本田等客户设计“车载摄像软件系统”的公司。

    “创业公司长大后,得离开我们,自己去发展。”院长说,为了给新人留出空间,学院创业孵化器的孵化期以三年为限。

    高校孵化出的公司取得成功后,又会回馈学校。类似于印孚斯这样的印度IT巨头,都在IIIT内设立了奖学金,并和学院联合开展课题研究。

    “我们有好的学生,好的教师,好的资金支持,不需要成为一个赚钱的机器。”Sadagopan院长说,学院内的考试不多,教授们会给学生们布置科技前沿的课题,也会让学生们参加企业的技术攻关,可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赚钱。

    “老师教学生‘学会学习’,自己又能学到点新东西。”院长将这种老师和学生共同参与的研究模式,称为“联合创新”。尽管院长强调联合创新不以赚钱为目的,但当教育真正激发起参与者的探索欲,创造产值实际上就变得非常容易。

    院长说,IIIT建立于1999年,也正是班加罗尔闻名世界的那一年。那一年“千年虫”危机爆发时,欧美许多高科公司都需要人工校检电脑里的时间,为节省成本,他们到印度寻求帮助。由此,印度高校第一次和美国市场建立了联系,IIIT学生的创业潮也始于那一年。

    在过去的14年间,IIIT的毕业生一共创建了46家公司。最早的一家,正是1999年。一个研究生在第二学年时,创建了一个叫“Backend Bangalore”的软件公司,15年间发展得非常不错,公司产值已扩展至2千万美元。

    印度理工学院的S·K·Gupta教授说,约5%的学生想要自主创业,还有不少希望能开软件公司。

    “政策积累、金融知识、管理经验等,对创业者都是必要的。”Gupta教授说,对于年轻的创业者,学校并不是盲目支持,往往鼓励他们在大公司里积累一定的经验后再创业。本报特派报道小组

    探秘印度大脑

    班加罗尔俗称“印度硅谷”,是印度科技研究的枢纽,高科技公司在班加罗尔的成功建立使其成为印度信息科技的中心。班加罗尔还云集了如印度理工学院等许多名牌大学,为高新产业输送人才。

责任编辑: 林萌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